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我的陈健锋]
[我的陈健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我的陈健锋
 

 
  报纸正报道着陈键锋将会在下星期访问的消息,其实我看到陈键锋的第一眼 开始,已经被他深深吸引,却不是为了他的英俊样子,而是希望能好好奸污这天 真的香港偶像。现在终于等到机会,我打电话给一位任职新闻记者的朋友,问了 一些有关陈键锋的来台湾事宜,他的资料也很详尽,连陈键锋住的酒店房间也打 听到,真是天助我也。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不断明查暗访,打听陈键锋将入住酒店的状况,酒店 为了保护陈键锋不受闲杂人等及记者打扰,决定将整层封锁,连酒店职员也不准 出现,换句话说整层就只有帅帅的陈键锋所在,这样亦更方便我行事。
 
  我早在陈键锋抵台湾的五小时前,已顺利潜入酒店,埋伏在该层的梯间。时 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现在已经是深夜二时,我暗想难道我的情报失误,突如其来 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维。我探头出外偷窥,看见我守候了整晚的猎物——陈键 锋的出现,由于酒店的保安规条,整层也只有陈键锋一人走着,连酒店的闭路电 视也不准开启,这令我可放心好好玩弄我的猎物。
 
  陈键锋今天穿了一件蓝白色的恤衫,以及一条纯墨的长裤,真像一个清纯的 男人味。我悄悄地从后跟踪,只见键锋停在尽头的房间面前,以酒店独有的磁卡 打开门。千万不能让他关上门。我心里暗叫不好,便以高速冲到键锋的身后,他 警觉身后传来脚步声,慌忙转身察看。这时我已冲到他的身后,重拳无声地轰在 键锋的肚上,只见他痛得连叫喊的气力也没有,整个人倒在地上紧按着肚,我把 握这良机随即把他拖进房内。
 
  我把键锋抱起放在床上,键锋睁着充满恐惧的大眼睛,看着我将如何进一步 对付他。左右手则隔着蓝白色的恤衫,在他的胸前不断游移,当手到达他胸前其 中一点,捏了几下,男生全身颤了一下,看来他的乳头是他的敏感点呢,呵呵! 
  之后我把手伸进他的衣服,抚摸着他的胸肌,直接抚摸的感觉比隔着衣服好 多呢。
 
  这时男生还在反抗,口中不断骂我变态、死同性恋,我老实不客气地给他两 拳,但他仍然不断反抗着反抗,更怒目的看着我。「你最好乖乖的,不然我把你 杀死。」我恐吓着键锋。他听到后,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继续骂我,更向我的脸 吐了几下唾液。
 
  「向我吐唾液?」我笑着对他说:「你这么喜欢唾液,那就送你老子的唾液!」 
  说罢便在他的脸上吐唾液,键锋立即把双眼闭起,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 
  隔了一会,他的脸充满了我的唾液,样子好不狼狈。这时我问他︰「你喜不 喜欢我的唾液?」他没有回答,并把头移开。看到他这样,我便抓着他的头,然 后舔他脸上的唾液,他看到我这样做,表现得相当惊讶,正想说话的期间,我把 咀唇送到键锋的嘴巴,开始吻起他。键锋又开始反抗,不断的摇头,双脚大力的 踢向我的小腿,痛得我马上推开他,骂了一声「干!」。我一推开他,立即看到 他的脸,见到他黝黑的脸微微发红,呵呵,难道他又是处男?
 
  「这是你的第一次吗?」他没有回答,但其实我已经猜到七八成,只不过要 他亲口证实。「不答吗?那我再吻吧!跟你说,你的咀软软的,很好吻呀,哈哈!」 
  听到我这样说,他的脸更红了。
 
  正当我要再吻下去的时候,他说道︰「…是……」不过声音真的很小,如果 不留心听,根本不知道他在说话。「呵呵,果然我没有猜错!刚才看你的样子已 经知道了。那你叫甚么名字?」我知道他是陈键锋,但有确保真是他。
 
  陈键锋听到我这样说,先是一呆,然后回复到之前骂我的样子︰「呸!谁是你 的师兄呀?我们都是xxx电视演员没有你这种变态色魔!」说完他又踹我两脚, 幸好我闪得快,不然我的腿又要受伤了。为免我再被他的脚踢到,于是我从背包 拿出绳子,将他双脚绑起来。
 
  把他绑了起来之后,便对他说︰「哈哈,连骂人的样子也这么帅,看来你在 电视前面很受女生欢迎吧!不过刚才你好像说自己是处男,而且二十八年岁还是 处男,以你的条件,找一个女生上床不是难事,怎么会……啊,我明白了,原来 你是GAY……」
 
  陈键锋听到我这样说,红着脸反驳︰「你……你才是GAY!我…我是一个 教徒……」
 
  「你教徒吗?那么你便要感谢上帝了,因为你的上帝今天找了我来替你开苞! 
  哈哈哈哈哈……」
 
  我走到陈键锋的身旁,他一边骂着我,一边大力摆动上身,誓要反抗到最后 一刻。我拿出了一条毛巾,把他的口塞住,不让他发出声音。然后我把他的蓝白 色的恤衫拉高,他上半身的肌肉尽现在我眼前,应该是他经常运动的缘故吧。我 用手轻轻抚摸他分明的胸肌和腹肌,口中讚美着他︰「很棒的胸肌和腹肌,不愧 是运动员啊!」
 
  抚摸着陈键锋胸肌和腹肌的同时,我仔细观察他的乳头。陈键锋乳头的颜色 是嫩嫩粉红色,与他一身古铜色的肌肤好衬。这时我已经心神难耐,用左手握着 他的左面的乳头,不断揉弄,一边逗着他︰「这古铜色的身体,乳头竟然是可爱 的粉红色,呵呵,真是诱人!」听到我的话,陈键锋闭上眼睛,脸上露出屈辱的 神情,然后把头转开,彷彿想逃避我的羞辱。看到他的行动,我笑了一下,然后 低下头,把陈键锋的另一颗乳头含在嘴中,他的身体随即像雷击般颤了一下,而 整个身体也不断的发热,流出了一些汗水。可能由于经常运动,他的乳头有一种 弹性,含在嘴中就好像吃布丁一样,令我十分亢奋。我用舌头舔了舔他的乳尖, 陈键锋口中发出了「唔唔」的声音,当我加快速度,他的叫声也随着我的速度而 加快起来。
 
  我的左手也没闲着,一时大力一时轻力的揉捏着他另一颗乳头,只见陈键锋 的乳头因为刺激而慢慢转硬和突起。看着这些转变,令我更为兴奋。嘴巴大力吸 啜他的乳头,舌尖不时拨弄,有时候则用牙齿咬扯,令陈键锋又爽又痛。之后我 的嘴巴和双手离开永峰的乳头,抬起头,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之前骂 我那种霸气,取而代之是一种迷乱的眼神,帅气的脸孔变成了一个红苹果,胸膛 不断的起伏,显然之前他未受过这种挑逗。
 
  我拿开他的毛巾,问他︰「还要吗?」他没有回答,只是大力的呼气吸气。 
  我见他没有反应,便抓着他的头,把他的舌头吸入我的嘴中,跟他舌战一番。 
  起初他还是像之前一样反抗,但没多久,反抗的力度愈来愈小,舌头也开始 配合着我的动作。这时我心中不禁纳闷起来︰「这小子真的不是GAY吗?干吗 他的反应与我那些男友差不多呢!……」
 
  就在我与陈键锋「舌战」的同时,我把手伸到他的裤裆,啊!这小子竟然勃 起了!也证实了我的猜想,他根本就是GAY!不过我也不愿说破他心中的秘密, 继续跟他吻着,而手也不断搓揉他已勃起的肉棒。隔着球裤摸着他的肉棒,感觉 他勃起的阳具应该有七吋长。我把其中一只指头放在陈键锋的龟头上搓弄,他的 龟头在我的搓弄下变得更大,马眼不断流出前淫液,而裤子的顶端被这些前淫液 沾湿。
 
  玩弄了一会陈键锋的阳具,我蹲下身子,把他的纯墨的长裤拉下,露出了一 条黑色的四角内裤。四角内裤被鸡巴高高撑起,龟头部分因为流出大量前淫液而 变得透明,可以看到陈键锋那颗鲜红的龟头,这个情形真是非常诱惑。我伸出舌 头一舔,陈键锋颤抖了一下,口中便发出了长长的「啊……」。我不断用舌尖挑 逗着陈键锋的龟头,他开始抵抗不住这种刺激,口中发出阵阵的呻吟。
 
  我把陈键锋的内裤拉下,他那支勃起达七寸长的阳具随即弹了出来,出现在 我面前。我用手抓住他的阳具,然后把把他的龟头含住,舌头不断刺激着他的马 眼,更多液体流了出来,我便以舌尖轻舔,细意品嚐,之后再慢慢把他的鸡巴吞 进口中。他的鸡巴实在太粗了,我无法把整支吞下,只可吞掉三分之二。待嘴巴 适应了他的鸡巴,于是开始前后吞吐。陈键锋这个老处男怎么能够抗拒口交带给 他的快感?他终于放弃了抵抗,全力享受这种感觉,大声的呻吟出来,腰部也配 合着我的口。
 
  吞吐了一会,陈键锋的身体忽然绷紧起来,我知道他即将要射了,便加快速 度,没多久只听见陈键锋「啊」了一声,一道道温热的液体射到我的喉咙,不过 他射的精液实在太多,有部分从口中流了出来。我从口中抽出他的鸡巴,站起身, 把口中的液体送进他的口中,然后跟他说︰「快给我吞下所有精液!」
 
  陈键锋逼不得已,只好吞下自己的精液,不过他吞得太快了,不禁咳嗽了几 声。
 
  之后我问他︰「刚才爽不爽?精液的味道好不好?不过看你刚才的样子,应 该感觉不错吧!哈哈哈……」陈键锋红着脸低下头,并没有理会我。
 
  我解开了陈键锋手上的手扣和脚上的绳子,因为我知道刚才已经消耗了陈键 锋不少体力,他不可能逃走。可是我错了,当我把他的束缚解开,一不留神,陈 键锋竟然打了我一拳,痛得我停在当地,他便乘机起身逃跑。不过一抬起身,走 不了几步,便被他脚下的裤子绊倒,于是我走过去重新制服他,「老子还没有爽, 你竟然给我逃走?看来老子要给你一些教训了!」我从背包拿出了一条皮鞭,然 后向他上身打了一鞭,「呀……」陈键锋痛得叫了出声,胸膛出现了一道道红色 的血痕。看见他痛苦的样子,我心中更加兴奋,更卖力的鞭打他。
 
  「呀…呀…痛……求…求你停手,我…我知错了,我不应该逃走,呀……」 
  看到他不断求饶,心想也打得差不多了,便停止了鞭打,只见陈键锋的结实 的胸膛出现了一道道的鞭痕。
 
  我随手拿起绳子,重新缚好他的双手,不让他再次逃走,而陈键锋也知道自 己再反抗,只会换来皮肉之苦,也放弃了挣扎,任由我缚住他。
 
  把陈键锋缚好之后,命令他跪在我面前,自己则把裤链拉开,从裤裆拿出已 勃起的七吋半阳具,然后命令陈键锋张开口,把我的阳具含进嘴里。刚才我的嘴 巴也不能容纳陈键锋七吋长的鸡巴,他怎么可能做到?所以他只把我的鸡巴含到 一半。我命令他替我口交,可是他经验尚浅,竟然咬了我的龟头一下,痛得我流 出了的泪水,并骂他︰「妈的!你想咬断老子的命根吗?用你的舌头慢慢的舔, 把我的阳具当作冰淇淋那般。警告你,如果你再咬我一下,你待会便好受!」陈 键锋听到我的说话,便伸出舌头,慢慢舔我的龟头,不断刺激我的马眼,「对, 就是这样,啊…好爽……真是孺子可教。」他听到我的讚赏,更加卖力的替我服 务。这时我抓住他的头,在陈键锋紧密热熨的嘴巴内不停抽插,感受着陈键锋嘴 内的温暖感觉。陈键锋的唾液沿着我的阳具滴在地上,而我火热的龟头不断撞击 着陈键锋柔软的舌头,享受着无尽的快感。
 
  抽插了一会,我觉得不够刺激,便将阳具狠狠顶到陈键锋的喉咙,他好像要 反抗,可是双手被缚,只有在口中不停发出「呜呜」声音。我看到他痛苦的表情, 知道他应该受不了,抽出大阳具,陈键锋立即伏在地上不停咳嗽,待了好一阵子 才回复平静。之后我将陈键锋推倒,命令他像狗只一般伏着地上,然后用屁股对 着我,他不敢不从,赶快做好这个屈辱的动作。我看着陈键锋结实的屁股,发现 他的屁眼却被他的耻毛包裹住,看得不甚清楚,心中不太满意,便从袋子拿出了 剃刀。
 
  陈键锋一看到剃刀,惊慌的问道︰「这…这,你想干什么?」「没甚么,只 不过用它帮你剃了屁眼上的毛罢了。不过如果你乱动,我不保证剃刀会不会伤害 你啰!」边说边在他的屁眼上涂上剃毛膏,然后小心翼翼的刮去陈键锋屁眼上的 耻毛,陈键锋生怕剃刀会弄伤他,所以也不敢乱动。没多久,屁眼上的毛发已被 我刮得一干二净,而陈键锋粉红色的菊花随即在我面前出现。我非常满意,拍了 一下陈键锋的屁股,「不错嘛,这样才好看。」然后手指开始不安份的抠弄、摩 擦永峰的屁眼,陈键锋这个处男怎么会试过这种滋味,被我这一搞,全身颤抖, 刚才已射完精阳具动了一下。看他的手紧紧握着,知道他是忍住不发出呻吟声, 我便对他说︰「不如果舒服便叫出来吧,不要忍啊!」说着加快手指抠弄、摩擦 的速度。慢慢的,陈键锋开始叫了出来,可是声音还是很小,我知道他仍然是忍 耐着。忽然陈键锋感到一阵温热的感觉从自己的屁眼传来,再也忍受不住,大声 的叫了出来「啊……」,回过头看,发现我竟然在舔他的菊花,立即开声制止︰ 「啊……停…停…啊……不要,很…很肮脏…啊…的…啊……」我没有理会他, 反而舌头更加卖力的舔着。
 
  「啊……啊…停……,不…要……,停……啊……」听到陈键锋这句,对他 说︰「不要停吗?好!」说完便把舌头伸入他的屁眼内,舔着他的肌肉。「啊 ……不…不是…啊……啊……」陈键锋还未说完,但呻吟声已经取代本来想说的 话。陈键锋知道自己再反对也是徒然,倒不如抛开心中的枷锁,全力享受这种快 感,「啊…啊……深一点,啊……好爽……」知道陈键锋已经放弃抵抗,便把舌 头抽出,然后将陈键锋转过来面对着我。一转身,发现他胯下的阳具再一次勃起, 我心中暗笑,「这小子真是一个骚包!看来一会插他两下,又会咿咿呀呀的浪叫 了……」
 
  我在手掌上吐了一些唾液,抹在陈键锋的屁眼上,然后把中指慢慢插入他的 屁眼,陈键锋马上感受到下身有一种撕裂的痛楚,勃起阳具马上软化过来,「痛 …好痛,求求你把…手指拿出……呀,好痛,我…受不了…呀……」我立即安慰 他,「忍耐一会吧,待会便不痛了!」一边说,一边把整只中指完全插入他的体 内。「不…,求你现在把手指抽出,好痛……」
 
  把手指完全插入陈键锋的体内,另一只手则握住陈键锋的阳具,然后开始上 下套弄。陈键锋开始适应体内的手指,加上阳具被人套弄着,整个人都沉醉在打 枪的快感中,已忘记肛门内手指的存在。我开始抽动手指,前前后后的抽插,陈 键锋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口中也发出阵阵的呻吟,当我的手指插到尽头时,陈键 锋忽然叫了一大声「啊」,听起来好像是很舒服的叫声,于是我不断刺激这点, 他的叫声变得又长又高,而我手中的阳具也变得愈硬,看来这就是陈键锋的G点 吧!我把食指慢慢伸入陈键锋的肛门,然后与中指不断抠弄他的敏感点。陈键锋 心中的欲火被我的手指挑起来,开始尽情大叫︰「啊……好爽…啊……快一点, 啊…爽……啊……」,已经完全忘记他现在是被我侵犯。
 
  看见他的骚样,我的阳具涨得更大,我想是时候出动了!慢慢抽出手指,只 见陈键锋「唔」了一声,瞪着我的双眼,好像埋怨着我把他从高潮中拉出来。 
  「哈哈,小骚包,待会你会更爽的!」说罢,便把龟头顶在他的菊花前,磨 蹭着他的菊花。我的手指拔出后,陈键锋只觉一阵空虚,已经有一种难受的感觉, 现在我的阳具在他的肛门口不断磨蹭,却不进入他自己的身体,只觉得难过的感 觉不断增加,他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异常燥热,想有一些充实饱满的东西来安慰自 己。
 
  他受不住我的挑逗,哀求我快点进入他的身体,「不要这样……折磨我,我 …我……很辛苦……,求…求你……」
 
  我不怀好意地问陈键锋:「进去哪里啊?」陈键锋不知怎么回答,只好答: 「进来我下面。」我明知故问:「你下面是哪里啊?」此时的陈键锋体内已经是 欲火难耐,以细若游丝的声音颤抖地的从喉头挤出:「……肛门……」让一个二 十八岁的处男亲口说出这样的话,该是多么难以启齿!
 
  我调笑道:「没那么快就插进你的『肛门』,我要你欲仙欲死,飢渴难当。 
  看到陈键锋哀求我的样子,心中兴奋异常,但却装成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要甚么?你不说是甚么,我没办法帮你的啊!」但同一时间,龟头不断摩擦着 他的菊花,挑逗着陈键锋。我就是要陈键锋求我,要我好好干他。
 
  这时陈键锋已经抛弃了所有羞耻心,一心只想要我的阳具满足他的欲望, 「干我,求你干我,我受不了,我要你的阳具!」
 
  听到这句话,我便深吸一口气,心中数着「五,四,三,二,一!」随即全 力一顶,七吋半长的鸡巴整根插入陈键锋的体内。陈键锋大叫一声「呀……」, 恍惚由天堂走进地狱,刚才的兴奋一扫而空,换来的却是如撕裂般的痛楚。陈键 锋恢复理智过来,恳求我把阳具抽出,因为阳具太大,他受不了。我当然不会理 会他,开始抽插着他的小穴。我每动一下,他的肉壁便紧紧夹着阳具,抵抗着我 的攻势,而他帅气的脸孔在我每一次抽动均会扭曲着,露出痛苦的表情。
 
  忽然感到有一些液体滴在脚上,低头一看,原来陈键锋的肛门因为受不住我 的庞然大物而流出血液。看到他的血不断从伪他肛门与我阳具交合处滴出来,不 但没有内咎的感觉,反而心里觉得爽快至极。陈键锋的肛门比我想像中更为紧窄, 待了好一会儿,他的肛门慢慢放松,我也开始加快速度的抽插着他。这时陈键锋 开始逐渐适应体内的庞然大物,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撕裂般的痛楚,一种很奇怪的 燥热感慢慢从心底里涌出来,每当我的阳具顶进他的尽头,这种感觉侯增多一分。 
  没多久,陈键锋开始发出低沉的喘息声,腰部慢慢配合着我的行动,而脸上 则出现了淡淡红晕。
 
  之前的调教令我摸清楚永峰的G点,所以我火热的龟头以撞击他的前列腺为 目标,大力撞击他的前列腺,每顶一下,陈键锋便低沉的「啊」的叫了一声。我 用三浅二深之式,一轻一重的撞击着陈键锋,他的肉壁不停收缩挤压,刺激着我 的阴茎。我抬起他的身体,舔着他胸前的乳头,「啊……」陈键锋刺激得叫了起 来。我咬了一下他的乳头,陈键锋立即弓起上身,胸肌紧紧贴着我的嘴巴,小穴 因受到刺激而不断收缩,紧紧夹住我的阳具,这时到我叫了出来,「啊…干!好 爽……,既然你这么配合,好,就让你舒服一下!」
 
  说着我将攻势加强,阴茎越插越快,也越插越深,陈键锋呻吟的频率也变得 愈快,声音也由「唔唔」声转变为「啊啊」的哼叫。我用力的干着陈键锋,二人 的肉体不断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陈键锋体内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 他彷佛触电般的痉挛着。我抓着陈键锋的屁股,用力挺腰,然后狠狠的干着陈键 锋,他被我干得不断的叫︰「啊…啊…好爽……,宗泽…啊…快一点,啊……啊 ……」不自觉地叫了他好朋友名「黄宗泽」,一面叫着,一面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这时陈键锋已经被淫欲完全控制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干死我! 
  陈键锋只觉体内骚痒难耐,希望肉棒插得更深,所以小穴紧紧箝住我的肉棒, 肉壁强烈且不断的蠕动着,我感到自己的阴茎像被紧紧抓住般,不由自主的随着 肉壁移动。
 
  「啊……深一点……快一点,啊…对…啊……」强烈的冲击,使陈键锋不断 的摇晃着,屁股还不时向后挺,迎合我的肉棒。陈键锋那已经彻底被唤醒情欲的 肉洞,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猛烈地又全部塞进去,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猛烈地又 全部塞进去。来自抽插的痒感自前列腺爽到会肛门深处,让陈键锋失禁似地再度 一柱擎天,让他爽到飞上天去,又飞到太空,又飞到宇宙的尽头!「喜欢吗?」 
  狡猾的我低声问道。
 
  陈键锋不回答,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喜欢啊?那我要停啰。」我作势要停止抽动。
 
  「啊…不!」陈键锋脱口而出:「喜…欢。」
 
  我听到陈键锋的回答,知道陈键锋已经完全臣服于自己的性交功力之下,突 然我停止了动作,把鸡巴缓缓的向后移,阴茎部完全离开陈键锋的身体,只剩下 龟头在入口处。陈键锋感觉到我的阴茎离开他的身体,一阵空虚感觉油然而生, 口中不停哭求我不要拿走阴茎,「啊…不要……你不要,呜…我要你的阳具,不 …不要走……呜……」还没说完,他的嘴巴已经扁了起来,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 
  我心中暗笑︰「哼!这小子…说自己是甚么虔诚的教徒,原来骨子里是一个 淫荡的傢伙!」一边对他说︰「小骚包,我要替你解去手上的束缚嘛,这样干起 来会更爽!」陈键锋随即笑道︰「那…那快点,我…我还要爽……」看着他那欲 求不满的表情,心中的欲火再一次被燃烧,手上解着他的手扣,下身的鸡巴则再 一次狠狠插入他的体内,顶着他的前列腺,陈键锋又淫叫了一声,道︰「好爽 ……我要…我要大阳具……,狠狠的干死我…啊……」
 
  我的阳具摩擦着陈键锋小穴里的肉壁,发出了既淫荡又黏稠的「卜滋、卜滋」 
  声,加上陈键锋那些呻吟声,让我兴奋异常,阳具也涨得更大,激烈的干着 陈键锋。肉棒强烈的冲击,让陈键锋不断的摇晃着,口中也浪荡的叫着,「啊 ……干死我…啊,好爽……啊…我最爱大阳具的你…啊,你,干死我…,干死我 ……啊…」
 
  陈键锋的阳具被我干到高高的抬起头,尺寸也比之前的更硬更粗,马眼不断 流着透明的液体,整个龟头被这些液体沾得湿湿的,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精莹 亮丽。我伸手抚摸陈键锋的龟头,用手指沾了一些他的液体,然后把手指送到陈 键锋嘴里。陈键锋把我的手指当成了第二只阳具,一时舔着指头,一时用力的吸 吮,我被他的举动弄得更兴奋,下身的活塞运动不断的加快。
 
  这时的陈键锋面颊泛红,双眼迷朦,口中不断浪叫着,与之前那个道貌岸然 的陈键锋完全不同。也许是我解开了陈键锋心底中情欲枷锁,将他埋藏在心里近 二十八年的欲望完全发掘出来。这个时候的陈键锋,只知道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 我的七吋半长大阳具,其他的东西对他来说,完全是无关痛痒。我一边干着陈键 锋,一边看着他那副既帅气又淫荡的脸孔,忽然见到他双眼矇了起来,全身紧绷 着,而菊穴内的肉壁则紧紧的收缩,经验跟我睿陈键锋快要射了,于是我用尽全 身气力,阳具狠狠顶着他的G点,陈键锋已被我干到神志不清,只是不断的狂叫 「啊…啊……」。
 
  这时一阵酸麻的感觉从永峰身体深处慢慢涌出,全身更加紧绷,大叫「啊 ……射了!」还未说完,他紧紧的抱着我,然后大量黏稠的精液从他的龟头喷射 而出,射到我们两人的胸上,有一些更射到我们两人的脸。射精后的他,双眼紧 紧的闭着,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体内的肌肉则不断的收 缩,紧紧夹着我的硬鸡巴。而我的鸡巴这时也到达了极限,冲刺了一会,大叫道 「啊…我…我射了……啊……」,一道道精液射进陈键锋的体内,精液之多,有 部份从缝隙中流了出来。陈键锋被我灼热的液体弄得颤了一下,口中发出微微的 呻吟。射精之后,我倒在陈键锋结实的胸膛上不断喘气,并用舌头舔了一些陈键 锋的精液,唔!好鲜味呢!不愧是处男,呵呵!
 
  忽然我想起背包上有数码相机,对,就替陈键锋照几幅相吧,呵呵。我拿起 相机,拍了陈键锋被奸淫后的样子,以及他的阳具、肛门口,特别是他的菊花。 
  照了一会,心想也够了,便拿起陈键锋的四角内裤,抹着他身上的精液。把 精液完全抹干净后,把内裤移到鼻子,嗅了一下,对他说︰「今天老子真爽,竟 然上到这么棒的帅哥,还拍了不少「裸体写真」,足够让我打好几天手枪了!哈 哈……」
 
  「哈哈……」陈键锋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你装甚么可怜?刚才你也爽 了!你这小子,刚才我干你的时候,你的叫声比起老子那些男友更浪,真不知道 最后是我爽还是你爽……」我咕嘀着。看看陈键锋的反应,他的脸变得像个红苹 果一样。
 
  我开始收拾地面的工具,并把陈键锋的四角内裤收好,「这东西我拿走了啰!」 
  当东西收拾得差不多时,忽然背后传来一阵愤怒的男声︰「你…你们在干甚 么?!」
 
  我立即回头转望着说话的男人,只见他的样子与陈键锋有几分相似,身材与 黄宗泽差不多的人。他怒目的看着我,双拳紧紧握着。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kelly5288 于  编辑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哥哥草_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