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位面之心前传](09)[作者:zero0dark]

[位面之心前传](09)[作者:zero0dark]

字数:64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时间就这么匆匆忙忙的过去了半个多月。
 
  期间李逸风也找陆瑶问过,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同意让巧巧看那张光盘里的内 容,毕竟她还未成年。不过陆瑶只是轻飘飘的反问了一句,就让李逸风彻底无言 了:「难道你小的时候没背着家里偷偷看过这种录像?」
 
  随后她又有理有据的解释了一通:无非是这种事情堵不如疏,正确的引导巧 巧的秀色观也是作为一个监护人应尽的职责之一,总比让她一个人胡思乱想弄出 什么乱子的好。
 
  李逸风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只不过他还是觉得陆瑶在这件事上对他似乎有所 隐瞒。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但是在对李逸风的秀色教导方面,陆瑶不愧是业界的大师水平,只是短短的 半个多月的授课就让李逸风对秀色的理论知识有了一个明显的进步。现在已经能 够偶尔给俱乐部里其他的秀色师打打下手了,而且职位也从之前最底层的杂工升 为了助理。
 
  俱乐部里的其他人都纷纷恭喜李逸风能够被陆姐看中,前途不可限量,可惜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半个月的辛苦简直比他入行这段时间加起来都累!
 
  每天天不亮就到俱乐部向陆瑶报道,然后就是绕着俱乐部所在的整个街区跑 上十圈,而且还别想偷懒,陆瑶就骑着电动车在后面优哉游哉的盯着呢。跑的慢 了点都要挨罚,然后匆匆吃过早饭之后和她学习一个上午的理论知识。中午吃饭、 下午可以休息2 小时,然后就是李逸风最讨厌的技巧练习,拿着不同的刀具在一 叠叠的1 毫米都不到的白纸上雕花刻字,一开始要求力度不能透过五张纸,然后 是三张纸,最后是要求一张纸。
 
  用陆瑶的话来说就是人体内有些组织和内脏连接之处连1 毫米都不到,要想 准确的切割这只是基础,不过就算是这个基础李逸风至今也没达到,他现在最多 就2 张纸的地步。因为每多精确一毫米都是要多出要成百上千次的练习来找手感。 
  李逸风拿着剖腹刀小心翼翼的在洁白的纸面上雕出了一个好看的花瓣形状, 一滴滴的汗水从他的额头落下,但是他却顾不得擦干,就快成功了……就快…… 突然由于长久的疲劳,手部的神经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李逸风心道:要遭!果 然原本快要完成的图案顿时被划出了一道难看的大口子。
 
  李逸风无奈的哀叹一声,果然还是差一点吗?他看了看旁边的时间,已经快 到上班的时候了。他连忙放下了小刀,换上了俱乐部的工作服后走出了练习室。 
  而就在李逸风离开之后的不久,一直躲在暗中观察的陆瑶走了出来,她拿起 了李逸风刚刚练习用的那叠纸看了看,心里的已经不是用震惊可以形容的了,这 样的进度已经是接近秀色师的入门了!他之前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 这修习的进度比当年誉为天才的自己都还要快了足足一个月,明明之前他还什么 都不会的。
 
  李逸风此时可不知道陆瑶正在为他的学习进度而震惊,今天的上班他被分配 到了厨房打下手帮忙切肉,看着手中这块白白净净的后脊肉,他自禁就想到了刚 刚练习时的手感,于是手里的刀就不由自主地挥舞了起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的这块肉已经被雕上一 层若隐若现的暗花出来。
 
  成了!
 
  不过还没来得及等他欣喜,就忽然听到了门口有人在叫自己。
 
  李逸风顿时顺眼望了过去,原来是俱乐部里掌管财务的梅姐,她拿着手里本 登册本对着厨房里的李逸风喊道:「逸风。老王今天刚好不在,刚刚新到了的五 名肉畜,你过来帮忙接收一下!」
 
  「来了!」李逸风还来不及为自己的突破而欣喜,就连忙的放下了刀飞快的 跑了过来。
 
  在俱乐部的后堂这样的接收程序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李逸风即使从来没做过 也学得有模有样。特别是今天梅姐还特意强调了,这五人中有一名还是S 级的肉 畜,要李逸风一定要注意。这让李逸风更是激起了几分好奇之心。万中无一的S 级肉畜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不知道之前被陆姐宰杀的陈院长算不算?
 
  很快他就拿着梅姐递给他的名册将五名肉畜领到到了清洗室,然后开始一一 核实她们的身份,之后再给她们全身清洗消毒。
 
  「邓云妮,26岁肉畜等级B ,已婚。来源:合法破产……请问是自愿接受处 理的吗?」
 
  一个只穿着三点式内衣,面容羞涩的少妇轻轻点了点头。
 
  「那好,请去那边等候清洗,下一个!」
 
  「徐紫晴,22岁肉畜等级A ,未婚。来源……空白?」李逸风读到这里心中 一动,顿时明白这个肉畜恐怕不是通过正规手段购买的,只是这种事他来这里见 得多了,一般只要是肉畜本身是自愿的,他都会装作没看到。毕竟合法宰杀一头 肉畜的人头税可不是小数,陆瑶的俱乐部又不像是那个地狱人间一样有黑色收入, 要是全部都如实上税,那这间俱乐部恐怕开不了两三年就要关门,到时候自己也 要跟着去喝西北风了!
 
  于是他像这间俱乐部里的其他大厨所做的一样,大笔一挥,直接将来源里的 空白给填上了:自愿出售!
 
  「哼~ !」
 
  李逸风似乎听到了身后有一个不屑的声音传来。他愕然回头,才发现自己身 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身材高挑修长,面容冷艳倾城的大美女。不过这名美 女之前应该是没看到过李逸风正面的样子,因为当双方的眼神在交汇的那一刻, 两人心中都是同时一愣。
 
  那名冷艳美女脸上明显闪过了一丝惊讶,但是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什么话 也没说,又默默的回到肉畜们等候的队伍当中。
 
  她也是这次的肉畜之一?应该就那名S 级的吧?果然是位绝色佳人。只是… …看见她的样子后心底似乎总闪过一阵阵熟悉的感觉,觉得对方好像是在哪里见 过一样。
 
  ……数十分钟后。
 
  终于轮到那名刚刚的冷艳美女登记了,作为S 级肉畜她是最后一个。
 
  「名字是凌晗霜?28岁?」李逸风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姓凌?他忽然心中 一动,想起来了,连忙叫道:「你不就是大半月前……」
 
  「嘘……小声点,别说出来……」那名叫凌晗霜的女子连忙欺上前来捂住了 李逸风的嘴,同时心中也闪过了一阵无奈。
 
  偷偷来到这个城市调查了有一个多月了,期间一直都是深居简出,白天出门 都戴墨镜假发,唯一一次晚上没化妆就出门,也将那几个看过自己真面目的混混 抓紧了警察局里现在都没放出来。但是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卧底潜入任务居然 才刚开始就被那天唯一一个好管闲事的毛头小子给认出来了。她现在大脑在急速 的思考着该怎么应付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曾经的身份。」
 
  「曾经?」
 
  李逸风看了看四周,前几名肉畜已经被人领去了清洗室,一时间这附近倒是 没啥人。于是他压低了声音悄悄的问道:「凌小姐?怎么回事?你原来不是一名 警察吗?怎么成了肉畜了?难道……」
 
  「什、什么……」凌晗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难道他猜到了自己的卧底身 份?要知道万一自己暴露的话,那恐怕这几年来的辛苦调查都要白费了,甚至自 己可能还有生命危险!毕竟那个曾经叱咤过黑暗秀色界的女人可不是好惹的…… 
  但是哪知李逸风突然话锋一转,反而颇为八卦的说道:「难道……凌小姐是 因为上次夜里的那件事?」
 
  「哈?上次?呵呵,这都被你猜到了啊。你真厉害……」凌晗霜略微尴尬的 将背后偷偷准备打晕李逸风的拳头给放了下来,同时也在心中顺着李逸风的话头 找好了理由。
 
  「你猜得不错……其实就是我那个、那个……因为那一天晚上,我将那几名 小混混打晕了过去,其中有一名因为摔倒的时候头先着地,导致颈椎位移,被医 院诊断为了全身瘫痪,成为了植物人。剩下的混混都诬陷是我下手太重导致的, 所以我就因为防卫过当被开出了警队,并且法院还判决我要赔付给对方一笔巨额 的医药费。无力偿还的我自然就因此破产,然后被卖为肉畜了。」
 
  凌晗霜的理由越编越顺溜,相信如果不是那几个混混还在大牢里完好无损的 关着,差点连她自己都要信了。
 
  倒是李逸风听后愤愤不平的说道:「怎么能这样?那些小混混根本就是咎由 自取,这怎么能怪凌小姐你呢?要不凌小姐你再申请上诉吧,我愿意当你的目击 证人!相信法律也一定最终会给你一个清白的。我现在就打电话先报警!」 
  「别、别!」凌晗霜连忙阻止了他。
 
  「为什么啊?」
 
  「额……」凌晗霜顿时好一阵语噎,掩盖一个谎言就需要更多的谎言,现在 原本想好的说辞早在被李逸风认出来的那一刻就全部作废了。因此她想好半天了 才回道:「那你遇到前面那几个非法贩售的肉畜时候怎么不报警啊?她们不是和 我一样吗?
 
  「完全不一样好不好!她们都是自愿的,而你是被冤枉的啊!」
 
  「可……可是她们都是非法的啊,难道不一样吗?」凌晗霜此刻脸上的表情 呆萌呆萌的,说出的话却让人哭笑不得。
 
  而李逸风这时也才想清楚了之前为什么凌晗霜一开始不知道自己样子的时候 会对着自己冷哼的原因了,原来她即使成了肉畜也还是改不了当警察时养成的非 黑即白的习惯啊!
 
  「哦?那依你这么说我还应该助纣为虐,当做没看到,让你到时候直接带着 遗憾和冤屈被宰掉一了百了?」李逸风两手叉腰,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凌晗霜现在再迟钝现在也能感觉到李逸风是打算要帮她了,因此连忙说道: 「当……当然不是!我只是担心你。」
 
  「我没事,大不了以后重新找份工作就是了,我还年轻呢!」李逸风大度的 摆了摆手。
 
  本来在绝望中看到有人肯如此不计代价帮助自己,凌晗霜应该大喜过望才是! 但是恰恰相反,看到李逸风这么死心眼她却急了,不停地在心中大骂李逸风多管 闲事。但是表面上又不能让人看出来,只好连忙说道:「你别乱来啊,我是说… …我是说在法院上我已经签下肉畜契约了,还把我的公民身份信息都当庭注销了, 所以现在就算你报警也没用了。」
 
  不过凌晗霜越发掩饰的态度终于是让李逸风起了疑心,但现实毕竟不是电影, 更何况陆瑶开的俱乐部里面除了一些小小的偷税行为之外也确实不存在其它的非 法行为,所以李逸风根本没往卧底那方面想。反而是想起了前几天陆瑶和她介绍 肉畜的时候说过的一些话。
 
  当时陆瑶说过不同肉畜有不同的性格,其中就有一种名为『傲娇』的类型就 十分的有趣,肉畜的内心明明十分渴望自己被宰杀,但是表面上却是抵死不会承 认,反而会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找理由,最后要秀色师主动,她才会半推半就的委 身于屠刀之下。并且其中S 级的表现尤为明显!
 
  所以难道说,这个凌晗霜其实就是传说中的『傲娇』?本身就想被宰杀,但 是又放不下面子所以故意编造了这样的一个借口?恐怕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而这边当凌晗霜看到李逸风犹豫的神情时,她还以自己的说辞让李逸风相信 了呢,心中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走过来安慰李逸风。
 
  「唉,没想到一开始是我错怪你,你原来是一个好人!能有这份心意我就满 足了。事到如今我也算是看开了,女人嘛,早晚总是要被处理的,在俱乐部里被 处理总好过被卖去那些无良的乳肉工厂要好!所以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碰到一 个技术好一点的师傅亲自出手,好让我走得痛快一些了!」
 
  听到了凌晗霜的解释,李逸风越发认定了对方是个傲娇的事实,所以也就顺 水推舟地说道:「嗯,凌小姐你放心,你的肉畜等级可是非常稀有的S 级,到时 候肯定会是大师级的人来亲自处理你的。」
 
  「大师级的人物?」凌晗霜听后一脸的不信:「就这种小地方还会有大师级 的秀色师来?」
 
  「怎么没有!」李逸风下意识道,同时他脑海中也情不自禁浮现出了师傅陆 瑶那穿着OL装成熟干练的美丽倩影。
 
  「那你说那个大师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不能说!」李逸风当时拜陆瑶为师的时候可是答应了要保密的。 
  「切,连名字都说不出来,吹牛吧!」
 
  「算了,信不信由你!」
 
  接下来两人很快登记完了信息之后,李逸风带着凌晗霜来到了清洗间进行接 下来的身体清洗和消毒。这个过程一般是由助理来完成的,毕竟让肉畜自己清洗 的话由于不清楚流程,常常会达不到标准。
 
  来到一个堆放着旧衣物的箩筐旁,凌晗霜看了看一旁的李逸风的,心道便宜 你小子了!于是咬咬牙褪去了自己身上所剩不多的衣物。而当她赤裸的娇躯呈现 在李逸风的眼前时,他是彻底看呆了。
 
  凌晗霜的身体属于非常健美匀称的那种,白嫩酥挺的双峰圆润而富有弹性, 并且尤为难得的是乳头和乳晕还保持着迷人的淡粉色。光滑而平坦的小腹似乎是 常年锻炼的缘故,显得格外的纤细和紧绷。小腹之下一簇乌黑亮丽的毛发覆盖着 她的整座耻丘,遮掩了女性的神秘之所。最后就是一双修长结实的大长腿了,这 双雪白的美腿不仅形状完美而且犹如白玉一般光洁无瑕,李逸风臆想着如果被这 双美腿夹住,光是那销魂的滋味恐怕就足以令大部分的男人一泄如注了!
 
  看到李逸风痴迷的目光,凌晗霜十分的骄傲,这十多年来虽然并没有献身的 想法,但是对于自己身体的锻炼却是一点也没落下呢,毕竟只有如此完美的躯体 才有可能钓到那个『目标』的出手呢!
 
  吞着口水观摩了良久之后李逸风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凌晗霜的胴体上挪开, 暗自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带着她来到了一张清洗台旁边。
 
  「凌小姐,请躺在这里!」李逸风指了指清洗台。
 
  当凌晗霜躺了上去之后,李逸风终于努力摒弃了之前脑海中的桃色画面,开 始给她专注而认真的清洗起来,没有丝毫的猥亵动作,这让躺在清洗台上的凌晗 霜微微诧异的一番。
 
  接下来李逸风将一瓶白色的膏药涂抹在了凌晗霜的阴户上,然后拿来了剃刀 开始细心的帮她刮去下体的毛发。
 
  凌晗霜张了张嘴,表情有些不满的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只是无奈的发出了一 声叹息,索性闭上了眼任由李逸风施为了。
 
  李逸风的手法轻柔细致,她半梦半醒都快要睡着了时才被告知已经清洗好了。 不过当她想要起身时,却发现自己依然被固定在清洗台上,她把疑惑的目光投向 了李逸风。
 
  李逸风则是耐心的解释道:「凌小姐清洗的部分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最后一 步上环。凌小姐你想要戴在左边还是右边啊?」
 
  「什么?上环?」凌晗霜这才想起来,蓝星的法律规定所有的女性在成为肉 畜之后乳头上都要被穿上一枚代表肉畜身份的乳环,直到被宰杀前的那一刻才会 被取下。
 
  「我C ……」凌晗霜几乎是硬生生把爆出来的粗口给憋了回去,之后又绝望 的再次闭上了眼睛,说了句:「随便吧!」
 
  李逸风对她刚刚的反应很奇怪,刚刚不是都一副认命了的样子吗?怎么这会 穿个乳环就这么大的反应?
 
  不过规定就是规定,李逸风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左手托起她的一只酥乳, 然后右手轻轻挑弄着她的乳头。待到躺在清洗台的凌晗霜面色微红,乳头也自然 挺立的时候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她娇嫩乳头直接入环,前后不过两秒钟。 
  凌晗霜微微一皱眉,身体小小的疼痛对于她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看着自己 乳头上那枚明晃晃的乳环,内心却仿佛就有了一种明悟,那是一种对于自己肉畜 身份的奇妙归属感。想想自己今年已经28岁了,就快要过女性的黄金年龄了,完 成了这一次的任务之后,自己是不是该找个时候处理掉自己这身美肉了呢…… 
  呸呸呸!这怎么可以?!凌晗霜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 自己当初可是发誓永远不会去主动献身的……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对得起母 亲吗?颁布这条秀色法律的人真是个白痴!还有前这个男人也脱不了干系,想到 这里,她忍不住狠狠的瞪了李逸风一眼。他只是个该死的小小助理,把一个接待 登记的工作做得这么出色干嘛?
 
  李逸风被凌晗霜刚刚突如其来的眼神瞪的莫名其妙,刚刚他已经很小心很认 真了呀,按道理对方不应该会觉得很痛才对啊。难道是陆瑶交给自己的方法不对? 
  「凌小姐,是不是刚刚的上环有什么问题?」李逸风小心翼翼地问道,毕竟 这个手艺自己也是刚刚才掌握不到一个星期,他生怕哪里会出了差错。
 
  「呵呵,没事,没事!」凌晗霜摆了摆手,态度又突然来了一个180 度大转 弯:「对了,还没问,怎么称呼?」
 
  「我姓李,叫李逸风!」
 
  「李逸风……嗯,我记住了。」凌晗霜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凌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
 
  「对了?那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吴仁的人?外号叫『妙手人厨』的?」凌晗霜 这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吴仁?妙手人厨?不认识。」李逸风想了想,似乎确实没有听过有这么一 号的人物。他不过是个才刚刚踏入秀色界一年不到的新人,不知道很正常。 
  凌晗霜虽然早就对此不报太大的希望,但是听到李逸风没有任何的线索之后 也还是忍不住小小失望了一番。
 
  李逸风看到凌晗霜失望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凌小姐,那个人是谁?很重 要吗?」
 
  「没事,没事就是随便问问。」凌晗霜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重新变 得若无其事起来。
 
  但是李逸风的心里却是微微一动,悄悄把这个名字给记住了。毕竟都有了外 号,在秀色界肯定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他觉得自己的师傅陆瑶应该会知道些 什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