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南海玩华录](1.3-1.4)[作者:敕勒牧人]
[南海玩华录](1.3-1.4)[作者:敕勒牧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0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三章亲亲素手慰我尘柄
 
  南国的天气,闷热,尤其夏日。
 
  姨娘每天穿的薄质衣服,露出雪白皮肤的模样,就极大的刺激了初尝女阴之 味的苏干。每天都要见到,肉棒常常因之勃起。
 
  苏干无法抑制心中的欲望。
 
  终於有一次,在姨娘忙着做家务时,苏干从后面抱住她,把涨大的肉棒顶在 屁股的缝上,手放在抹胸的下面,轻轻托住乳房,享受着姨娘柔软的带着香甜气 味的肉体。
 
  开始姨娘并没有发觉,她很享受这种母子般的温馨。
 
  这样好久,直到苏干抓握乳房的手握紧和或许肉棒的持续的灼热透过薄裳, 姨娘才发觉异常,变得非常紧张,极力挣脱。
 
  姨娘样子很尴尬,苏干则有些胆怯和莫名的激动。
 
  头一次的被拒并没有令苏干停止这样的举动,有时苏干抱住姨娘,还会向她 要求。
 
  说姨娘好漂亮,我好想要,这样要求姨娘的肉体。发出如诉如泣的声音,像 个祈求的孩子。
 
  记得小时候这样缠着姨娘,姨娘顶多犹豫一阵,苏干常能得逞所愿。
 
  但现在,姨娘每次都低声叫着「不可以」「我是你姨娘」之类重复的话,同 时扭动身躯,努力挣脱开。
 
  一家人每天都要相处,但平常对他一脸慈爱的姨娘现在神色忧郁,见到苏干 尽量躲开。时常往邻家走,去跟邻家的妇人黎氏聊天散心。
 
  黎氏名素梅,她的丈夫梁克贞是一员骁将,其实黎氏也是他俘获的战利品。 
  大有三年九月,皇帝刘巖派梁克贞、李守鄘攻打交趾,大胜,擒获了不肯称 臣的静海节度使曲承美,在城门举行了隆重的受降仪式。皇帝又派梁克贞乘胜攻 打临近的占城国,掠回许多珍宝财物和美女。然而才一年时间,大有四年末,交 趾爱州刺史杨廷艺暗中积蓄兵力,举兵围困交州。刘巖忙派承旨意程宝带兵解救, 救兵未至,交州已被攻克。程宝围交州,却被杨廷艺战败杀死。
 
  黎素梅就是曲氏一个部下的妻子,梁克贞爱其美色,就掠来做了继室。交趾 自古为雒越蛮夷之地,那黎素梅就别有一些异族风韵。
 
  黎素梅有个儿子,是黎素梅归梁克贞之前就已经有的。小名叫览儿,也十二 三岁了,改姓梁,相貌异常俊美。
 
  梁克贞自去年交趾反叛、汉军战败,就一直在前线备战,黎素梅和儿子在一 起生活。
 
  这天晚上,苏干呆在房间里,满是肉欲不得满足的沖动和苦闷。
 
  苏干干脆脱光衣服,握住自己勃起的阳具,缓缓的套抚着,脑子里体味着白 天姨娘羞媚的情态和紧贴她时那肉体的感觉。
 
  突然,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姨娘错愕惊讶的表情楞在那里,手里搭着几件衣服,大概是收完衣服顺便过 来探视。
 
  姨娘通常每天晚上都会来帮苏干铺好床,哄他睡下,早上再来收拾房间,习 以为常。
 
  身体虽然刚刚长成,身高才六尺的瘦长身体,肌肉尚未完全发育,可惟有勃 起的阳具,其长度和硬度不下伟丈夫。
 
  苏干全身赤裸,右手握着勃起的阴茎。
 
  房门突然打开,无法掩饰自己的行为,只有呆立在原处。
 
  姨娘也一样,面对意想不到的情景,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於没有发现手 里的衣服滑落到地上。
 
  「为什么不敲门?」少年愤愤地问,他越来越对姨娘不註意自己隐私的一些 习惯感到不满。
 
  「对不起。」韦玉姬不敢正视苏干,一脸慌乱。
 
  苏干露出前所未有的凶怒表情,走向姨娘。
 
  胯下高耸。阳具勃起有力,龟头不是朝前,而是斜向上,沖向姨娘的脸。 
  苏干来到姨娘面前,姨娘被迫近的阴茎压迫,努力转移视线。
 
  「对不起。」姨娘像做坏事的小孩被抓到时一样,反复说同样的话。
 
  苏干看着露出恐惧表情的姨娘,然后慢慢蹲下去。捡起姨娘掉落的两件衣服。 
  「阿……」韦玉姬发觉那是自己的贴身内衣时,仓荒伸手抢过来。
 
  可是仍有一件留在苏干手里,而且是亵裤。「好香啊。」
 
  苏干贴近了,仔细端详说。
 
  韦玉姬羞的撇过头去,两肩紧缩。晚上去掉了抹胸,放松下来的乳房却耸了 出来,苏干猛然伸出右手隔着衣服抓住她的半球。
 
  「啊,痛……」韦玉姬皱起了眉头。
 
  「姨娘的奶奶好大。」苏干说着,用力握紧,把姨娘拖近身边。
 
  然后左手抓住姨娘的手,往房里拉,同时关上房门。
 
  过程中身子移动,胯间那根勃起的男人象徵物在猛烈晃动「坐下。」
 
  在苏干的催促下,韦玉姬如同犯人般坐在床边,呼吸急促。
 
  「我弄到一半……就突然闯进来,姨娘给我抚摸吧。」
 
  「可是……」韦玉姬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拒绝。
 
  踌躇犹豫时,苏干把她的手带到坚硬的肉棒上。
 
  韦玉姬碰了一下,触电般的缩了回来。
 
  「求求你啦…姨娘…」苏干再次用哀求般的语调。
 
  韦玉姬迟疑中被塞过肉棒,握住。
 
  「阿……」这瞬间,苏干觉得全身紧张微妙,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听到这淫靡的声音,姨娘却又停住不动。
 
  「在干什么!」苏干催促,韦玉姬不由得点点头,轻轻的摩擦肉棒的表皮。 
  苏干开始呼吸急促,皱起眉头,微张开嘴,不停的喘息。
 
  韦玉姬逐渐加快了手对肉棒的抚弄的速度。
 
  「还要……快……对,再快一点……」苏干的哼哼着。
 
  姨娘的手来回碰到阴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阿……阿……阿……」苏干的肉棒硬度增加,仿佛更形膨胀。全身紧张, 下腹部禁不住抽搐。
 
  想射精的感觉,苏干没有刻意运功抑制。他喜欢射精时那种爆发的快感,渴 望把浓稠的精液倾註到姨娘的肉体上、身体里。
 
  韦玉姬也紧张起来,註意着他的反应,迅速望向四周,想预备擦拭的东西。 
  这样分心时,搓揉的动作变迟缓。
 
  「干什么呀……快一点……」苏干催促,韦玉姬又加快速度。
 
  「……啊……啊……」
 
  很快,阴茎末端传来一阵憋不住的极度酥麻的快感,苏干忍不住大叫,紧紧 抓住韦玉姬给她套弄肉棒的那只手,像个可怜无助的孩子,眼睛直直的盯着姨娘, 想用眼神告诉她:不要弄到射,但也不能停,就这样……韦玉姬此时反倒镇静下 来,用慈和妩媚的眼神安抚着他,被他抓在手里的温软的手仍继续舒适的套弄着。 
  苏干发觉黑夜里姨娘的眼睛发亮,瞳仁一闪一闪。
 
  时间既漫长,又短暂,苏干肉棒猛的一抖,射出一条强劲的弧线,飙到远处 地板上。
 
  「喔……唔……」而且喷射不只一次,后面变成白浆的涌泉,「呀」韦玉姬 惊讶地看着不断喷出的精液,手环在阳具周围,想阻住精液下淌。湿黏的精液沾 湿满了细长的手掌,屋内弥漫一股浓浓的精液味。
 
  喷射结束后,苏干深吐一口气,仰倒在床上。
 
  韦玉姬从怀里掏出巾帕,收回沾满精液的那只手,擦干净后,又精心的给他 擦拭干净阳具。
 
  苏干休息会,起来,坐在床上看姨娘蹲在地上清洁飞散的精液。
 
  终干措置完毕,韦玉姬擡起头,才发现苏干正看着她。
 
  她神态又变得不自然。
 
  「你快睡吧。」韦玉姬说着,站起身低头向房门走去,身体也忸怩起来。 
  「姨娘,等一下……」苏干伸手把那堆衣物递给姨娘。
 
  韦玉姬抓过衣物,开门出去,苏干突然对着她背影说:「姨娘,以后就这样 给我做,好吗?」
 
  韦玉姬猛地停顿了下,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默默地走出门去。
 
  晚风吹进来,吹走身上闷出来的腻汗,带来丝丝凉意,苏干感觉清爽许多。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四章长安明月,万户捣衣
 
  中秋要到了,明月高悬,月色如水,兴王府城笼罩在一片柔和的淡白色的光 明中。
 
  南国的秋日依然懊热,苏干坐在帅府的角楼上纳凉。
 
  远处,蔚蓝的天空,明亮的月光下,北方番山上是皇城和宫城壮丽的宫殿, 一座新的宫殿正在崛起,那是皇帝为宠妃正在建造的昭阳殿。宫城往南,长长的 禦街两侧,是常康和鹹宁两县鳞次栉比的房屋。鹹宁、常康,是仿大唐的长安城 命名的,不只如此,连城里许多重要坊巷的名字都同长安城一模一样。
 
  确实,这座位於中国最南方的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是在比拟大唐帝都长安。 
  它本是大唐的广州都督府城。当今皇帝刘巖,自称家本鹹秦,乃大汉王朝刘 氏后裔,於是定国号为「大汉」,把广州城作为都城,号兴王府。但是,他的称 帝却并未得到大臣们的支持。
 
  当初,天下大乱,皇帝的哥哥烈宗刘隐割据岭南,礼贤纳士,对於那些避地 岭外中朝士人、遇乱不得北还的官宦、以及谪死南方的唐世名臣子孙,他都予以 重用。
 
  刘巖称帝后,继续对这些北方氏族委以重任。但是这些北方士族,都思慕中 原,反对刘氏割据称王。据说,当初汉主刘龑称帝前,担心大臣王定保不服从, 於是派遣他出使荆南。当王定保回来复命时,已登基做了大汉皇帝的刘巖,还是 担心王定保会有非议。为了安抚他,特派大臣倪曙前往慰劳迎接,告知他称帝的 事。事已至此,王定保不再反对,但他语带讥讽地道:「既然建国,就应当有制 度。怎么我进南门时,看见大唐『清海军』匾额还挂在那里,就是说,藩镇名号 还没去除。藩镇称制,这不是让四方的人笑话吗?」刘巖听到转述后苦笑说: 「我一直在防备定保的非议了,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点,被他取笑,该啊。」 
  宰相赵光裔觉得自己虽然在汉官至宰相,但这个朝廷不过是个割据岭南一隅 的「僭伪」。因此常觉羞耻,泱泱思归。皇帝刘龑得知他的想法后,背地里练习 模仿光裔的笔迹,写了封家书,派人潜入洛阳,把光裔的两个儿子及老小家眷接 来广州。
 
  见到了家人,赵光裔是又惊又喜。自此之后便惟有尽心尽职於大汉了。 
  称帝后的汉主刘龑大力扩建兴王府,力图显示出大唐长安城的制度和气派。 建设宏伟的都城,既可以向诸侯们显示大汉的强盛,士族们也没理由再想念着北 方了。
 
  皇帝曾骄傲地对北方的使者说,「我兴王府就同大汉的长安,北方天子不过 是洛州刺史而已」。
 
  城中远近到处传来嘭嘭噗噗的捣衣声,隐约还能听到女人窃窃的私语声,其 中不时夹杂一阵阵放肆的调笑声。
 
  附近巡防铺的兵士也站在铺楼上巡视,往常他们都无精打采,今天却一夥人 戏笑着向四周坊院里张望,目光盯向临近哪家的婆娘。
 
  姨娘也正和妇人黎素梅,还有邻近几家的主妇婢女们,围在帅府大院里的水 井旁边洗衣服。
 
  这些女人不少是将校兵士的家眷,她们的男人不少还曾是祖父的部下。现在, 她们的丈夫大多正在边疆服役,不过她们中有的已经是寡妇了。
 
  这一带帅府大院最宽敞,有水井,邻家女人们喜欢过来打水和浣洗。这几天 天气晴朗,又难得这么好的月色。妇人们又自然的凑到一起,家长里短地闲聊着。 
  这些丘八们的女人,多不是名门闺秀,性情粗放,况且男人久不在身边,旷 寂的久了,说着说着,话题难免又到了隐秽的男女之事上了。
 
  「张氏,那个寡妇,你听说过吧……」
 
  张氏是皇城东平康坊口一家小酒店的老板娘,约摸快四十了吧,风姿犹存, 装扮行止颇为风骚;她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长得还挺俊俏。
 
  这些苏干有些印象。
 
  「被一夥恶少霸占了,那夥人据说背后很有势力,白天在她的店里喝酒吃肉, 晚上还要睡在她的家里,奸汙她们……酒店赚的钱都被他们抢走,还强迫她们招 待引诱别的男人……邻居在晚上经常听到屋里传出鞭打呵斥、母女俩一起呻吟的 声音……」
 
  「这些少年,他们的母亲都不好好管教么?」
 
  「这个年纪,不让在外面找,难道还要自己去满足他们么?……」
 
  「哈哈哈……」一阵放肆的笑骂声。
 
  「不过,这样在外面鬼混,很容易干出犯法的勾当,会被杀头的……」 
  这话才说出来,马上旁边有人暗暗地捅她。
 
  大家都意识到人群中那年纪轻轻就守寡的可怜的姨娘的存在,怕她伤心,都 避开这个话题,又去扯别的了。
 
  好在姨娘也没太在意,很快跟着大夥又回复了欢快的情绪。
 
  听着她们讲述,苏干脑海中浮现出那对母女被一群少年肆意地淩辱奸淫的景 象。
 
  淫靡的风气已经传布帝国的每一个角落,混乱的性事正在这个繁华都市的市 井瓦肆发生着………
 
  心绪不禁受到影响,苏干对月色失去了兴致,歪头看着在朦胧月光下几个妇 人环肥燕瘦的肉体,正因洗衣而屈腰厥臀并不断晃动着,姨娘和美妇人黎素梅最 为性感。
 
  黎素梅身材不高,不像出身中原的姨娘那样颀长丰满,但娇小匀称,凹凸有 致,相貌迷人。虽然气质略逊於从来身在名门贵族的姨娘,但浑身散发的成熟女 人的性感和风韵却是几乎让人难以抗拒。
 
  她和姨娘相处的时候,苏干经常可以不经意的看到那长长的脖颈,细腻光滑。 下面小胸脯很饱满,露出的一点乳沟。
 
  出门也经常碰到,微笑着沖他打招呼。苏干喜欢悄悄跟在她的身后,用火热 的眼光追寻她裙子包裹下美妙的屁股。走路时成熟丰满的屁股随着扭动,偶尔撩 一撩鬓角的散发,对这样成熟的妇人,苏干生成极大的肉欲和嫉妒。
 
  这次盯着月光下的朦胧的身影,苏干的年轻肉棒自然的勃起脉动,很快就有 分泌物弄湿下裤……子夜,妇人们都散了,各自回了家。
 
  姨娘和黎素梅似乎聊的投机,最后才分开。而且有往树上看看,黎素梅还沖 他微笑。
 
  人都走了,姨娘来到树下,要往挂在树旁的绳子上晾衣服,捋了下搭在脸上 的散乱的发丝,看样子很有些疲惫了。
 
  苏干跳下来,从后面抱住姨娘,坚硬的肉棒碰到姨娘的屁股。
 
  姨娘有些无奈的苦笑着把手伸入义子的裤裆。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每到肉欲难耐的时刻,作为妥协,姨娘都会用手来为他 解决。
 
  姨娘今天心情比较好,有笑意。
 
  一只手为他手淫一只手晾着衣服,苏干则趁机又在一旁饥渴地搂抱抚摸姨娘 的身体。
 
  姨娘扭动身体,躲避苏干过分的深入的举动。
 
  「既然姨娘不肯,那就用嘴来代替吧。」苏干欲火很强烈,想出了另外的条 件。
 
  姨娘一边整理绳子上的衣服,一边好像在考虑着,苏干不给她犹豫的机会, 在她身上揉摸,不停地恳求着。
 
  「好吧。」姨娘终於答应了,眼睛都不敢正视苏干。
 
  「那开始吧。」苏干立刻迫不及待地抓住姨娘的肩膀望身下摁。
 
  「等会,到楼上去。」姨娘尴尬地扭头往四周看。
 
  「不,我等不及了……这么晚了,院子里又没人。」
 
  姨娘躲到展开的床单的后面,苏干把她摁住,跪在胯下,然后撩开下裳,露 出坚挺的阳具。
 
  姨娘仰头幽怨地看着他,苏干不禁生了怜惜的心,用肉棒轻轻地摩挲姨娘的 脸,沿着嫩嫩的脸蛋往嘴角去。
 
  「嗯…」姨娘轻哼一声,张开红唇,迎接肉棒的进入。
 
  姨娘口腔里湿润爽滑,与女人的阴户相比,是另一种风情。
 
  「干儿长大了,可惜不到婚嫁的年龄,为什么……不到外面找个女人呢?」 
  姨娘含弄一会儿,再把肉棒吐出来,用手套弄的间隙,问道。
 
  「大街上那些那些庸脂俗粉怎么可以比得上我的姨娘。况且,谁能有我跟姨 娘之间的感情呢!」苏干夸张的道。
 
  「是吗?谢谢干儿的赞美。」姨娘听了羞红了脸,但很高兴,手上的动作也 觉利索。
 
  「你看你素梅阿姨可好?」姨娘这话很突然。
 
  「她一直很喜欢你呢。」
 
  「你是说让她跟我……」苏干有些吃惊,「她肯吗?这可能吗?」
 
  「姨娘可以找机会试探她的心意。」
 
  「明天是中秋节,为娘约上她们母子一起出去游玩,你可跟她们多亲昵一些。」 
  「这是个好註意,谢谢你,真是我的好姨娘。」
 
  「姨娘为了干儿,什么都可以做。」
 
  姨娘幽幽地道,马上又斩截地堵住苏干想接话的嘴,「除了那件事。……有 了别的女人满足你,以后可不要再这样缠着姨娘了。」
 
  「好的啦……我的亲娘,快……」
 
  在姨娘手淫的刺激下,苏干快感强烈,忍不住两手抓住姨娘的头,把肉棒重 新放入姨娘的嘴里并抽插起来。
 
  因为这是姨娘第一次用嘴,所以苏干强忍住,没敢肆意用力快速和深入。 
  「唔…唔…」韦玉姬两手支在苏干的两胯上,被动的应付苏干肉棒的进击。 
  月光在展开的布上映出灰色的剪影,上面的湿淋淋的水落到地上滴滴答答的 响,地面和草坪一片淋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哥哥草_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