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大漠儿女传](02)[作者:痴梦人]
[大漠儿女传](02)[作者:痴梦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4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大家把头都往一边看去,是那个伙计小马,他二十岁许的年纪,人长得瘦弱, 可能做惯了伙计,卑躬屈膝的,大家初时都没有注意他,现在看去倒觉得他有那 么几分书卷之气,只是长得不够高大,只比风三娘高了那么一点。
 
  霸镇天哈哈大笑,笑声里尽是不屑,他嘲笑道:「我还以为是那个不怕死的 要出风头,原来是你这个怂包,怎么?看你们老板娘要跟老子快活了,你也想来 分一杯羹是不是。」
 
  小马气的手指发抖,浑身颤栗,他指着霸镇天说道:「你放开她,有什么事 情你就冲我来。」
 
  霸镇天道:「冲你来?你算什么东西,老子杀你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趁着老子心情好,赶紧给我滚得远远的,嘿嘿,要不然你在一边伺候也行,等老 子玩快活了,到时候赏你也尝尝鲜,就是不知三娘愿不愿意。」
 
  霸镇天摸着风三娘的脸蛋极尽嘲弄之意。
 
  风三娘满眼的委屈,她平日里在男人堆里打转,自认为能玩弄他们于手心, 今日没想到会平白受辱,她心里自嘲自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而在场的这么多在 外头响当当的好汉豪侠看着她受辱,竟然是一句话也不肯站出来说,而唯一敢站 出来的还是自己这个刚招来没几个月的活计,上天弄人何其悲凉。
 
  风三娘劝道:「小马你别管我,你、你走罢,你快走。」
 
  风三娘担心小马意气用事,不知道霸镇天的厉害,待会要丢了性命,她是个 苦命的女人,早已经对贞洁名誉扔到一边,今天受了屈辱明天照样能喝酒挣钱, 没必要为她搭上性命。
 
  小马平复心情,站直了腰板,竟然一下有了那么几分气势,他说道:「你待 我很好,从不打骂我们,别人看不起你,可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今天我说什么也 要救你。」
 
  在场的其余人倒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伙计竟然能够如此的讲义气,不禁 对他刮目相看,只是他们明日还有大事要办,更何况霸镇天这西北第一刀的名字 可不是买来的,个人在心里盘算一番还是默不作声,只是惋惜这么个好男儿就要 死在霸镇天的手上了。
 
  霸镇天冷眼往四周一扫,不禁笑道:「行啊,你想救她就来吧,今天爷爷就 在这里看你是怎么救人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小马身上,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敢不敢去捋霸镇天这凶神 的虎须,小马左看右看实在没有合手的兵器,竟然拿起了一只木椅子冲着霸镇天 冲了过去,嘴里又大叫着,大有一去不复返之势。
 
  霸镇天笑着看他,一点准备也不做,抓着风三娘的手仍然是肆无忌惮地玩弄 着。
 
  这片刻的功夫小马距离霸镇天不过一步之遥,霸镇天手里抓着风三娘丰乳逗 弄着她那如小荷尖角般挺立的乳头,头也不回地抬脚飞去,直直地踢中了小马的 心窝,疼得他当场滚在了地上,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豆大的汗不住地从额头淌 下。
 
  众人心里不免叹了口气,小马虽有义气,但没武功,对着霸镇天只能是死路 一条。
 
  霸镇天的武功是何等的厉害,他要真是想取了小马的性命,刚才那一脚就足 够送他去见阎王了,霸镇天道:「留你一条狗命,待会就看老子是怎么和这骚娘 们共登极乐的。」
 
  小马苦不堪言,心里又着实着急,一口血憋在胸口终于吐了出来,「大哥, 这人真是可恶,你救救他吧。」
 
  屋子外面突然飘来一把娇翠翠的女娃的声音,这时候竟然还有外人来到杀马 驿站,大家不免好奇,纷纷往屋外看去。
 
  只见一男一女,穿着华丽,身上带着些许风沙走近了屋子里来,大家定睛一 瞧,男的高大雄伟生的四四方方的一张脸,不怒自威,身上配着一口宝剑,站在 那犹如天神,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女子,带着黑纱斗笠看不清模样,但只从衣服都 包裹不住的绝妙身材上看,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刚才在屋外说话的应该是她。 
  霸镇天见了来的两个人,心里疑惑,他说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连老子 的事都敢管,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男的和女的都没有理会霸镇天,自己找了张没人的位子坐下,只听那男的说 道:「小二呢,怎么连个招呼的人都没有。」
 
  言语间完全没有把霸镇天当回事,霸镇天何时被人如此轻视过,气的他牙痒 痒的,大声喝道:「兔崽子我在问你话呢。」
 
  霸镇天的话没说完,一只筷子带着旋风嗖地一声向霸镇天飞射过去,常人至 多看到一道黑影,但霸镇天到底是好手,手掌一挥已经将那飞射来的筷子接住, 他心中大骇,这男人看样子也不过是三十多岁,手上的功夫已经有这般火候了。 
  其余众人里功夫高的自然也是能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他们不是当事人, 不知道霸镇天心里的想法,霸镇天按下手臂放到了身后,稍稍活动了下因筷子上 的暗劲而有些发麻的手掌,心里在想着这人的来历。
 
  那男的抿了一口茶,不疾不徐地说道:「你嘴里再敢不干不净的,下次就小 心你的脑袋。」
 
  霸镇天是从血雨里杀过来的,别说是他就是面对着千军万马也不会眉头皱一 下,他反击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取我的脑袋。等老子宰了你,那身边的这 个小美人就跟我吧,到时候跟这婆娘一起伺候老子,那才是快活似神仙。」 
  接着就发出一阵让人厌恶至极的怪笑声,男子二话不说,手里不知什么时候 已经拿好了剑,身子一动已经朝霸镇天飞去,他来势极凶,看得一边的人也冒冷 汗,霸镇天知道自己这回遇到的不是个泛泛之辈,他不敢大意,早在男子动身以 前就严加戒备,见他提剑朝自己飞来,霸镇天不敢怠慢,身边放着的虎头刀已经 拿在了手里。
 
  两人顷刻间已经刀剑互拼,一阵火花洒出,煞是好看,只在刹那间刀光剑影 在屋子里闪过,从屋内打到了屋外,从西墙打到了东墙,从上又打到了地上,但 明眼人都看得清楚,霸镇天的霸王刀法不是吹的,一经施展四面八方尽是他的刀 光,他的刀网将自己罩的严严实实的,那男子的长剑虽然出招凌厉,但始终伤不 到他。
 
  霸镇天不止是守的好,他的刀法出招也是极其迅猛的,每次起落都能听到虎 声咆哮,让人听了心神难受,两人交手以来一直是势均力敌,但那男子的剑法到 了后面竟然是显出疲态来,反而是霸镇天越杀越勇,刀朝男子的头上劈去,尽管 被男子早一步挡住,但他的身形也不免被带动,往后退了一步,高手过招只是这 一步已经看出两人间的胜负,霸镇天见机不可失,越攻越急、越攻越猛,看样子 是要在这五十招内取了他的性命。
 
  一招失手便招招挨打,男子的剑法终于露出了破绽,霸镇天瞧准了机会,大 刀临到中途突然变招,锋利的刀锋往那男子的心口挥去。
 
  眼见这是夺命的一刀,想也不用想,这男的必死无疑,可事情就是偏是见鬼 了,当霸镇天的凶刀砍去的时候,人早已没有了踪影,大家往上一看原来他早飞 到了霸镇天的头顶,一柄剑直冲刺下来,就要剥开霸镇天的脑袋了。
 
  新手用刀,必然是十分力用足了十二分,刀势虽猛但灵巧不足,到了霸镇天 这个级别的用刀名家,是十分力至多用八分,必然留了两分以自保,他反应够快, 已经在长剑要劈开自己脑袋之前回刀自救,只是模样不太好看,踉踉跄跄地退了 好几步,绕是如此也已经是死里逃生了,吓得霸镇天背后直发冷汗,再不敢把对 方小看了。
 
  那男子面色阴沉,他没想到这无赖手上的功夫真是不俗,自己刚才故意卖了 破绽给他,也没能一击制敌,现在他有了防备自己再想要杀他恐怕不易,两人注 视着对方,都在寻找着下一次进攻的机会,却听到屋外有人大声叫道:「不好! 
  沙城暴来了!「
 
  一个伙计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指着外面说道。
 
  众人心里大骇,赶忙往外面跑去,男子和霸镇天也顾不上厮杀了,也跑到了 外面去看个究竟,一出屋子只见外面黄沙漫天,远处大概一二里的沙漠中已经刮 起了一阵旋风,带着滚滚的黄沙连接着天与地,任何生灵在这样的大自然的威力 前都是那么的渺小。
 
  「不好,真是沙尘暴,怎么这个时候偏来,往年不都该是四五月份吗,现在 都已经八月了。」
 
  众人一筹莫展,这荒漠之中除了这间驿站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等会沙尘 暴到了自己这伙人还不得带着这屋子一起刮上了天。
 
  风三娘站了出来,早在霸镇天和不知来历的那男人动手的时候,她就躲到了 一边,虽然脸上还有着被霸镇天抓伤了痕迹,但风情又恢复到了往昔那样俏丽, 她说道:「各位无需担心,奴家在这里住了十八年,这样大的风暴不知道见了多 少回了,早就安排好了退路。」
 
  众人听了她原来还有退路,顿时往她看去,只听她接着说道:「大家请跟我 来吧。」
 
  风三娘带头又返回了屋子,性命攸关,谁也不敢怠慢,全都跟着风三娘回来 屋子,她带着他们来到厨房,大家正疑惑不解之际,风三娘掀起地上的一块地砖, 露出了一条通道来,原来这地底下竟然是暗藏乾坤。
 
  众人看向风三娘的眼神不禁多了几分敬意,这女人不光是有手段周旋在男人 身边,还有这样的心思,只可惜说到底她还是风月场上的女人,如果是良家妇女, 恐怕有人要上门求亲了。
 
  风三娘取了蜡烛点上了火,说道:「大家跟我下去吧。」
 
  她带头第一个就往下面走,若非如此,就现场的这些人可不敢第一个下去, 谁知道下面有没有什么机关陷阱。
 
  风三娘第一个下去以后,小马紧接着也下去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心里仍 有些犹豫,但风沙转眼将至,此时那个男子大笑一声,说道:「小妹,跟着我, 我们下去。」
 
  他抓着身边那位女子的手一起跳了下去,待他下去之后,众人见没有什么异 动,这才放下了心,一个接着一个赶紧跳下去。
 
  到了地底下,因为风三娘早些下去早已经把灯火都点上了,大家这才看清楚, 这是个错综复杂的石洞,非是人力所能开凿出来的,光是左右前后就有着七八条 的通道。
 
  风三娘像是看穿了众人心中的疑惑,解释道:「这个秘洞也是奴家几年前发 现的,洞里的通道错综复杂,不知道是通到哪里去的,奴家一个人也不敢乱走, 只当它是避险保命的一处福地,这么大的石洞换了是人开凿的话,不知要花费多 少的人力物力才能办得到。」
 
  众人一面赞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面也被风三娘的话勾起了心思,此处 离那流星漠这么近,任何不寻常的事都有可能跟那神秘的楼兰古国有关,这石洞 又恰好出现在这里,两者之间恐怕有着什么关系。
 
  寻宝的人群里已经有人耐不住性子了,取了一盏油灯,径自要往一条黑漆漆 的通道上进去,风三娘也不拦他,她知道自己就算是想拦也拦不住的,反倒让人 以为这里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如让他们去找吧。
 
  一个人走掉以后,又有着四五个人或单人或结伴各自又找了一条通道进去查 探。
 
  剩下的就只有霸镇天、风三娘、小马和那不知来历的兄妹俩,已经四个人, 这四人分别是唐门唐三勺,青文龙师茂才,色鬼书生敬州,绿湖斋主人花间子。 
  风三娘看了这几人,突然叫道:「不好,孙神捕还在上面呢!」
 
  她赶忙要再爬上洞去,却一把被救她的那名男子抓着拦了下来,男子说道: 「现在上面已经刮起了风沙,你现在上去救不了他连你也要死在上面,刚才的动 静这么大,那人没有跟着下来肯定是有救命的办法也说不定。」
 
  风三娘望了望众人,只好叹了口气,大家各自寻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休息, 就等着这风沙什么时候结束了才好上去。
 
  风三娘悄悄地来到了那对兄妹坐着休息的地方,恭敬地说道:「刚才真是多 亏了大侠救命之恩,否则、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在风三娘走近的时候那两人就已经醒了,男的听她说完连眼都没抬,轻飘飘 地说了一句:「是他嘴才臭,我出手教训他不过是给我小妹出头罢了,跟你有什 么关系。」
 
  风三娘见他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问道:「请问恩公尊姓大名,我以 后也好早晚三炷香,日日夜夜求佛珠保佑恩公平安。」
 
  男子没有理她,闭上了眼睛开始不说话了,风三娘从来没有在男人身上吃过 这样的闭门羹,她生的这般风情万种,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动歪心思、嘴里抹了 蜜似的逢迎,可遇到这样的冷待还是第一次。
 
  风三娘只好看向了他身边的女子,那女子头上仍然是带着黑纱斗笠,看不出 来长了什么模样,风三娘笑着问道:「敢问妹妹怎么称呼。」
 
  女子看了看身边的大哥,又看了看风三娘犹豫不决,风三娘笑了笑说道: 「是我唐突了,妾身先告退了。」
 
  在她起身的时候那女子又抓住了她的手,风三娘不解地看着她,女子用手指 在风三娘的手掌上快速地写着,风三娘心领神会,原来这男的叫吕宗俊,女的叫 赵秋灵,这样看来他们并非是亲兄妹,如此一想,风三娘的心里有些难受了。 
  她又告退了一声,退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身边还坐着小马,风三娘心里挂 念着吕宗俊,没发现小马一直在看着自己,等她发现的时候,小马又急急忙忙把 眼光收了起来,风三娘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竟然完全忽略了小马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这件事。
 
  风三娘笑道:「小马,刚才真是多谢你。」
 
  小马眼睛不敢看着风三娘,摆摆手说道:「这不算什么,我是老板娘的伙计, 你被人欺负了我当然要站出来。」
 
  风三娘道:「可我还是要谢你,你不过是拿了我每月那么点钱,没有必要把 命给搭上,刚才那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徒。」
 
  小马道:「我知道,但我、我、我当时就没想那么多,就想去救你。」
 
  风三娘看向小马的眼神多了几分柔情,她问道:「我记得当初见到你的时候, 你是要去上京考试的,等这事过去了,我给你一笔钱,不要再留在我这了,不要 把你这肚子里的学问都荒废在了这。」
 
  小马突然激动地说道:「老板娘你要赶我走?」
 
  风三娘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要赶你走,只是你在我这小小的驿站终究不是 办法,好男儿志在四方,不应该埋没在这。」
 
  小马笑道:「当初不是老板娘的一饭之恩,恐怕我已经饿死街头,哪有现在, 我也想过了,凭我的学问教教稚童还可,上京考科举简直是妄想,我要一辈子留 在这里伺候老板娘。」
 
  风三娘见他说的十分诚恳,但又不想误了他的终生,还待想要劝解他,突然 冲附近的一条通道里传来了尖叫声,那声音里满含着恐惧,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那声音刚一叫完,附近的几条通道都是一样接连传来骇人的尖叫,此起彼伏,大 家你望我我望你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都看到彼此脸上的恐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哥哥草_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