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女乐]
[老女乐]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老女乐
 

 排版:zlyl
 字数:5951
 

  我们处的雪腊香决定提前退休了,她还只有42岁,不怎么想再干下去了, 决定回家陪老公。我们决定为她开庆贺会。这天,我如约来到了她的家,见里面 只有我们的上司廖朝凤和严祺容两个人。见我来了,雪腊香忙招呼我坐下。我把 大家买的东西交给她。雪腊香对我说:「你来的正好,今天没人来打搅,我们好 好唱唱歌。」
 
  廖朝凤和严祺容也说好。我们几个散坐在大沙发上。雪腊香递给我一个话筒, 在曲目里选了一首情歌,挨着我坐下,我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唱了起来。在唱 歌的过程中,有时唱错了,她不时地用腿碰碰我,等到唱到结尾时,她就拉长了 声音,还把头靠在我的肩上。从她身上飘来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香甜味,让我不 禁有点想入非非。这时,一旁的严祺容对廖朝凤说道:「你看他们两的样子,像 不像一对情人?」
 
  廖朝凤哼了一声说:「老不像老,小不像小。」
 
  我还没想到要说什么,雪腊香笑呵呵地说道:「这有什么?我喜欢就是喜欢! 
  当情人有怎么样?「
 
  说完,侧身对着我,伸出手在我脸上拍了拍,然后,凑上来,在我的嘴唇上 亲了一下。我一楞,有点没反应过来,这时候,严祺容和廖朝凤都笑了起来,廖 朝凤还用手指着雪腊香说:「老没正经,别把小孩带坏了。」
 
  雪腊香搂住了我的腰说道:「就你老土,看我们小飞喜不喜欢?」
 
  我讨好地说道:「当然了,高兴还来不及呀。」
 
  「怎么样?」
 
  雪腊香得意地仰着头说,又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严祺容凑上前来,在我的头 上敲了一下说:「两天不见,你的嘴就变甜了,看我和头明天怎么收拾你。」 
  说完,又拧了拧我的耳朵:「去,陪头唱一首。」
 
  「好咧。」我应声挪到廖朝凤身边坐下,问道:「头,我们唱什么歌?」 
  「还用问吗?」
 
  严祺容插嘴说:「你把你雪姐当情人,还敢把头落下吗?」
 
  廖朝凤是个爱唱歌的人,她说:「就唱这首思念吧。」
 
  我连忙选好了歌,不想,画面的MTV却是三点式的,只见一个个身材惹火 的女人,露胸显臀地在那里走来走去。廖朝凤叹了口气说:「唉!如今的MTV 都是这个味,没意思透了。」
 
  「这不好看吗?」
 
  我问道。「好啥?」
 
  廖朝凤把话筒放下说:「只有你这年轻人喜欢看,我们老了,看了受刺激。」 
  「哪呀!」
 
  我说道,这现成的马屁不拍白不拍:「你怎么说老了呢?我看你的身材不比 她们差,你要是穿这样式,保险好看。」
 
  我一说完,严祺容和雪腊香都笑了起来,她们说:「好,这话说得好,该奖, 凤,把外衣脱了,穿个三点让我们看看。」
 
  廖朝凤笑着说:「去,去。」
 
  又打了我一下:「让你瞎说。」
 
  「怎么是瞎说呢?」
 
  我辩解道。说真的,廖朝凤虽说有45岁了,但身材还没怎么发福,举手投 足间还有着一股风韵。今天,她穿着一件丝绸的白衬衣,下摆扎在裙子里,而且 衬衣没有扣子,只用一根精致的装饰物扎在一起,很容易看见里面白嫩的肌肤。 虽说胸脯不是很大,但贴身的衣服还是能衬托出她那不断在起伏的胸。这时,雪 腊香在一旁捅了我一下说:「别傻坐着,她不动手,你来脱。」
 
  「好咧。」
 
  我应了一声,就往廖朝凤跟前凑了上去。廖朝凤往后挪了一点,用手指着我 说:「我看你敢?」
 
  不过,说的时候,自己也撑不住笑了。我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说: 「有什么不敢,今天有人给我掌腰。」
 
  雪腊香和严祺容都说:「对,不怕,今天这里没有大小。」
 
  我说:「怎么样?头,还要我动手吗?」
 
  廖朝凤说:「你过了今天就不过了吗?」
 
  我又上前了一步,把一条腿跪在了沙发上,顺势一弯腿,一屁股就坐在了她 的腿上说:「过了今天,再想明天。」
 
  说完,我把抓住的手往沙发的靠背上一摁,不让她动弹,另一只手飞快地摘 下了那个装饰物,这样一来,她的衬衣就松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花蕾胸罩。 
  我扯住了她的衬衣的一边,往外一拉,把衬衣的下摆从她的裙子里扯了出来。 廖朝凤「啊」
 
  地娇叫了一声,另一只手就想来拦挡。我微微一笑,另一只手也松开了摁她 的手,但是却飞快地把双手伸进了了她的衬衣里,顺着她的腰肢往上移动,就摸 到了她的腋窝处,这样,她的两手就被架在了我的双肩上,我一边在她光滑的背 上摸着,一边问:「怎么样?还要我帮你脱吗?」
 
  廖朝凤一边捏着拳头在我肩上捶着,一边说:「反了你,快停……,」
 
  话还没说完,我猛地把她往怀里一搂,让她紧贴在我的胸前,一低头,用嘴 巴堵住了她的嘴。廖朝凤猝不及防,嘴里只发出「呜」
 
  的一声,下面的话就被憋住了。我的嘴合在她的嘴唇上,灵巧地用力一吸, 就把她的舌吸进了嘴里。我轻轻地吮吸着她的舌头,咂得吱吱只响,廖朝凤似乎 被我的吻所迷醉,她拍打我肩的手慢慢变得无力和缓慢,渐渐地,腰也软了,我 知道她的心动了,于是吻得更起劲了,同时双手也没闲着,慢慢地挪到她的肩膀 上,轻轻地脱着她的衬衣,廖朝凤没有反抗,顺从地垂下双手,让我把她的衣脱 下,只是等衬衣一离身,她的手就环抱上了我的脖颈,她的吻也变得主动起来, 喉咙里发出「咕咕」
 
  地声响,那是在吞咽我的唾液。我的手在她的背和腰间轻轻地抚摸着,她的 皮肤还很滑腻,紧贴着我的乳房也变得坚挺起来,我的手摸到了她的裙子上,轻 轻地拉开了拉链,然后又把扭扣松开,她的裙子一下子就落到了脚上,我的手就 摁在了她的屁股上,虽说我看不见她穿的是什么,但感觉得到是那种很薄的三角 内裤,我的手刚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下,这时,耳边想起了严祺容和雪腊香的笑 声。廖朝凤忙停止和我亲嘴,娇嗔地打了我一下:「小坏蛋,让我出丑,看我以 后怎么治你。」
 
  说完,弯腰去捡她的裙子。我笑着一把抢过裙子,扔到一边,然后搂住了她, 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胸乳上,隔着胸罩摸着她的乳房,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对她说:「我没说错吧,你的身材还真是不差,你看,我的鸡巴都硬了。」 
  说完,我轻轻地顶了顶她的屁股。廖朝凤还没开口说话,雪腊香在一边说道: 「凤,还是你有吸引力呀。」
 
  廖朝凤自得地哼了一声,用屁股磨了磨我的鸡巴,似乎在检验我说的话,末 了,把头枕在我的肩上,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小坏蛋,你就是嘴甜。」 
  我笑了一下,又把嘴按在她的唇上。廖朝凤的手轻轻地摸着我的脸,屁股蹭 着我的档部,我放在她乳房上的手也不安份地揉着她,把她的胸罩往上推了推, 让她的乳房露了出来,我轻轻地捏了捏她的小奶头,廖朝凤轻轻哼了一声,用牙 齿咬了我的唇,我摸她小腹的手也如灵蛇一般伸进了她的内裤里面,触手所处, 是一片软绵绵、毛绒绒的阴毛。我手往下探,越过这片芳草地,摸到了她的肉缝 处。廖朝凤的身子扭了扭,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拉了出来:「小坏蛋, 想得挺美的。」
 
  说完,推开了我,走到沙发上坐下,把胸罩拉下,盖住了她的奶头。严祺容 笑着凑近她,伸手在她的大腿上摸着说:「滋味怎么样?」
 
  两人低声说笑着。我正在楞神间,雪腊香贴近了我,捏了捏我的脸说:「豆 腐吃够了吧?」
 
  我刚要说话,雪腊香用手点了我一下说:「瞧你穿得这么整齐,怎么让她和 你亲热呀?把你的鸡巴露出来,看她动不动心?」
 
  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一把搂住了她说:「那你动不动心?」
 
  雪腊香拧了我一把:「怪不得叫你坏小子,你想通吃呀?」
 
  「是呀,」
 
  我的手接开了她裙肩上的丝扣说:「你许不许呀?」
 
  雪腊香笑了:「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话一说完,我两就亲到了一起。她的手慢慢摸索着解开我衬衣的扣,又把它 从裤腰里抽出来,然后把手伸到后颈处,抓着领口往下脱。脱掉后,两手在我赤 裸裸的肩和背上摸着。摸了一会,她的手又伸到了我的腰间,松开了我皮带的扣 眼,慢慢地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摸到了我的鸡巴。我的鸡巴被她的手一碰,我 的身体抖了一下,把她搂的更紧了,她的裙子松开了,滑到了她的腰间,我一把 扯掉了她的胸罩,她的两个奶子腾的一下弹了出来,我腾出一只手,猛地抓住了 一只奶子,狠狠地用劲搓揉着,她的乳房在我手里都变形了,她轻轻哼了一声, 我一低头,含住了她的奶头,在嘴里轻轻地嘬着,雪腊香嘴巴里发出了一声轻吟, 也捏了我的鸡巴一下。我觉得这样站着不得劲,特别是裤子卡在腰间不是太舒服。 
  我抬起头对她说:「我们到沙发上去。」
 
  雪腊香嗯了一声,一扭身就坐到了身后的沙发上,我忙脱掉长裤,只穿着内 裤坐到了她的身边,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帮她脱掉了裙子。我一手搂着她,一只 手从她的乳房上慢慢地滑到她的小腹。她的身材保持得还很不错,小腹很扁平, 没有什么赘肉,我一边在她的嘴上亲着,一边对她说:「宝贝,把舌头伸出来。」 
  她娇声地哼了一声,伸出了她的香舌。我马上含住了它,用劲吮吸着,雪腊 香一只手在我的背上抚摸着,一只手伸进了我的短裤内,摸着我的鸡巴。在她的 抚摸下,我的鸡巴变硬变大,把内裤都撑了起来。亲了好一会,我俩才分开,雪 腊香微微有些气喘,胸脯起伏着,她看了我一眼,把手从我内裤里抽出来,在我 的腿上打了一下:「坏蛋!」
 
  然而,就蹲下来脱我的裤子。她把我的内裤扔在一边,一只手捏着我的卵蛋, 一只手在我的鸡巴上套弄着,她的劲用的很大,以至于我感觉到有点疼。我轻哼 了一声,伸手握住了她的乳房。雪腊香玩弄了一下我的鸡巴,然后站了起来,叉 开她的腿,慢慢地脱下她的三角裤,坐在我的腿上,她微微翘起她的屁股,一手 扶着我的大鸡巴,在她湿渌渌的屄缝上擦了擦,然后就坐了下来。我的鸡巴进入 了她的屄内。她轻轻地哼了一声,两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我双手下滑,放在了她 的屁股上,用劲捏了捏,然后把她往胸前搂了搂,雪腊香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的 屁股磨动了一下,好让我的鸡巴更深入一点,她又腾出一只手,把我的头仰起, 然后她身体稍稍一挺,从上往下在我的嘴上亲起来。慢慢地,她的身体开始耸动 起来,她的乳房在我的胸前擦拭着,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猛,后来,她停止 了和我亲吻,嘴里急促地喘着气,含糊不清地喊着。渐渐的,她的身体渗出了汗 水,皮肤变得滑腻起来了,她起伏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她的屄套不住我的鸡巴, 不时滑了出来。我只能用手扶正鸡巴,对准她的小孔再插进去。我们这样干了好 一会,她的叫声越来越弱,动作也越来越慢,最后,她喘着气停了下来:「宝贝, 我,我干不——干不动了。」
 
  说着,又凑到我嘴上亲着,我一边在她的屁股上摸着,一边对她说:「那你 歇着,我来干你吧。」
 
  她无力地点点头。我抱紧她,并没有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拔出来,然后,我站 起来,半转身,把她放在了沙发上,我让她平躺着,一半屁股落在沙发外,把她 的两腿架起来,扛在肩上,一只手抓着她的手,一只手捏着她的乳房,身体顺势 往下落,鸡巴猛地插入了她的屄里,这下力大势沉,只捣她的花心,她「啊」 
  地叫了一声,接着就开始呻吟起来。我正干得猛,严祺容慢慢走了过来,坐 在我们身边,伸出手在我的身上摸了起来。我停止抽送,看了她一眼,她笑着在 我的屁股上轻轻地拧了一把。我凑过身去,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刚要和她说句 话,身下的雪腊香猛地顶了我一下:「别停下,快干。」
 
  我忙转过来,又猛干起她来。又干了好一会,我觉得鸡巴一阵发麻,知道要 射了,马上加快了频率,雪腊香也把她的白屁股只往鸡巴上迎,我又干了几下, 猛地压向她,鸡巴直抵她屄深处,身体猛地颤动着,一股精液全浇在了她的花蕾 上。我和她抱着亲了一会,直到严祺容在一旁说:「好了,好了,也该歇会了。」 
  我们才分开。我把雪腊香扶起来坐好,自己坐在她身边,雪腊香看了看自己 的下身,只见一股精液正流出来,她忙用手捂住说:「我去洗洗。」
 
  说完,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洗手间走去。严祺容看了她一眼,挪了挪屁股, 挨进我,伸手在我粘糊糊的鸡巴上摸着。严祺容在她们中间是最丰满的,但个子 也高,所以不显雍肿。她穿着到膝盖的无袖裙子,我把她的裙子往上提了提,让 她的屁股露了出来。然后,我搂着她,凑近她的嘴,和她亲起来。她握着我的鸡 巴,慢慢地套弄着,等到我们亲嘴的间歇,她才笑着说:「你只会这几招吗?就 没点新鲜的?」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说:「有啊,就怕你受不了。」
 
  她捏了我的鸡巴一下:「看我们谁受不了。」
 
  我笑了起来,马上站起来,把她的手从鸡巴上拿开,自己用手托着鸡巴,另 一只手搂着她的脖颈,「干什么?」
 
  她不解地问,「你不是要新鲜的吗?先把鸡巴含一下。」
 
  她的脸凑近鸡巴闻了一下,我的鸡巴刚射过,上面还有残留的精液,她微微 皱了一下眉说:「不好。」
 
  想拒绝,这时还能由她吗?我把她的头一扳,小腹往前一挺,整个鸡巴就贴 在了她的脸上。她想摆脱,但头被我控制了,动不了,张嘴想发出声音,被我顺 势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巴里。我的鸡巴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鸡巴上的气味让她 有些不习惯,她吐出来,刚想说话,一张嘴,我就凑上去亲起她来,亲了一会, 我对她说:「怎么样?受不了吧?」
 
  「去!」
 
  她刚说了一个字,我又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摁着她的头,屁股一 动一动,在她的嘴里抽送起来。严祺容开始还有点不习惯,但过了一会,她也自 如了,自己用手捧着鸡巴往嘴里送。我正在舒畅时,廖朝凤走了过来,她挨进我, 搂着我的腰说:「想不到你还有这套。」
 
  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着说:「怎么样?想不想试试?」
 
  「去你的。」
 
  她拧了我一把,顺势贴上来和我亲嘴。我摸她屁股的手伸进了她湿渌渌的三 脚裤,从她的屁股沟里摸进了她的小穴里,廖朝凤嘴里轻轻地哼着,身体紧贴着 我,我另一只手摸到了她的胸前,把她的胸罩往下拉了拉,露出她的双乳,廖朝 凤任我玩了一会,她慢慢地站不住了,不由得一屁股坐了下来,严祺容正把鸡巴 从嘴里拿在手上玩弄,见她坐下来,就把鸡巴送到她嘴边,廖朝凤没有拒绝,张 嘴就把鸡巴含在了嘴里。两人轮流吮吸着,直到嘴酸舌麻才停下来。
 
  廖朝凤嫌沙发太拘束,提议到床上去,我们互相搂抱着走到床前。廖朝凤仰 面躺倒在床上,一只手在我的屁股上摸着,一只手捏着我的卵蛋,我一边用鸡巴 逗她,一边脱掉她的胸罩和湿淋淋的三角裤,严祺容则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在 我的身上亲着。等到两人光着身子时,我让严祺容躺下,把她的两腿架起来,尽 量往她的头上靠,然后让廖朝凤压住她的腿,不让她动弹,尽量突出她的大屁股。 
  我用大拇指按了按她的小屁眼,严祺容痒得屁眼直往里缩,廖朝凤看了直笑, 不知道我想干什么。我把鸡巴让廖朝凤舔了一会,抱紧严祺容的屁股,猛地往她 屁眼插进去。严祺容疼得叫了起来,连雪腊香都从卫生间跑了出来。她想动弹, 却被廖朝凤压住了,而我又干得猛,没法,只得忍受。我一边干着她的屁眼,一 边和雪腊香亲嘴,吻吻她的小乳豆,不时还把鸡巴从严祺容的屁眼里抽出来,让 廖朝凤吮吸一下,再插入她的屁眼里。直到我精关放松,我才抽出积鸡巴,送进 廖朝凤的嘴里,除了漏掉几粒外,其余的都被她吞进了肚子里。
 
  后来,我把廖朝凤和雪腊香的小屁眼都干了,她们守了几十年的屁眼苞全被 我开了,我们玩得尽心而散。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遨游东方 金币 +1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哥哥草_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