首页  »  校园春色  »  [让阔别三年的班花高潮不断](完)作者:奥术术士
[让阔别三年的班花高潮不断](完)作者:奥术术士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204


  又到了放暑假的时候,楼主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家里边赶稿子(编辑无人道啊),似乎是很充实的日子。可是我内心还是十分渴望有个同学能把我叫出去的,那样我一定让编辑玩蛋去。

  这天晚上,沉寂了许久的QQ(我都怀疑我用的是单机版的QQ了)忽然闪烁了起来,竟然是高中的QQ群!我的高中同学现在虽然还有联系,可是那不过是少数几个人罢了,余下的人似乎都已经形同陌路。

  我急忙点开QQ群,看里边是当年的班花发的一条信息,问有没有人还没有屏蔽这个QQ群。我看见了顿时大有知己之感,因为我也在这个QQ群里边不管怎么说话都没有回应。我很快的打字,说:「有,干什么您那。」班花似乎对我快速的出现吃了一惊,高中时候我们的关系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我猜她不会想到出来的人会是我吧。可是她也没得选,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她打字问道:「你知道二中什么时候开学吗?」极度无聊的我知道,如果我打「不知道」然后她就会回复「哦」。然后这次谈话就会这样就结束了,而我也会依旧这样无聊。这时候我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优酷的一个节目《罗辑思维》,谈到了女性思维的方式。那个歪嘴说了很多,但是最重要的,就是女性思维重视当下而非未来,重视感受而非结果。

  所以我回复她:「我也很怀念高中的时候,其实不开学过去看一看也能怀念那时候的感觉,而且还不会打扰到别人。」似乎我的话4打动了她,她停了很长时间才回复:「唉,我八月一日就开学,不知道赶不赶的上二中开学?」楼主是一个行动派,立马回复她:「我们明天去好不好?」打完字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其实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很可能被直接拒绝。只好叹了口气,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谁知道过了一会QQ又闪烁起来,还是刚才那个群,上边很简单的写着两个字:「好的。」她竟然同意了,想来也是一个无聊至极的人吧。接下来我们又聊了很多,她甚至邀请我去杭州玩一玩(班花学习很好,在一所名校),可是她不知道这个看似礼节性的邀请,却给她自己带来了「灾难」。

  正在班花跟我聊得起劲的时候,QQ又亮了,女朋友跟我说,她想去杭州玩,大约八月份左右,要我也过去。哈,真有这么巧的事情。我迅速切回了另一个聊天窗口,欣然接受班花的邀请。还说:「等你回去的时候我跟你一起走吧,省的路上寂寞。」班花又沉默了,我猜她在想办法拒绝。本来是礼节性的邀请,没想到我当了真,在她也很困扰。可是如果拒绝一来没什么理由,二来第二天我也许就不陪她回原来的高中了。

  我虽然一向拖拖拉拉,可是对于这些事情向来是一个行动派。我私密班花,问她身份证号是多少,告诉她我会帮她订火车票。我猜她会拒绝,可是我马上就把原因告诉了她:「要想座位在一起,就必须要一起订票。」而且我告诉她,如果她还有同学需要订票,我就一起帮忙订了。她没有办法,把身份证号给了我,然后又给了我两个身份证号和名字,说是一起走的同学。

  看过我上一部作品的读者朋友知道,楼主因为一直笔耕不辍,还是小有财产的。我用我的身份证买了三张软卧,然后用班花的身份证买了一张,这样我们就包下了一个包厢。而至于她的两个同学,我就给他们买了两张飞机票。

  第二天见面,我告诉她软卧票只剩下两张,我和她一人一张。至于她的同学,我帮他们买了飞机票。她听完似乎有些吃惊和失望,我在心里暗暗冷笑。我听人说过,说她高中的时候就交了男朋友,只怕她那两个被我安排去坐飞机的同学就是和她很暧昧的男人吧。她要把车票钱付给我,我是不在乎这点钱的,可是我也没说不要,只说回头再说吧。我想在这里留下一个伏笔,方便以后可以联系她。一个成功的男人就是想插谁就插谁,可是偏偏谁都不插,前者是能力,后者是责任。

  我们一起去了高中,留下了很多回忆的地方。我也不禁很是感慨,虽然风景依旧,可是时光不再。在路上我们几乎没怎么聊过,都是各自回忆各自的高钟生活。我很是惊讶,我们虽然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但是竟然会好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几乎没有相交点。

  从高中回来,她明显对我熟悉了不少,我们互相之间也是有说有笑,不会像刚见面那么尴尬。路上她忽然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想干什么?可是转念又想起了罗歪嘴的话来,女性思维注重当下。所以我就故作深沉的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言难尽啊……」然后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想要编一个谎话。因为如果你告诉一个问你恋爱状况的女人你正在热恋中而且非常幸福。那么这就相当于是直接的拒绝。

  她似乎感到很感兴趣,就拉着我说要到酒吧去继续聊。我欣然应允,倒不是因为陪着美女,而是因为我没去过酒吧,自己又不敢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见见世面。我从小就被当做贵族培养(结果培养出一身的屌丝气质),虽然我不爱喝酒,但是为了装B,我还是认真学习了红酒的年份、产地和口感的区别,包括我根本不会去碰的烈性酒如白兰地、伏特加。这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可以秀一秀我对于酒类的了解了。

  可是到了酒吧我明白我错了,原来她的好朋友早就等在酒吧了,而且连酒水都叫好了。我看了看桌子,一瓶西班牙赫雷斯葡萄酒,写着76年产的,还有一瓶刚拆封的XO,很显然他们喝了一口才知道这是烈性酒(XO即窖藏二十五年以上的白兰地)。剩下的许多啤酒小吃比起来就不叫事了。他们看见我们两个过来,都只是打个招呼就算了。班花美滋滋的到了一杯赫雷斯葡萄酒给我,告诉我说:「这是进口酒,一般很难喝到的。」

  西班牙赫雷斯的特产雪莉酒(即加度白葡萄酒)我是知道的,雪利酒常见的主要有三种:Fino、Oloroso和PX。生产Fino酒经过特别的葡萄筛选并且采用特殊的酿酒程序。大多数干fino酒都优雅美味,最好的Fino产自带Albariza土壤的庄园。Oloroso酒更饱满丰润,带有烧烤和坚果的味道。Oloroso很少有甜酒,若是甜酒都会有「Cream」标记。可是这瓶酒又酸又涩,根本就是失败的作品,连长城白葡萄酒的水平都达不到。

  我喝了一口就皱着眉头把杯子放下来,要了一杯百利甜心的鸡尾酒(好像液体的提拉米苏,很甜,几乎没有酒味,适合屌丝)。班花看见了,问我为什么不喜欢高级酒。我懒得解释太多,就说:「你的网名不是就叫提拉米苏么?」说着举起了杯子,说道:「百利甜心就是液体的提拉米苏。」我说完了都被自己的机智感动了,可是班花似乎没什么反应。

  我们,好吧,她们在酒吧玩到了很晚。我知道她们是在等我结账,可是在酒吧一瓶XO和好几瓶雪莉酒的价钱加起来恐怕要两万多,抵得上我两个月收入了。就算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可以替他们出钱,但是我也要好好捉弄一下她们。我假托去卫生间,离开了包厢,然后再悄悄地凑了过去。班花的朋友们都不认识我,班花在黑暗中也未必能认出来我,正好方便我隐藏。

  我在外边等了好一会,这才听见里边有人说:「A,咱们这次花了多少钱啊。」旁边有一个男的声音说:「估计得有一两千吧,没关系,我带了一千,咱们凑一凑吧。」接着马上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那个XXX(班花的名字)不是带了一个人来么,咱们看看他身上有多少钱,好好宰他一笔。」班花似乎发出了些声音,但是没有太大。估计是象征性的反对一下就算了吧。

  这时候我走了进去,说:「久等久等,抱歉抱歉。」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把我的百利甜心一饮而尽,这时候刚才那个说要宰我一笔的女人走了过来,跟我说:「帅哥,我们要结账走了,来一起AA一下吧。」我点了点头,指着我和班花面前的东西说:「我们两个人喝了百利甜心五十,半瓶雪莉酒,好吧,算一瓶,五百。一共给你们六百好了。」说着从钱包里便拿出六百块钱来递给那个女的。她朝着我抛了个媚眼,说:「帅哥真大方,有女朋友没有啊?」我伸手拉住班花,说:「你问的是现在还是以后?」班花甩开我的手,脸上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喝多了而脸红。虽然我的暗示做的很明显,但是其实我的心里面想着是: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的回答都是有女朋友了。

  他们一共凑了三千块,就叫来了服务生,说要结账。服务生去拿账单,眼神里还有一丝无奈,大概是因为不好意思宰学生吧。一会拿来了账单,不出我所料,这些假酒加起来一共一万八。班花的那些朋友立马全都傻眼了。那个说要出一千的男生还在不停地跟酒吧商量,说能不能退。服务员说都开了封了,当然不能退。然后他们就一直在那里争执。

  我看情况差不多了,就拉着班花出了门去。因为按照酒水单上的价钱,我给的钱也已经够了,他们并没有拦着我们。而酒吧也是,只要留下一个人就能要账了。我走到柜台前边,跟他说:「XXX(包厢号)结账刷卡。」我说完以后班花很震惊的看着我,我冲着她笑了笑,也没说别的。不过我刷卡之后,故意把余额给她看见。这件事距离上一篇文章写得那个时间又有一年多了,楼主这个铁公鸡又已经攒了二十多万了,虽然钱不多,但是吓唬吓唬小囡生应该足够了吧?
  我付完了帐,带着班花出去,她正要掏手机给里面的人打电话,我拦住她,说:「别跟他们说我付了帐了,你告诉他们,说那个雪利酒是假的,让他们跟酒吧讨价还价去吧。」班花狡黠的一笑,便按照我说的打了电话。

  我们走出了酒吧,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和我的隔阂也小了一点,她把头靠在我身上,挽着我的胳膊,就好像情侣一样慢慢的走在大街上。路过麦当劳的时候,她说她饿了。而肯德基麦当劳这些快餐又是我这种屌丝的最爱,当然义不容辞的带她进去了。

  夜晚的麦当劳里边没有多少人,我带着她在偏僻的地方坐下,我的手一直揽着她的腰,她没有拒绝,我也没有放开。班花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里边是淡黄色的肚兜。外边还有一个小皮衣,下身穿着一条热裤。那个淡黄色的肚兜我从前就见过(我原来坐她后边),那系的松松的带子似乎是在勾引我去把它拉开一样。以前有贼心没贼胆,但是现在趁她晕晕乎乎,不拉一下真是对不起自己。
  我伸手从她的背上悄悄上去,抓住了那根我魂牵梦萦很久的黄色带子,轻轻地一拉,就把那个挽的松松的结解开了。班花发觉到了,可是也没有生气,只是咯咯一笑,拍了我的手一下就算了事。

  这样一来我的胆子更大了,我把手伸进了班花的衣服后边,开始慢慢抚摸她光华柔嫩的背部。可是我摸来摸去也没有摸到胸罩带子,只有一条细线,想来是肚兜的带子吧。我吧那根带子也拉开,更加没有阻碍的摸着班花裸露的背部。班花咯咯的笑着,也没有阻拦我。

  我把手环住了她的腰,在她的肚子上开始打转,渐渐地往上移动,可是在碰到乳房之前就停了下来。话说班花的乳房不小,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就有D的大小,她当年就是凭借良好的身材和一双勾魂电眼被我们一致评选为班花的。

  我正摸得起劲,班花忽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她要喊人抓流氓?到时候我怎么说,难道说是情侣闹矛盾?可是谁知道她竟然把我的手往上塞了塞,放到她自己的乳房上。然后媚眼如丝的在我耳朵边说道:「好好揉,把我揉舒服了我就给你肏!」班花的大胆吓了我一大跳,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她搞上了手。我不禁觉得有些无趣,可是就算是再简单,没有戳在棒子上的女人就不是自己的,我还是展开浑身解数,还是轻轻地揉搓班花的大乳房。

  女性的生理构造和男性不同,男性的性高潮需要强烈的刺激,而女性需要逐渐加强的刺激。所以我握住班花的乳房,从根部开始揉搓,慢慢的往乳头靠近。可是每次在碰到乳头之后马上缩手。果不其然,班花开始慢慢的哼哼上了,她的手也慢慢的伸到我的短裤里,开始摸着我的棒子。我忽然抽出了手,把班花的手也从我裤子里边抽了出来,对她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她刚被我挑逗起欲望,怎么可能会放我走,赶忙拉住我,说她家里没人,今天回不去,自己住旅店害怕,要我陪她。我当然不相信这种谎话,不过刚才也让她把我的感觉摸起来了,正好带到旅店好好教训教训她。

  我带她到了最近一家酒店,开好了房间,带着她走进去。谁知道她说要洗澡,还不许我偷看,然后就一步冲到浴室里边。把衣服都扔了出来,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把内裤直直砸在了我脸上。我闻到一股淡淡的馨香……好吧,其实只是肥皂的味道。不过我猜这个暗示已经很明显了。酒店的浴室有一个磨花玻璃的窗户,她在里边故意浇上水,让我看的更清楚,然后就开始在那里搔首弄姿。我看的血脉贲张,心想:等你出来看老子不肏死你个小骚屄。

  这时候我再也按耐不住,走到那个门跟前,那扇门下边有通气扇,从那里正好可以看见班花的下体。但见她的小屄上边毛不是很多,但是颜色比周围要深,显然是这个小骚货自己把毛剃掉了。她的阴唇还是粉红色的,说明也没有怎么被人开发过。但是估计不是处女了,原来我就亲眼见过她在课上手淫,还悄悄把淫水抹在我手上,以为我不知道。这样也不错,她要是处女我玩完她还要负责人,谁让我们是老同学呢。

  只看见班花忽然把水流调成了按摩水流对着下身冲了起来。「嗯……」班花发出了一声闷哼,浑身都崩紧了。似乎怕淫叫出声被我听见。但见她左手拿着喷头,用水流不停地冲刷着她自己的阴蒂,右手不住的再下身游移,手法熟练得很。一看就知道她总是自慰。

  过不多时她的闷哼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只听她「啊」的一声尖叫,下边喷出一股透明的液体。她竟然潮吹了!?认识她那么长时间,没想到她还有这种本事。倒是令我十分意外。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我看的太过瘾了,没想到她根本没有锁门,竟然一不小心把门推开了。随着浴室门的打开,她赤裸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白嫩的胴体上边泛着高潮过后的红光,粉嫩的脸颊上边还挂着几滴水珠,胸前的两点更是傲然挺立。一双勾魂电眼这时候更是水汪汪的满含春情,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要侵犯她。

  我没有说太多,只是扑上去,把她赤裸的胴体搂在怀里,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嘴唇。她虽然想要反抗,可是这时候还沉留在高潮的余韵中,没有力气反抗。渐渐地,她似乎也在回应我的吻,原来在推开我的双手反而紧紧地箍住我。我们在浴室里忘情地吻着,她小巧的舌头又湿又滑,再加上一双电眼迷离的看着我,更加让我情不自禁。

  我把她横着抱起来,扔到床上,接着扑到她的身上。同时还手忙脚乱第拖着衣服。她也在用力拉扯我的裤腰,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胯下又变得湿漉漉的了,原来她自己也想要了。

  班花趴到我的身上,两团软绵绵的肉团压在我的前胸,变成一个迷人的饼,中间还有一点硬硬的东西。班花把她的胸压在我身上,开始慢慢的一动,同时嘴里不住的呻吟。还没插进去就骚成这样,看来她还真是个尤物。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把手伸到她胯下,一边扣她的小穴,一边轻轻地摸她的菊花蕾。她顿时浑身乱颤,嘴里不住的嘟囔着毫无意义的话,可是声音却又是那般的妩媚诱人。
  班花忽然做了起来,随手拿过自己的肚兜盖在我脸上,说道:「不许看!」说着一片黄色笼罩了我的视线。紧接着我觉得她的玉手轻轻地扶起我已经涨得难受的棒子。我的心里十分紧张,不论是怎样的花丛老手,再进入女性身体里的时候都会有一点点紧张吧,更何况我也不算什么老手。

  我只觉得棒子前端抵在一个湿湿热热的地方,然后就听见班花「嗯……啊!」紧接着就觉得身上一大股湿湿的东西撒了下来。她竟然只被棒子在蜜洞口轻轻一顶就高潮了,湿热的淫水浇在我的棒子上,让我更加的想占有眼前这个尤物。
  慢慢的,我的棒子进入了一个紧窄湿润的地方。班花阴道内壁的软肉不停地被我的棒子挤开,我也渐渐地深入她的身体。班花终于放弃了最后的矜持,开始大声的淫叫:「啊……好……好大……啊,好胀,快……快插到……插到里边,人家……人家好空虚……啊……」我猛地一用劲,把棒子整个插进班花的阴道里。班花忽然抱紧我,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又在不停地抽搐,一大股的淫水喷了出来。
  我等她高潮完了,开始轻轻地抽动棒子,她急忙拦住我,说:「」我……我刚泻完,你……你现在别动!「不管男女,高潮完之后身体都会特别敏感,这个时候最好让她休息一下,才能将她代入下一个高潮。

  不过这个间隙可是攻陷她心理防线的最好机会,我把她的肚兜从眼前拿开,看见一个娇媚可爱的身体骑在我的身上,她娇嫩的阴部和我的大棒紧紧相连。我支撑身体坐了起来,轻轻地用棒子顶了两下。班花立刻淫水长流,两条腿盘在我的腰上,用力的夹紧。半天才好,这一次她没有喷出水来,阴道也没有抽搐,应该是没有高潮。她红着脸对我说:「你的那个太大了,插在人家的里边已经顶在花心上了,你稍微动一动我就……就会射了……」

  我听了,故意说道:「那我拔出来好了。」说着作势要从班花美妙的小洞中撤出身来,班花急忙腰上用力将我的棒子吞了进去,忍不住又呻吟了一声。她已经把我的欲火彻底点燃,我翻身把她压在下边,开始抽动我的棒子。纵使我没敢大动,也让她又一次到达了高潮,手脚乱舞,下边的水喷出好多,都顺着我的腿流到了地上。

  班花一直不让我稍微动一动,可是她美妙的身体却不停地在我的棒子上扭动,然后喷出许多水来。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按住了班花的手脚,棒子在她的身体里狠命地抽插。我刚插到第三下班花就再一次地喷出了淫水,口中还不停地叫着:「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你……你别……别插我……哎呀,等……等一等……等……啊,我又……又到了……」说着果然又喷出一股淫水。

  那一夜我数不清班花高潮了多少次,后来我怕她脱水,一边给她喝水一边插着她的小穴,班花就上边喝水下边流水,还含糊不清的呻吟。最后班花和我商量,让我从后边插她,因为那样可以插得稍微浅一点,我还可以抓着她的乳房。
  可是她又不希望我的棒子有哪怕一会离开她的小洞,于是就让我躺在床上,然后以我的肉棒为轴旋转,在转到一半的时候,我恨恨地往上一顶,班花又一次高潮。而且这一次喷出的水特别的多。

  我让班花跪在地上,我从后边双手抓住她的D罩大奶,同时肉棒在狠命地插着她胯下的小洞。班花上下要害都落入我的手中,又看不见我的脸,更是刺激的这个浪货不住地流水,我看着淫水从她的胯下成股流下,而且一直不停地留着。同时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说着淫荡的话,可是据她所说,因为那个时候太舒服了,整个人都进入无意识状态,所以说的什么都快记不住了。

  到后来,班花因为高潮太多次,都已经浑身酥软,她四肢摊开在地上,任由我蹂躏。她这样一幅柔弱的摸样更激起了我的征服欲,我把她搂在怀里,用下面的肉棒恨恨地贯穿着她的小穴,最后我感觉下体一阵冲动,正准备抽出来,谁知道她却按住我的胯骨,悄声说道:「给我……给我……都射进我的屄里……啊……」不等她说完,我就把精液全部都内射进了她的洞穴,而她也到达了那天晚上的最后一次高潮。

  那天晚上过后,我们就从「你好,再见」的关系,突然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各种同学聚会也都一起出现,大家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会让两个并不熟稔的人忽然变成好朋友。虽然有几个铁哥们问我,我也没有说实话,而是充分发挥了我作为一个现实主义作者的天赋,给他们编了一个我都觉得是真的的故事。
  时间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可能是害羞,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接下来的几天班花跟我的关系似乎就定格在好朋友上,就算是没人的时候我想偷偷地跟她亲热一下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她是想忘掉那一晚的疯狂?我不知道,但是实话说,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当做那一晚的事情从没发生过那是最好,在我的印象里,我一直是一个很正经很传统的人。

  时间很快就到了七月底,班花和我踏上了南下的列车。我的心不由得有些沉重,两天的火车之后我就能见到我的女朋友,可是那时候就只能跟这一段错误的感情永远的再见了。感情总是美好的,哪怕是错的。

  那天晚上,我睡在车厢里辗转反侧,即后悔自己的背叛,又对这段错误的感情有些不舍。正在半睡半醒之中,忽然觉得身上一凉,接着一个滑腻的东西扑倒我的怀里。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班花。

  借着车厢外微弱的灯光,我能看见她白皙细腻的肌肤,不知是因为恐惧或是情欲而微微颤抖。满月一般的肩膀轻轻地靠在我的胸膛,我忍不住胸口一热,也伸手抱紧了她。班花幽幽叹了口气,说道:「要和你见面的那个女人,是……是你的女朋友吧?」

  她提起了我的女朋友,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责任,如同被一桶水浇过一样,如火的情欲登时冷却下来。我沉默不语,过了好长时间才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都知道了,是不是?」班花抬起头来,这时候她已经泪眼婆娑。

  「我似乎已经猜到了,可是我要你亲口跟我说,我要你亲口跟我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轻轻地推开她,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们就当这是一场梦吧,好吗?」班花忽然很愤怒地给了我一个耳光。而我也只能坦然相受。

  她提起了我的女朋友,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责任,如同被一桶水浇过一样,如火的情欲登时冷却下来。我沉默不语,过了好长时间才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都知道了,是不是?」班花抬起头来,这时候她已经泪眼婆娑。

  「我似乎已经猜到了,可是我要你亲口跟我说,我要你亲口跟我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轻轻地推开她,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们就当这是一场梦吧,好吗?」班花忽然很愤怒地给了我一个耳光。而我也只能坦然相受,因为这似乎可以减轻我些许的内疚。

  班花又紧紧地抱住我,低声说道:「如果……如果……如果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多好,如果那个女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多好……」我只能苦笑,说道:「如果我当初就追求你,你会答应吗?是她让我变成现在的我,如果没有她,我可能还是三年前的那个小胖子。」说着紧紧抱住了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背。

  这样一拍,我却忽然发现班花竟然是全身赤裸地钻进了我的被窝,一个美女主动投怀送抱,让我的荷尔蒙水平激增,情欲又一次压倒了理智。我翻身把班花压在下边,又把内裤拽开,火热硬挺的大棒子一下抽在班花的胯下。

  班花察觉到我想进入她的身体,急忙伸手推开我,说道:「不要……你不能这样,我……我也不能这样……啊!」我开始握着棒子,在她的阴道口上来回摩擦。我知道这对于敏感的班花来说是很致命的。果然,班花的挣扎渐渐地越来越弱,而下面也越来越湿。班花开始扭动着腰部来迎合我的棒子,想要把它吞下去。可是我很巧妙地躲开,同时让高挺的阴茎在她阴蒂上用力一顶。

  班花又是「啊」的一声,可是这一次声音有些大,隔壁车厢登时传来一阵声响。班花也听到了,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我看着她这么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下边用力,渐渐地滑进了她紧窄湿润地花道。「嗯……」班花紧紧地抓住我,指甲在我背上挠出了血,我能感觉得到她阴道里边的嫩肉又在抽搐了。她还是那么地敏感,班花低声在我耳边说道:「我下边好胀……顶到花心了……你是不是又长大了啊?」

  我没有说话,似乎做爱能暂时让我从内疚中出来,我搂着班花,开始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她的花心。这种男上位的特点就是插入的时候可以接着体重来更快速地插入,加上班花的小洞紧窄无比,因此我每次拔出来的时候都带着她的小屁股一起起来,而狠狠的落下去的时候就又重重的顶在她的花心上。每当这个时候就能听见班花「啊」的一声淫叫。小洞里边的一下收缩。

  渐渐的,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班花的叫声也越来越连贯,这时候隔壁车厢忽然传来了一些动静。班花吓了一跳,竟然丢了。我感受着她紧紧地小穴一下一下的夹着我的肉棒,前端还有大股的阴精浇了上来。班花的这一次高潮持续了足有两分钟才渐渐停歇,而这时候她的阴道还会偶尔抽搐一下。我忽然想到,难道班花是个有暴露癖的人,在别人发现的情况下更容易高潮?

  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证实,班花在我耳边悄悄地说道:「你记不记得,昨天你已经射在了里边?」我听了一愣,问道:「是啊,那又怎么了?难道你怀孕了?」班花「呸」的一声,说道:「你想的美!你是学法学的,应该知道猥亵罪中最有力的证据是什么吧?」我顿时被吓得一身冷汗,如果获得了施害人的精液,那么基本上就可以定罪了。否则的话就十分麻烦,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戴套不算猥亵这种匪夷所思的逻辑。

  我咬着牙问道:「那么你想怎么样?」她轻轻一笑,说道:「我们是老同学,你现在又是大作家,我能怎么样?我只不过想跟你玩一个游戏。」我听他这么说,就知道有门,急忙问道:「那么你说吧,你想做什么?」

  班花朝我抛了个媚眼,说道:「后天我们下了火车,就不能再在一起了。你看,现在是晚上十点二十七,就算十点半好了。如果你能让你的棒子在我的洞里面呆上二十四个小时,我就忘了这回事。而且以后不管你什么时候想我了,只要一个电话我就马上去找你,你要是不主动找我我也尽量不去烦你。你看怎么样?」我听她说完,心想:「这岂不是多了一个秘密情人?」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这一点,我当即点头答应。

  班花抓过我的手,放在她乳房上,继续说道:「可是你如果做不到,那就正好相反,你要随叫随到,到了就能硬起来狠狠的肏我的屄!」说完她轻笑一声,说道:「总之,你这辈子是摆脱不了我了。」我急忙说道:「那么如果你跑了怎么办,我总不能追上去插你吧?」班花笑道:「好,如果是我的原因导致你的棒子出去了,那么就算我输好不好?」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说道:「好吧,我答应你。」班花听了,立即眉花眼笑,低声说道:「相公,来继续插我吧,射进奴家的小洞里边,让奴家给你传宗接代!」楼主一直在写古典小说,这种风格的淫声浪语更能激起我的轻语,我当即抱住她,继续狠插起来。

  一夜无事,到了第二天早晨,班花忽然对我说:「我要吃早饭!」楼主一听顿时皱起眉头,她不让我拔出去,连衣服也传不了,可怎么吃早饭?她轻轻的笑了笑,说道:「你把我抱起来。」我依言把她抱起,班花忽然一扭腰,变成了楼主从后边插着她的穴。班花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把裙子从头上套了上来,然后穿上T恤,低声对我说:「人家没有穿内衣,你想什么时候玩就可以玩了哦。」
  我看班花穿戴整齐,不由得皱起眉头,她可以这样穿,我怎么办?这时候忽然想起我还有一条短裤,是前边有拉链,上边有扣子的。楼主就抱起班花,取了那条短裤下来,把短裤套了上来,没有扣扣子这样起码看起来不会特别违和。这时候班花扔给我一件T恤,说道:「穿着吧,情侣衫。」我接过来一看,果真跟她的是一对。我女朋友也不在这里,班花这么漂亮,跟她穿情侣衫也很有面子,我就答应了。

  两人都穿戴整齐,班花撅着屁股去开包厢的门,我在后边紧紧跟上,把一整根棒子埋在班花小穴的软肉里边。班花轻声笑道:「你插得这么紧,不怕我高潮,你滑出去么?」我轻轻地顶了班花的花心一下,班花「啊」的叫了一声,我悄悄说道:「这么紧的洞,拔都拔不出来,怎么会滑出来呢?」说着在班花的花心上狠狠的研磨了起来。班花的身子马上就软了,说道:「别……人家能看见……啊!」说着她下面又喷出一股泉水,小穴紧紧的攥住了我的阴茎。她又一次高潮了,而我也适时而止了。

  一上午都没有什么情况,到了下午,却忽然出了问题。我的膀胱憋得厉害。我对班话说:「我想方便一下,可以拔出去么?」班花「哼」了一声说道:「不行,有本事你就尿在我的骚穴里边来啊!」说着还晃动她性感的丰臀,用花心轻轻的夹着我的龟头。

  我本来想忍到时间到了,可是憋尿的感觉实在很难受,我又硬挺着阴茎,被她的小穴紧紧地夹着,根本不可能尿到她身体里边。我想了想,她总有嫁人的时候,到时候我就算解脱了。那么就算给她当几年的秘密情人也无伤大雅,只好咬着牙说道:「好吧,我认输了。赶紧让我去厕所去!」班花轻笑一声,说道:「快去快回,一个没穿内衣的娘子在等着你呢!」

  我无暇理会她的嘲笑,急忙跑到卫生间痛痛快快的把水排了出去。想起了班花临走时的话,心中想着:这次回去一定肏死她!「回到车厢,看见班花躺在被子里,满脸通红,被子还在一下一下的颤动。我反手关上了包厢门,伸手撩开被子,发现班花的T恤被她撩起,裙子也翻到了腰上,露出小穴和乳房,正在自慰的如痴如醉。班花见我过来,急忙抬起腿,用手把两片小阴唇分开,低声呻吟道:快……快插进来!

  很快,车厢里又想起了班花低低的呻吟声,想到自己可以长久的拥有这种美妙的声音,我不禁悠然神往。而班花呢,她这时候可想不到这么多,她还在不停地高潮呢!

                【完】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哥哥草_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