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吾妻小惠系列]作者:疼老婆的人

[吾妻小惠系列]作者:疼老婆的人

吾妻小惠系列
 
 字数:7300
 
***********************************   《吾妻小惠》是一个短篇系列,一共十篇,创作跨度比较长,从1999年开 始,最新一篇是2010年,十篇目录如下(编序未必正确,欢迎指正): 
  一、办公室篇
   二、手淫篇
   三、海滩篇
   四、新婚篇
   五、闺房篇
   六、车床篇
   七、夜市篇
   八、无私的奉献篇
   九、精液餐
   十、凌虐
 
  其中7篇会所已有,本帖只收录不重复的三篇。
   1-6篇见thread-400617-1-1.html
   第10篇见thread-2777078-1-1.html
 *********************************** 
吾妻小惠-夜市篇
 
 2003/09/08发表于:台湾KISS
 2006/11/13重贴于:春满四合院
 

  自从七年前跟小惠结婚以来,由于我真的很喜欢小惠穿着很辣的服饰,所以 七年来小惠越穿越少。七年前,小惠才20岁,正值青春年华,傲人的34D、 23、33身材,几乎穿任何衣服都是曲线优美。
 
  结婚前,小惠被几个男人玩过、被干过几次,我至今还不知道,只知道我第 一次跟他做爱时觉得有点松,而且还会带着我玩各种姿势、技巧。结婚后虽然常 常接到一些怪电话,但七年来我也不再去在意了,毕竟小惠在婚后真的是贤妻良 母,我又何必去追究她以前的事?我只透露一点,以前小惠做过酒店的小姐一年 多,所以谁说婊子无情,我第一个反对。
 
  三年多没写新作了,三年多来,工作忙到不行,偶而只能来KISS看,却 无法给各位大大新的作品;最近看到许多大大,不是暴露女友,就是暴露自己的 妻子。其实,跟小惠在一起七年了,暴露对我们而言,几乎是家常便饭,所以这 篇文章用聊天的方式写了一部份,跟各位大大共同分享,也希望各位大大多多回 应。不啰唆,咱们就开始吧!
 
  记得有一次冬天,小惠外面穿着一件过膝的英国纯羊毛大衣,里面则没穿任 何衣服,只有穿着吊带袜跟淡紫色高跟鞋。由于大衣领口是几乎包到颈部,所以 从外面看,是看不出任何异样的。为什么会这样穿呢?因为小惠知道,我随时都 会想要爱抚她的身体,而且是不论何时何地。
 
  那天我跟小惠去士林夜市剑潭捷运站前买东西,因为还要等,只好在路边聊 天,聊着聊着,我突然想到小惠大衣里一丝不挂,想要做爱的欲望立刻高涨。 
  我解开自己大衣的钮扣包围住她,小惠真不愧是花中之魁,这样一个动作就 立即知道了我的意思;她隔着我的西装长裤,开始爱抚着我的阳具。其实这一向 是我的习惯,我从不穿内裤,内裤是最不卫生的东西,不但影响睪丸温度,更会 影响性能力,所以当小惠触摸我的阳具时,那种感觉是超级棒的。
 
  我搂着小惠,忘情地吻着,裤子里的老二剑拔孥张得快不行了,于是我在小 惠的耳边轻轻地说:「小惠,我想在这跟你做爱。」
 
  小惠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说:「不行啦,这边人那么多,夜市耶,被别 人看到多不好意思!」
 
  「可是我已经忍不住了。」
 
  「那怎办?」小惠怜惜地看着我。
 
  「我不会动作太大的。好不好?」
 
  小惠点头答应。由于我双手抱着小惠,唯一能做的,只能将她抱起,坐在路 边一辆汽车的车前引擎盖上,在大衣里将我西裤的拉链拉下,把我的大鸡巴缓缓 地拿出来。接着她把她的大衣下襬纽扣解开,开始自慰起来,因为完全没受刺激 的阴户,会非常的涩,不容易插入。
 
  过了一会儿,小惠说:「来吧!」
 
  她拉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带我进入,但是我实在已经忍太久了, 一经接触,立刻将硬挺的鸡巴狠狠地插到底,小惠随即惊叫了一声,声音中带着 惊奇与舒服,而且马上引起旁边汹涌的人潮侧目。好几对情侣看着我们,可惜我 们都包得紧紧的,外观根本看不出异样,谁也不知道我跟小惠居然当街上演活春 宫,只当作我俩是忘情的情侣在当街拥吻而已。
 
  小惠说:「可是人这么多,怎么抽送啊?」
 
  「没问题,这里人挤人,我抽出来一点,只要有人经过,就会挤到我,我就 插进去,这样谁都不知道,那不就可以不停地在干妳啰!」
 
  「亏你想得出!」
 
  于是,就在每一个人经过撞到我时,我就将老二深深地插入小惠的嫩穴里, 虽然不像在床上那样,狂抽猛送三千下,但是等于每个经过的人都像是在后面推 我去奸淫小惠,那种刺激很难形容。
 
  小惠被这样的刺激,不到十分钟就高潮了,可是当晚才8点多,正是人群最 多最尖峰的时间,一个接一个的从我后面经过,抽送的频率也不曾停歇,更因为 推挤的力道各不相同,时浅时深也跟着不一样,也因为这样,小惠几乎快要狂乱 地叫出来,要不是我吻着她,以小惠叫春声的分贝,够让我们去警察局里睡一晚 了。
 
  就这样,一个多小时,小惠已经连续7-8次的高潮,人都快瘫了,可是因 为抽送的速度不是很快,我反而很难想射精,但是看小惠的样子,让我很不忍, 于是我抽出阳具,怜惜地在她耳边说:「休息一下吧!」
 
  「可是你没射精怎办?」
 
  「没关系,反正天天都能射,不差这么一天。」
 
  「你真是我最爱的公!」小惠紧紧抱着我、吻着我。
 
  我心想,其实有小惠在一起,此生真的很够了,我还强求什么?即使工作不 顺利、被上司骂,那又算什么,有了小惠,就算天天是灰色的太阳,也会晴空万 里!就算她曾经被很多人干过,但她却永远是我的爱妻。
 
*********************************** 
  附注:
 
  也许各位大大之中,有人曾经是小惠的客人,曾经插过她、曾经在她的嫩穴 里,或是在她口里射过精,将她当作是你的精液容器,但我根本不在意,因为她 体内现在只接受我的精液。我爱她,她爱我,早已超越世俗肤浅的眼光,因为她 曾经的职业,让她更加的珍惜我与她之间的真爱!
 
  虽然她的确在性方面有着一般所谓良家妇女所没有的技术,但反而让我感谢 那些曾经教导过她的嫖客,今天我所享受的,反而是正常男人梦寐以求,甚至必 须花钱才能享受的,所以别再轻视那些曾经走过坎坷路的女子,好好珍惜她,你 会发觉,你得到的比你付出的更多。
 
  之前的创作,回应人数从没超过二十人,如果我写得真的很烂,说一声吧! *********************************** 
             【夜市篇完】
 

吾妻小惠-无私的奉献篇
 
 2006/11/1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朋友们,离当时最后发表的《夜市篇》也已经三年了,不知大家是否安好? 是否依然记得我?今天发表的篇章,没有激情,也没有性爱过程的激烈,有的是 充满温馨与爱怜,希望不会因此让大家觉得失望。
 *********************************** 
  事情发端于两年多前。
 
  平日喜欢穿紧身内裤的我,终于在两年多前出现了问题,睾丸疼痛,但我一 直隐忍不说,就怕小惠担心,直到终于忍不住疼痛,向医生求救,但是检查的结 果是:没病啊!
 
  这下我可烦恼了,疼痛只有与日俱增,没有丝毫减缓,但是偏偏小惠超爱我 穿着超低腰贴身内裤,那种阳具几乎快爆出内裤的样子,每次当我早晨起床,小 惠总爱在我的内裤里爱抚着我的老二,甚至舔到阴茎冲出松紧带,在她面前怒张 着,彷佛向她宣示:「妳惹恼了我,就别怪我干了妳」似的,直挺挺、硬梆梆的 耸立在小惠的面前。但小惠总是温柔地舔着我的马眼、含着我的龟头,直到我的 精液灌满她的口腔,才能结束一天早餐属于她的饮料,并且在我的阴茎上留下一 个鲜红的唇印。
 
  小惠认为除了她,谁也不能拥有我,甚至连辣妹都不能看一眼,因为只要我 的阴茎一勃起,唇印立刻会模糊掉,而我也很乖的在上班时间,甚至离开小惠身 边的任何一刻,决不看任何一个会引起性幻想的女性,而且只要有一丝感觉想勃 起的感觉,我会立刻去洗手间解开内外裤,直到性冲动停止,再乖乖的回到办公 室。所以平常我给人的感觉,总是一丝不苟,极为严厉,谁知,我心中有多大的 起伏啊!而贴身内裤正是固定阳具不乱动,避免唇印模糊的法宝。
 
  可是,现在却因睾丸的疼痛很难穿下去了,我只好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小惠 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跪在我面前,褪下我的内裤,握住我的阴茎,用嘴轻轻吮吸 着我的睾丸,吸完了左边、吸右边,直到我的睾丸疼痛渐渐消失。
 
  小惠温柔地抱着我,右手握着我的鸡巴缓缓地套弄着跟我说:「今天起,你 别穿内裤了,唇印也不再烙印在你的阴茎上,每天晚上回来,我就帮你含睾丸, 直到你不会再痛好吗?」
 
  我问小惠:「妳怎会这方法?」她说:因为以前好几个嫖客都是这种痛,被 她每天含到好,也因此令她赚了不少钱。小惠真不愧是花中之魁,男人的事真是 够清楚,我暗中发誓,若小惠有半点病痛,我愿奉献我的生命,也要与她同登极 乐。
 
  三个月里,每天我一回家就立刻洗掉一身臭汗,而小惠总在我出浴室后,便 跪着帮我吮吸睾丸,而且不准我射精,历经了二个月自然的遗精。三个月后,终 于已经一整个月不曾发生睾丸痛,而我也重新恢复与小惠每天的一次晨间口中射 精,与一次晚间的性交。
 
  距离三个月后,我第一次在小惠口中爆浆,精液彷佛火山爆发般,不停地喷 发,不但喷发量惊人,黏稠度、味道都达到最高境界。只见小惠双手抱着我的臀 部,口中不停吞咽着我激射的精液,任由我抱着她的头,强烈地在她嘴里激烈地 抽送、射精,而她的舌,不停地搅动我的阴茎、马眼、龟头,甚至吮吸着阳具, 彷佛要我把一个月来的存量全部吸干。
 
  小惠甚至用她美丽的双眼看着我,像是鼓励我把三个月以来所有的性欲全部 在她口中一次倾吐,直到我已经射无可射,小惠才慢慢将来不及吞下、溢流到嘴 角的精液,用手抹擦、并舔吃干净。
 
  小惠温柔的告诉我,以我精液的味道、黏稠度和射精量,我的身体应该是没 问题了,并且不再要求我穿内裤,也不再要求唇印不能模糊,但是我还是要小惠 每天在我上班前,在我的阴茎上吻上她鲜红、性感的唇印。
 
  因为有着她性感的唇印陪伴着我,可以激励我每天为她拼命,为她谋求更好 的生活,并且不论我是在上班、演说、开会、谈判,她都正含着我的鸡巴,看着 我、陪着我,欣赏我与长官、同事、客户,展现我的能力,彷佛甚至在他们面前 含着我的阳具,听我对着他们高谈阔论时脸上的骄傲。
 
  然而好景不常,小惠却在两个多月之后晕倒了,医师诊断「缺铁性贫血」, 血红素下降到只剩7﹒8,都怪我平常疏忽了小惠的辛劳,白天忙于家事、小孩 的功课,晚上又得任我宣淫到我满足,以致饮食、生活、睡眠,全不正常。 
  想起这些年来日夜不停地性爱,只要假日,孩子送到娘家后,几乎无时无刻 都在做爱。两天的例假,差不多衣服都只能遮掩而已,吃饭时,我的鸡巴非得插 进小惠的嫩穴里,两个人抱着一起吃饭,连看电视都是边干边看,甚至连走动, 小惠都还像无尾熊一般,双脚环住我的腰,让我边走边抽送;睡觉更是不用说, 不是插着小惠的嫩穴,就是小惠含着我的阳具。别人是四脚兽,我和小惠却是连 体婴,片刻难离体。
 
  也因小惠如此无私的奉献,造成身体如此不堪,除了定期去医院看诊、吃药 外,每天几乎很难下床做事,即使大热天也会怕冷,让我心疼至极。虽然我曾经 拜师练过气功,也知道可以利用阴阳合体时,将真气灌注对方体内,达到调和对 方的气机,让她不致如此生病,但我却自私的从没做过,此时懊恼、悔恨不已。 
  因为小惠体力很差,无法下床,她又担心我的性欲难以宣泄,于是我征得她 的同意,将她的一些长裤在私处的地方剪开缝线,这样只要张开大腿便能露出她 的嫩穴,这样在做爱时也不致于让小惠受寒。
 
  于是我向公司破天荒的请了一个月的长假,每天除了照顾小孩、煮饭、做家 事外,总陪在小惠的身边看着她甜甜入眠。几天后我下定决心,就算拼得我真气 枯竭,也要小惠恢复健康,于是我告诉小惠这个决定,以后需要她穿上开了裆的 长裤。
 
  当天晚上小孩都睡了,我家事也做完了,洗了澡,上了床,我全裸盘坐在床 上运气,直到十二经脉与奇经八脉运行一遍后,我让小惠穿着开裆长裤坐在我身 上,我将阴茎对准小惠的嫩穴插了进去,便用棉被把小惠与我一起包裹起来。 
  小惠无力地抱着我,坐在我身上,让我刚运完气,坚硬而火热的阴茎插入她 一个礼拜空虚而冷的阴道中。
 
  我双手环抱着小惠,一手按在小惠的后腰肾脏部位,一手则按在后心,我温 柔地告诉小惠:「别怕,有我。」
 
  我运起了真气,先行左右各十二经脉,在肝经要过中脘穴,行任脉之时,我 俩双唇吻合了,我的舌面伸入小惠的舌底,让两人的任督二脉相连结,在下则阴 茎、阴户相合,在上则两唇拥吻,双手按在她背后的督脉与膀胱经驱除小惠体内 寒气,补其长期以来亏损的气血。
 
  当真气过中脘循任脉上行至舌时,真气缓缓推动小惠的气行至督脉到他后背 直到肛门会阴,回行到小惠阴户时,两人真气在阴道深处相合,我的阴茎因真气 行至而暴涨,真阳之气直灌小惠丹田,阴茎撑涨了小惠整个阴道。
 
  我运起全力,用真气直冲小惠子宫内的流注的冲脉到回身一周的带脉,又由 于两人前胸相贴,任脉同时运动直达中脘穴接手太阴肺经,开始循小惠的左右十 二经脉而行,并至足经时带动阴阳二蹻、阴阳二维共行。
 
  小惠的身体渐渐温暖起来了,直到重回任脉,真阳之气再度攻冲,阴茎又在 小惠的嫩穴里暴涨时,她忍不住的呼出声音来,我赶紧将身边的「人参养荣丸」 放入小惠的口中让她含着噙化。
 
  然而身体渐热、精神渐佳的小惠,可能想弥补我一星期以来的性欲,或是天 生淫浪的本性,私处竟开始前后挪动,阴道一夹一放的夹紧我的阴茎。然而此时 我却不能射精,一但精关大开,不但真气流散,虽不至于伤了小惠,却可能导致 我真气虚脱,虽不至死,却足以让我卧床数天。此事又一时难言,只好急忙镇摄 心神,闭锁精关,专于运气。
 
  小惠的动作却越来越大,甚至开始用舌头挑逗我的耳朵,脖子,还在我耳边 说:「老公,你的鸡巴今天变得好大,撑得我好舒服喔!」
 
  真是要死了,运行真气一周要将近一小时,才开始第二周就这样了,这一小 时我可怎办啊?但运气时我又没法开口说话,只好任由小惠百般挑逗。小惠却开 始上上下下的动,甚至扭腰摆臀,牛仔裤开了裆的缝线位置又不停磨着我的阴茎 根部,甚至小惠还伸手到她臀部下的两人接合处,爱抚着我的阴囊,刺激更加强 烈,我真是有苦说不出。
 
  好不容易撑到将两人真气归回丹田,我轻声的说:「好个淫妇,在灌注真气 给妳,却差点被妳弄到射精,万一射精,换我卧床,看妳怎办?」
 
  「啊,我不知道不行耶!对不起,那现在该怎办?」
 
  「没关系啦,反正没射出来,不过这一个月可不能再这样喔!」
 
  「老公,你一个月没射会很难过的。」
 
  「只要妳身体好,到时天天射精喂饱妳。」
 
  「老公,有你真好,不像以前那些嫖客,嫁给你真好!」
 
  「当然,妳身体不好是我的错,而且我还想干妳到老呢!」
 
  我抱着小惠,一起合被,紧紧依偎着,并且每天重复运渡真气给小惠,且经 中西医精心调理,小惠一个月后,终于恢复九成的健康与体力,两人的感情也更 加甜蜜。
 
***********************************   本篇后段看起来有点像武侠的感觉,是因为当时也确实如此。在气功中,这 也是房中术的一种,文中的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循行请参考网络上中医针灸穴位 中脘则是肝经连任脉接肺经之处,正好在胃,人参养荣丸原方为汤,专于气血两 虚之用,只是我请中药行帮我制丸,便于储存与服用。小惠至今还在服用,一则 补气血、一则预防再次病倒,这是一位中医师给的方,效果还不错。
 
  读者们一定很想知道一个月后我俩怎么了,那还用说,当然是地动山摇,精 液、淫液大爆发,嗯嗯嗯嗯,以后再说我们的事了。
 *********************************** 
             【无私的奉献篇完】
 

吾妻小惠——精液餐
 
 2009/02/1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小惠」,一个曾经沦落风尘的女子,在遇上她之前,我不过是一个平凡的 男人,直到拥有她,我才知道男人的价值是什么。
 
  曾经失意的我,小惠却用双手不眠不休地做着家庭代工,等待我的奋起;在 我意气风发时,努力扮演与我相配的角色。在世俗里,我承受许多异样的眼神: 「他的老婆是妓女。」但是我毫不在意,因为我知道,一个失意、丧志,不能保 护自己的妻子,免于挨饿、恐惧的男人,远比妓女还不如!
 
  而我的爱妻「小惠」,她的意志比任何男人都坚强,信我的信念比任何人都 坚定。于是我与爱妻在两人情欲世界里,我俩发展了许多不同的性爱方式,也许 有些是很常见,但也有许多是床笫间的隐密,然而「爱」却是我两共通的语言, 唯有爱,也才能在互相应许之下,去发展许多属于我们的性爱方式,产生彼此的 依恋,我想这才是性爱的最终目的吧!
 
  在婚前,我俩曾经许诺,拥有对方身体的完全主导权,可以完全自由支配对 方,这样说起来也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你们相信吗?我曾经用任何你 可以想象,甚至无法想象的方式,用舌头舔过小惠全身,除了头皮以外的每寸肌 肤,那种享受是无可言喻的。
 
  我最记得是方法是:从小惠的脖子,经过她的脸颊,一口气到她的眼角,脸 上流下一道长长、湿湿的口水痕迹。据她的说法:很恐怖、恶心,如同被迫般的 侵犯,一般女人是很难接受那样轻佻而无礼、很不舒服的舔法。
 
  舔她的脚的时候,又像似皇后,接受仆人的伺候般的舒服令她难忘。当她跨 坐在我的肩上,背靠着墙、双手撑在天花板上,我站着舔她的阴户时,那种混杂 恐惧、刺激的感觉,居然让她在短短的七分钟里高潮了四次,直到我将她放下来 时,她几乎站不住的靠在我身上,紧紧地抱着我,淫水从她的阴户不断的涌出, 顺着大腿内侧淌流下来。
 
  当然我也享受过小惠不管任何时候带给我的快乐,在家中,小惠永远是超短 迷你裙、小可爱、开裆吊带亮光丝袜、超级高跟鞋,因为她知道我任何时后都想 干她。常常我一想要时,就从她背后插入她的肛门,不管她走到家中任何地方, 我们都像连体婴般的连在一起。
 
  小惠会为我做任何的角色扮演,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曾被我射过精,甚至她的 所有衣服、鞋子,都有我残存的精液痕迹。尤其她知道我喜欢看别的男人看到她 时那欲火狂烧的眼神,她可以穿着低胸无肩带超短迷你裙,裙子短到几乎快看到 她的内裤的洋装,陪我逛街、逛夜市、逛百货公司,几乎所有男人无一例外的, 眼睛离不开小惠曼妙无比的身材、天使般的脸孔。
 
  甚至有时在人群里,我会在别人也许没注意时,快速地伸手到小惠的迷你裙 里抚摸她湿润的阴户,并且将沾着她的淫水的手指放入我口中吮吸干净,通常此 时,小惠总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说:「我爱你!」并 在我脸颊留下深情的口红印。
 
  有时在没人的站牌等车时,我喜欢从小惠背后将她搂进怀里,小惠总会将手 伸进我的裤子里,搓揉着我的阳具;而每当我禁不住小惠的爱抚而射精在她手上 时,小惠会转过身来,让我近距离看着她,慢慢把手中的精液舔吃干净。有些白 目的陌生人还以为小惠是我的情妇,他们哪知道,小惠是我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的妻子。
 
  小惠对精液的狂恋真是难以形容,我的精液总被她用许多方法享用,小惠怕 胖,她可以把精液混合橄榄油、西红柿酱打成法式莎拉酱,配着生菜吃,也可以抹 在土司面包上吃。熏鲑加精液是她爱不释手的一道菜,晚上一起小酌一番时,精 液是她的第一杯!
 
  她上班的制服,胸前有时会有着我的精液痕迹,她的同事还以为她制服没洗 干净,还摸着痕迹要她回去记得要洗。她极喜爱精液的味道,她带到公司的饮用 水中,常常混合着我的精液,她说每喝一口就能感受到我对她浓冽的爱,彷佛又 做过一次狂热的爱。
 
  她的手腕经常都会有我干掉的精液,因为她每天上班都需要闻着它提神。精 液可以是小惠的面膜,可以是她的润肤乳液,可以是她的香水,为了满足小惠对 精液的渴望,每天射精给小惠吃,是我最快乐的事,享受精液更是小惠对我永远 不变的爱恋。
 
             【精液餐完】
 
[ 本帖最后由 feichangdar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god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