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0)作者:丝袜马华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0)作者:丝袜马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6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10。

  几天后的清晨,北京连同郊区都笼罩在雾霾中。昌平郊区的一个乡村,因为浓重的雾霾,就连村里的公路也变得一片朦胧中。一位退休老人手里拎着早点慢慢往回走,迎面跑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桃红色的紧身吊带背心,带有耐克标记的紧身莱卡运动式五分短裤紧紧包裹着美臀美腿,从短裤下方露出来的小腿上有着明显的肉色光泽,老人仔细看看才发现这个女人运动紧身短裤内还穿着肉色的丝袜,是油亮舍宾连裤丝袜,轻薄的丝袜让白皙的修长美腿泛起迷人的光泽。女人的脚上穿着白色耐克慢跑鞋,脚上还有白色的运动短袜,同样是耐克的商标。令老人奇怪的是,女人刚到肩膀的乌黑秀发披散着,还带着桃红色的口罩,包裹住了俏脸,让人更想看到这个美女的面容,而女人除了隆起的乳房在桃色吊带背心内,下面运动紧身短裤内也鼓起一片,老人不由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想要更加看个究竟。无奈女人虽然跑步时姿势有些古怪,却也不慢,很快就从老人身边擦身而过,不易察觉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悲哀和羞涩。

  「这么重的雾霾,还要坚持锻炼,真不容易!」老人感叹道。

  老人还在盯着美女的紧身裤绷住的屁股,圆滚滚的美臀在美女的跑步过程中,随着修长美腿地交替抬起而不住地颤动,看得老人也不由得心动。这是足音想起,老人赶忙扭头,又是一个美女!

  几乎和前一个的装扮相同,这个美女的个子稍微矮一点,穿着同款的吊带紧身背心,不过是湖蓝色,性感结实的美腿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裤,老人不由得仔细看了看,似乎黑色的紧身裤不是运动裤,莱卡的面料同样有着黑色的光泽,他心里纳闷,这紧身裤很像自己儿媳妇冬天配裙子的不透肉厚打底裤袜。老人驻足观看,这个美女缓缓跑来,黑色紧身裤的裆部有着一条细线在正中,他不由想起儿媳妇在院子挂着的黑色连裤袜,越看越相似,当女人经过自己的身边,老人还盯着女人的高俏美臀,果然屁股后面两条缝纫线,酷似连裤丝袜的加档设计,再顺着女人的美腿看下去,大腿小腿都包裹在黑色紧身裤里,到了脚踝往下居然也都是包裹着,竟是连脚款式!

  这不就是连裤袜嘛!老人就像发现了新大陆,这年头出门锻炼,贴身穿的连裤袜都能当裤子穿了吗?老人摇摇头,再看了看女人腿上的裤袜,果然是从脚踝往下直接进入了白色的耐克慢跑鞋,这真的是连裤袜!

  「哎,这种天气,pm2。5都多少了,还出门跑步,就算戴着口罩,那也得吸肚子里多少灰啊。八成是运动员吧,来准备北京马拉松的吧。为了锻炼这么折腾,到底是健康还是不健康啊!」老人只是奇怪穿着连裤袜跑步的女人,可是令他惊讶的却是女人这种天气还跑步。再仔细看看,女人跑步的姿势也挺奇怪,速度不快吧,屁股倒是扭得厉害,这是为了健身吗,屁股细腰扭得都那么来劲。不过忙着带早点回家,老人看着女人消失在浓雾里,也就慢慢往家里走去。
  呜呜呜……呜呜呜……老人的脑海里还在琢磨着,女人的口罩包裹着俏脸,可是及腰的长发带着白色头带的模样,还有那勾人的大眼睛,都给老人留下了印象,那眼神中的羞涩,还有一丝复杂的表情,更有那细微的呜呜呜地叫声,似乎也不是喘粗气的样子。老人慢慢走着,脑子里慢慢思索着,那女人的眼神,有点酷似他昨晚偷窥儿子儿媳做爱时,儿媳被阳具插入时那迷离的眼神!

  老人慢悠悠地走回去时,街上恢复了平静。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绕着村子跑了一大圈又回到了院子大门前,按动门铃,遥控电子锁打开,看到四下无人,迅速进了院子。

  院子里,小马坐在院中的石凳上,董卿赤裸着身体,穿着黑色无袖背心式连体丝袜,坐在小马的大腿上。小马抱着的董卿大腿分开,摆出被男人分开双腿把尿的姿势,连体丝袜还是开裆设计,露出的阴户此时已经被小马的阳具深深插入,深肉色的阴唇已经被完全撑开。被插入的董卿,在小马的身体上,双手隔着黑色连体丝袜抚摸着自己丰硕的乳房,她的屁股也在小马怀抱下上下运动着,来主动地进行与小马的交媾。董卿的嘴上还有一条肉色长筒丝袜被摊开蒙在她的嘴上,来封住她的小嘴,富有弹性的肉色丝袜紧紧勒住了她的俏脸,使得女主播不停地呜呜呜地浪叫呻吟。

  两个女人悄悄进了院子,又认真反锁院子,在小马和正在性交的董卿面前站定,摘下了脸上的口罩。果然,个子高一点,穿着桃红色紧身运动背心和五分款运动紧身短裤的是秦方,穿着湖蓝色紧身运动背心的就是陈蓓蓓,而陈蓓蓓的腿上,果然是穿着黑色的连裤丝袜,将丝袜外穿出门跑步,她的脸上明显还有着羞愧的神态。没有了口罩的遮挡,两女的小嘴才展现出来,秦方和陈蓓蓓的小嘴都被迫张开着,而且是呈O型,原因就是两个女人的嘴里都塞满了肉色的连裤丝袜,不但她们的腮帮被撑得鼓鼓的,就连秦方和陈蓓蓓的双唇之间,都能看到塞满后露在外面的肉色丝袜袜尖。难怪老人隐约听到了呜呜呜的呻吟,这是陈蓓蓓被堵嘴的结果。没有小马的许可,秦方和陈蓓蓓都不敢顶出嘴里的肉色丝袜,而且堵嘴的丝袜因为口水浸透而体积膨胀,舌头被紧紧压住,也休想靠舌头的力量将丝袜顶出来,没有小马的命令,两个女人更是连用手抽出堵嘴丝袜的念头都不敢用。
  「多运动保持好身材,让自己的身子结实有弹性,男人操你们才能更爽。你看董卿,年纪不小了还坚持锻炼,要不然怎么会那么讨男人欢喜呢。跑完后,身体是不是也觉得轻盈了,先把你们的白色慢跑鞋脱了吧!」小马仍旧坐在石凳上玩弄着董卿。

  陈蓓蓓和秦方连续几天的奸淫,果然都听话了许多,乖乖脱下了慢跑鞋。秦方穿着白色运动短袜站在地上,陈蓓蓓脱下跑鞋后,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的玉足也踩着水泥地面。在她们面前有一排黄色指压板拼成的跑道,有一米宽,围城了口字型的正方图案,这一圈大约有个十几米的距离。

  指压板自从奔跑吧兄弟这个节目出了名,小马也特地准备了不少,这时他发令:「你们站到指压板上面去!」

  玉足只有短袜或者丝袜包裹,踩上指压板就和赤足差不多,秦方和陈蓓蓓都知道会有结果,对视一眼,却只能乖乖走上去,并排站在上面。指压板上布满的疙瘩立刻顶起了两人的玉足,两女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呜呜地呻吟。足底的刺激让两位女主播都站立不稳,不住的摇晃,显然刺激不单单来自足底。

  「秦方还穿着黑色运动短裤,虽说紧身,可是看不到性器了啊,让我来摸摸看,跑步之后是不是骚起来了!」小马长吁一口气,悠悠说道。他放开了董卿的身体,让她慢慢双手支撑着石桌站了起来,一时间董卿的双腿无法并拢,当阴户离开了小马的肉棒,从阴道口立刻流出了男人的精液。

  小马慢慢悠悠走到秦方面前,女主播看到自己的主人,吓得不敢乱动,呜呜呜地张开被丝袜封堵的小嘴叫着,任由小马将手撑开五分紧身短裤的裤腰伸进了裆部。小马故意抚摸着秦方被肉色舍宾丝袜包裹的胯部,在阴蒂四周来回爱抚挑弄,阴蒂早已经膨胀剥开了包皮,充血的阴蒂被小马隔着裤袜捏住后,秦方的叫声更加妩媚诱人,身体也本能的弯腰颤抖,双腿更是不受控制得并拢到一起紧紧的。众人都能看到小马的魔爪在秦方的紧身裤内的裆部位置每一个动作的轮廓,而伴随着每一个动作的,就是秦方一次次地娇躯微颤,还有嗯唔的娇羞呻吟。
  过了几分钟,秦方的身体猛地一抽搐,眼泪也不由自主流了出来。却听到小马兴奋得喊起来:「母狗性奴,身体果然骚得很,怎么样,被我隔着裤袜爱抚一番,摸得居然尿了!淫水要不是堵着,恐怕也都喷出来了吧!」

  紧并双腿的秦方呜呜啜泣着,身体不受控制得颤抖着,紧身的五分运动短裤裆部过来很快湿透了一大片,很快大腿内侧也湿透,五分裤裤脚在膝盖上方,只见浅黄色的液体开始源源不断从运动紧身裤的裤脚挤出来,顺着美女主播的丝袜美腿往下流。秦方腿上原本油亮反光的肉色舍宾连裤丝袜,浸透了自己的尿液以后,都显得更加的轻薄透明。秦方无奈地站在原地,任由小马将自己玩弄到失禁放尿,流出了屈辱的眼泪,却又不敢乱动,好在小马终于抽出了魔爪,可是秦方已经被玩弄得双腿酥软。

  「好了,把运动紧身短裤脱了吧,看看你放尿后的迷人性器!」小马说着,扯着她的紧身运动短裤往下脱。秦方丝毫没有阻挡,任由浸湿的运动短裤被脱了下来,下身一直到玉足,这时只剩下肉色油亮舍宾连裤丝袜,还有白色短棉袜,还都已经被自己的尿液浸透,白色运动短袜上的耐克标志原先的红色也因为浸透了尿液变得红色更加鲜艳。深粉色的阴唇紧紧贴在肉色连裤丝袜上,此时像秦方的小嘴一样,也是张开呈现O型,因为尿液使得裤袜裆部紧紧贴着性器,这才能够看出,连她的阴道内也塞入了丝袜,同样是肉色的连裤丝袜,一小截肉色丝袜正好夹在秦方的性器和腿上的舍宾袜袜裆之间。

  「被丝袜塞住了下体,让你的性器鼓鼓的好像小馒头,是不是也很有快感呢!」小马故意在她的裆部用力挤压一下,换来秦方猛地呜呜呜一阵呻吟,差点倒在地上。

  放开了秦方,小马又开始来玩陈蓓蓓。陈蓓蓓看着小马来到自己身边,双眼如同X光一般上下打量自己的身体,吓得一动不敢动。小马的双手很快摸到了她高高翘起的屁股上,将她两瓣肥美的臀肉来回的抚摸,陈蓓蓓也忍不住呜呜地呻吟起来,竟是非常的快感和舒服。摘下口罩的陈蓓蓓,小嘴也是被撑开的,嘴里塞满的是黑色的连裤丝袜,从张开的嘴里能看到大大的一团黑丝袜顶住了她的牙齿间,而她鼓起来的性器,说明和秦方一样,也是被塞入了丝袜。

  小马事先让她穿了足足十层连裤丝袜,由于都是极薄的包芯丝连裤丝袜,十层丝袜包裹的美腿,不但没有让陈蓓蓓的双腿变得臃肿,反而是紧紧绷住她的美腿美臀,使这个少妇女主播的下身嫩肉个更加紧绷,双腿更加结实有力,美臀更是高高翘着,显得更加的性感诱人,只是多层丝袜的包裹使得她的玉足已经下体都被完全覆盖住,从外面看不出轮廓来了。十双连裤丝袜,最内层是3双肉色的连裤丝袜,接着是2层灰色连裤丝袜,又是2层卡布奇诺颜色的连裤丝袜,最外面被3层黑色连裤丝袜包裹住,陈蓓蓓可是费了一番力气,才把十双连裤丝袜穿在自己的身上,还要抚平每一个褶皱,更要让裤袜裆部紧紧贴合自己的胯部,起初穿丝袜还简单点,越往后,丝袜穿起来越费劲,而自己的阴道内也塞着连裤丝袜,自然是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要使得阴道壁嫩肉和丝袜摩擦,一股股的摩擦性欲刺激,使得陈蓓蓓穿上十双丝袜消耗的体力不亚于出门一圈的长跑。而在长跑中,因为腿上的丝袜绷得自己双腿紧紧的,腰部更是被连裤丝袜的一层层松紧袜腰勒得细了一圈,更有性器内塞入的丝袜在每一次抬腿跑步动作中发出的刺激,难怪她的呜呜呜呻吟比秦方更要强烈了。

  「被丝袜包裹的那么厚实,摸起来手感真好,就是没有抚摸你肌肤的触觉了!」小马故意调侃着,「现在听话,憋了那么久了,也尿尿吧,来嘘……」

  随着小马的嘘声,陈蓓蓓的身体猛地一颤,又被小马来回抚摸着,身体果然抖个不停,现在自己的膀胱也被尿液积累得肿胀起来。不过少妇女主播在秦方和董卿的注视下,又有一双双的丝袜包裹美腿,还有有些矜持,只看她抖个不停,小马特地按压她的胯部,却是光打雷不下雨,没有尿出来。

  「秦方,给你的同事演示一下,再尿出来!」

  听着小马的话,秦方显得很窘迫,看着小马的眼神也有一丝不情愿,可她还是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只看双腿猛地一颤,仅有一双肉色舍宾裤袜包裹的下体立刻突破裤袜裆部,涌出了一股热流,顺着大腿而下。已经尿出来的女人,放尿更加容易,何况秦方和陈蓓蓓都在出门跑步前喝下了大量的水。秦方已经尿完,陈蓓蓓却是憋得俏脸绯红,被丝袜堵住小嘴呜呜呜地呻吟不止,却又无法放尿。小马很享受玩弄女人的过程,也不着急,隔着裤袜裆部爱抚着少妇女主播的下体,接着将手深入了十层连裤丝袜内,直接触摸陈蓓蓓的胯部,重点挑逗她同样勃起硬了的阴蒂。女人高度敏感的阴蒂充血后,收到的刺激更加强烈,陈蓓蓓喘着粗气,呜呜呜地嘶力呻吟着,身体也是不住地扭动颤动,十双丝袜包裹的玉足也在黄色指压板上不停地扭动抬落运动着,即使有了厚厚的丝袜保护,指压板上的疙瘩在自己的体重压迫下,也给足心带来了剧烈的刺激,各种感觉不断刺激着自己的官能,陈蓓蓓只感到体温升高,尿意越来越强烈,而愈发强烈的,还有被丝袜堵住的阴道内发出的,更加无法抵御的淫欲!

  突然感到自己裆部一阵湿热,一股股暖流无法阻挡地从尿眼喷薄而出,小马也随即收手,让十双各色的连裤丝袜重新紧紧包裹住陈蓓蓓的下体。而最外层的黑色连裤丝袜上,也很快出现了深色的尿液水迹,因为裤袜多层,尿液没有喷出来,只是让湿透的面积越来越大,接着便是顺着大腿往下,尿液竟是被多双连裤丝袜完全吸收了!

  直到陈蓓蓓脚上的丝袜部分都被顺流而下的尿液湿透,才看到裆部有小股的尿液挤出,直接滴到指压板上,随着陈蓓蓓瑟瑟发抖的身体慢慢平复,少妇女主播竟是穿着裤袜,站立的姿势被男人完成了放尿。

  「很好,放尿之后是不是感到很轻松啊,指压板可是好东西,现在你们就开始平速走路,以董卿的哨子为节拍,走上几圈吧!」小马终于放开了陈蓓蓓。
  看着面前围成一圈的指压板,秦方和陈蓓蓓都流露出恐惧的表情,站立着足底都要受到那么强烈的刺激,要是运动起来那还得了!

  董卿的嘴上已经含着一个银色哨子,小马在她的翘臀上一拍,哨声随之响起。
  「原地踏步!」小马笑着喊起来。

  哨音响起,虽然为难,秦方和陈蓓蓓却都乖乖地开始原地踏步,左脚右脚交替踏起步子来,当两人的丝袜嫩脚踩到指压板上,立刻发出明显强烈的嗯唔呻吟。秦方的脚上有肉色舍宾丝袜和白色运动短棉袜的双重包裹,陈蓓蓓的脚趾则是套了十层连裤丝袜,可是两人脚上袜子的厚度对比,却是差不多,由于平日的保养,两人的小脚又都很是娇嫩,踩在指压板上,剧烈的刺激感,近乎疼痛的触觉,让两人的身体上下每一个器官都收到了冲击,除了呜呜的呻吟,在剧烈的足底刺激下,两个美艳的女主播又只能是不停脚步地踏着整齐的步子。

  「前进,开始走!」看到两个女人被刺激的娇媚模样,小马很是性奋。
  董卿口中的哨子发出节奏整齐的声音,陈蓓蓓和秦方则是一前一后,走着整齐的步子,不过两人穿着运动小背心、包裹着丝袜的身体却因为指压板的刺激左右摇摆着,显得有些笨拙,而两女诱人的身体曲线,在躯体的扭动下更是性感诱人。

  陈蓓蓓的湖蓝色运动背心、秦方的桃红色吊带背心,也被小马给脱了下来,里面竟没有胸罩的包裹,上身立刻完全赤裸,两女丰满白嫩的乳房都如淘气的小白兔一般跳了出来。随着持续不断地行走,两个女人的两对乳房也是上下跳动,愈发地刺激小马的兽欲。来到董卿身边,让她双手撑着石桌桌面,女主播穿着背心式无袖黑色开裆连体丝袜后露出来的美臀高高翘着展现在小马面前,黑色的高跟鞋更让董卿绷直了黑丝美腿,小马看了女人的性感曲线,在她美臀的诱惑下更是不能客气,提枪上马,竟是从董卿的身后直接插入了她的后庭。好在董卿在之前的被操过程中,小马将董卿的淫水抹入了她的菊花,作为润滑剂,此时直接插入董卿的屁眼,虽然弄得董卿猛地用力吹响了银哨子,却也没有太大的阻力,董卿常年的性奴生活,肛奸也是驾轻就熟,很快就默契地配合起小马,在小马对自己肛奸的活塞运动中,也左右摇晃扭动起自己的美臀。随着小马抽插的频率加快,董卿的快感越发强烈,而口中的哨子也是吹得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使得秦方和陈蓓蓓都不由加快了脚步,差点撞到一起去。

  小马的快乐肛交持续了二十多分钟,董卿被他操得是欲仙欲死,嘴上咬着的银哨子则是吹得不亦乐乎,节奏越来越快,也愈发地凌乱。这可苦了赤裸着上身,只有丝袜覆盖美腿的陈蓓蓓和秦方,两个女主播没有小马的允许就不敢停下来,甚至连慢一点都不敢,只能是乖乖得在指压板排成的口字型大路上转着圈地行走。随着董卿吹哨声的频率加快,两女也被迫加快脚步,嫩脚穿着丝袜踩上尖锐的指压板,又痛又麻的感觉刺激着两女的娇躯,苦了陈蓓蓓和秦方是被折磨得娇喘连连,而在受虐中两女又泛起了性奴的快感,丝袜堵住的小嘴里痛苦的呻吟慢慢变成了性感的浪叫,竟是走路的姿势也愈发的妩媚起来,淫水更是从子宫不停地涌出来,被封堵阴道的连裤丝袜悉数吸收,丝袜膨胀后撑得女人阴道更加肿胀,被丝袜裆部紧紧绷住的下体,也是受到了更加强烈的性感刺激!

  看到两人走路的媚态,小马感觉到两女性快感已经被激发出来,越是凄厉的受虐,女人受到的官能刺激反而更加强烈,这也是为什么众多女人渴望享受性虐,为的就是体会更加强烈的性快感。陈蓓蓓和秦方,一个央视财经的少妇女主播,一个要做高官未来儿媳的高傲女主播,此时赤裸着身体穿着丝袜走在指压板上都被玩到了性高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小马想到自己能如此玩弄央视女主播的成就,更加的自豪,一拍身下董卿的美臀,更加用力地肛奸这位成熟风韵的央视一姐。董卿嘴里的哨子声不由得更加急促剧烈,连累了陈蓓蓓和秦方不得不更玩命地在指压板上快步走,达到了暴走的节奏,突然两人同时前倾趴倒在指压板上,小腿膝盖还有手掌也尝到指压板的苦头,两女立刻眼泪直流,呜呜呜地凄厉呻吟,双腿更是不住地颤抖,原来两人被指压板刺激了二十多分钟,加上阴道内的丝袜越来越涨,配合紧紧绷住自己下体的裤袜裆部在行走中不停地摩擦敏感充血的阴唇阴蒂等性器,两人竟是同一时间性感,喷出了阴精,达到了潮吹的底部!

  若不是丝袜死死堵住了两女的阴道口,此时恐怕两个女人的裤袜裆部,更是狼藉得一塌糊涂了!

  小马淫笑不已,却又训斥道:「我允许你们停下来了吗,居然敢蹲下,那好,现在跟着董卿的哨音,给我像狗一样爬行,就在指压板上一圈一圈地给我爬,直到我喊停!」

  秦方悲愤、陈蓓蓓委屈,两个女主播却又顺从地翘起自己的丝袜美腿,真的是手脚并用,在指压板上笨拙地爬行起来。董卿看着自己的同事如此受虐,也是心里恻然,肛道内还有小马的阳具拼命地抽插,她只能趴在石桌上,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呼吸,尽可能平缓地吹出哨音,只希望陈蓓蓓和秦方两人能够爬得慢一些,手掌嫩脚少吃些苦头。

  原本是蒙在董卿的嘴上作为封嘴用的肉色长筒丝袜,被小马解开后系在了董卿的脖子上,做成了一个丝袜项圈。完成了肛奸,小马站起身来,拉着手里的肉色长筒丝袜,拽着董卿来到了陈蓓蓓和秦方面前。

  像母狗一样被牵到陈蓓蓓和秦方面前,董卿只听到小马说:「陈蓓蓓和秦方的下面小穴堵着,下面一定涨得很难受了,你帮她们把阴道内的丝袜取出来吧!」
  董卿只能点点头,小声答应着。她脱下了高跟鞋,走到指压板上,秦方和陈蓓蓓也都站了起来,两人的阴道被肉色丝袜撑得肿胀难受,也希望快点将丝袜抽出来。董卿正要伸手,小马却说道:「用手抽多没有创意,我来给你加点难度!」
  穿着黑色无袖背心式连体丝袜的董卿,双臂被扭到身后,用黑色皮质手铐禁锢。站在指压板上,董卿的黑丝玉足也体会到了陈蓓蓓和秦方的痛苦,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弄出秦方的丝袜。秦方也是急得呜呜呜呻吟,自己的下体甚至向前弓的姿态,渴望董卿抽出丝袜来。被调教了多时,董卿立刻想到了办法,这也是此时没有办法的办法,她跪了下去,张开小嘴,试着咬住秦方的舍宾油亮连裤丝袜的袜腰。舍宾连裤丝袜轻薄丝滑,紧紧贴着秦方的小蛮腰,却是不太好咬住。董卿的皓齿在秦方的小腹上滑来滑去,说不出的感觉,又滑又痒,还有惊悚的感觉,可是为了抽出封住阴道的连裤丝袜,秦方也只能拼命忍耐,尽力保持姿势站着。
  折腾了半天,董卿终于咬住了滑溜溜的舍宾袜袜腰,慢慢向下扯,舍宾袜的弹力非常好,好几次都是袜腰扯了半天,袜口撑开了丝袜却没有褪下来,董卿最后猛一发力,舍宾袜才褪到了大腿上,秦方的性器终于裸露出来,露出的一点点肉色丝袜的袜尖,此时也是浸透了女主播的尿液,贴在秦方的阴唇上,散发着淡淡的尿骚气。董卿被玩弄惯了,此时也顾不得刺鼻的骚气,赶忙咬住了肉色丝袜袜尖,身子后仰用力往外扯。陈蓓蓓和秦方都低头看着董卿,这个电视上端庄高贵的女主播,此时就像发疯一般,咬住秦方下体的丝袜用力向后扯。秦方只觉得已经湿滑的丝袜摩擦着自己的阴道壁嫩肉,慢慢往外滑动,说不出挡不住的快感,让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口中也是嗯唔不断的欢愉呻吟!

  从秦方阴道出现的肉色连裤丝袜越来越长,也是弹性极佳,董卿不得不用力咬住丝袜袜尖,一边后仰用力,一边也跪在指压板上,身体向后退,将拉伸到极限的肉色丝袜一点点拽出秦方本能夹紧的阴户。费了好大的力气,肉色连裤丝袜的一只丝袜袜腿终于出来了,因为裆部的体积大,用力之后,肉色丝袜裆部才一点点出来,而且还撑开了秦方的阴道口,引得秦方更加剧烈的呻吟。当挤压成一团的肉色连裤丝袜裆部猛地一下子拔出来,秦方的身体竟是猛地一颤,一股粘稠的白色细密泡沫也随着丝袜被挤出来。

  小马笑着喊道:「秦方的身体果然够风骚,小穴的丝袜抽出来,都能被搞到高潮,一看这白色泡沫,分明就是泄了阴精!」

  秦方也是羞愤异常,红着脸呜呜呜地呻吟着,因为丝袜的牵扯也不由得向前顶着自己的胯部,希望丝袜快点从自己的体内拔出来!

  裆部出来以后,另一条丝袜腿也慢慢抽了出来,董卿此时已经距离秦方3米远,实在是使不上力气了,董卿只好跪着爬到秦方的面前,咬住浸透了淫水和阴精的肉色连裤丝袜裆部,继续向外扯,腥味强烈的丝袜裆部咬在嘴里,一股苦涩的阴精味道刺激着董卿的味蕾,却又给了董卿莫名的性奋快感,董卿咬咬牙,更加用力地往外扯着丝袜,只希望快点把丝袜扯出来。好不容易,另一条肉色丝袜袜腿出来的越来越多,就快要看到丝袜袜尖了!

  猛一用力,董卿本以为肉色丝袜会完全拽出来,这时却傻眼了!

  就连陈蓓蓓和秦方自己都傻眼了,两个女主播当时都是蒙眼的状态下被穿上了运动背心和丝袜,而丝袜堵嘴和塞入阴道的过程,同样是自己无法看到的。扯出来的肉色丝袜,最后的袜尖部分,竟然和另一双淡紫色的连裤丝袜的袜尖紧紧捆在一起,打上了死结。秦方的阴道居然塞入了不只一条连裤丝袜,只看小马一脸得意的笑容,就知道,小马是故意这么干的,将两双甚至更多的连裤丝袜系在一起,再一点点塞入女人的下体。董卿呆了一呆,却没有再迟疑,她立刻上前咬住了和肉色连裤丝袜绑在一起的紫色连裤丝袜的袜尖,一点一点继续往外扯。终于,同样是浸透了秦方体液的紫色连裤丝袜也扯了出来,随之却还有一双蓝色的连裤丝袜,接着是灰色的连裤丝袜,直到又拽出了粉色的连裤丝袜,秦方的小穴才算解放,混合着淫水和阴精的液体不住地从她的小穴流淌出来。看着地上依次连接的肉色连裤丝袜、紫色连裤丝袜、蓝色连裤丝袜、灰色连裤丝袜、粉色连裤丝袜,董卿不由得苦笑,恐怕陈蓓蓓的阴道内,也有足足五条连裤丝袜等着自己!
  陈蓓蓓的腿上就穿着十双连裤丝袜,但是一条一条往下褪丝袜,就折腾了董卿半个多小时,董卿差点累得昏过去,好在她慢慢熟练,咬住丝袜的技术更加纯熟,才加快了褪丝袜的速度。不过十双连裤丝袜的袜腰都褪到陈蓓蓓的大腿上,却是勒得陈蓓蓓双腿几乎无法分开,大腿部位都是压迫并拢在一起,陈蓓蓓不得不自己用力分开双腿,给董卿提供拽出自己阴道内丝袜的条件。果不其然,陈蓓蓓的阴道也不只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而小马在她的阴道内,还一次绑上了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一双桃红色的连裤丝袜,最后是一双红色的连裤丝袜,其中包含了长筒丝袜,竟比秦方的性器内多塞入了一双丝袜,最后像一条绳子一样被抽出来,才算完成。

  阴道内的丝袜被完全取出来,董卿松了一口气,跪坐在指压板上不住喘息,陈蓓蓓和秦方也是身子一软,瘫坐在指压板上,也顾不到凹凸不平的平面上带给自己的翘臀强烈的刺激,两个女主播褪下丝袜露出来的阴户,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出一股股的淫水。

  「来,开始下一个游戏,秦方和陈蓓蓓嘴里还堵着丝袜呢!」小马蹲下身子,搂着秦方的娇躯,分开了她的双腿,抚摸着刚刚抽出丝袜的阴道,大量的淫水使得女人的性器湿滑一片,摸起来手感就像布丁一样嫩滑。秦方被抚摸得也是不住颤抖,在连续的调教和羞耻下,身体反而是骚得更加厉害,竟是泛起了被奸淫的渴望。

  小马仍是不紧不慢的样子,要玩够了两个女人才考虑将两个肉货正法,他反而是温柔地将肉色油亮舍宾裤袜重新给秦方穿好,陈蓓蓓双腿上套着的十双肉色、咖啡色、灰色和黑色连裤丝袜也一双双重新为她穿好,秦方和陈蓓蓓的下体都是湿漉漉的,混合了淫水还有尿液,湿透的丝袜裆部紧紧贴着下体,一阵阵的发凉,还撒发着阵阵性器的味道,两个平日里高贵严肃的经济台女主播何时受过这种待遇,都感到了无尽的羞耻,却又享受着不曾有过的刺激。

  「你看,嘴里堵着丝袜,是不是很难受,告诉我,你们的嘴里有几双丝袜?」小马搂着坐在地上的陈蓓蓓,玩弄着她的乳房,向两人发问。

  「呜呜……呜……」

  「唔……呜……呜呜呜……」

  秦方和陈蓓蓓被堵住的小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秦方感觉自己嘴里不只一双丝袜,可是具体是长筒丝袜还是连裤丝袜自己也不知道,也不清楚到底嘴里被塞入了多少丝袜,只能是呜呜呜地呻吟,想说不知道。陈蓓蓓感觉到自己的口腔都被塞满了,同样是搞不清丝袜的数目,只能是漫无目的地呜呜呜呻吟,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小马看着两个女人冲自己呜呜呜的呻吟,露出淫邪的笑容:「你们两人连答案都不给我,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一个数字都不说,哪怕是错的数字也没说出来啊。看来你们都不知道自己嘴里有多少丝袜吧,那可要惩罚喽!」

  一说惩罚,陈蓓蓓和秦方吓得娇躯颤抖,大声呜呜呜地哀鸣着。董卿站在小马的身后,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同事,只能是默默为她们感到悲哀,她知道,小马对于女人的调教,是任何人都躲不掉的!

  小马用一条肉色长筒丝袜将陈蓓蓓的双手捆绑在身后,另一条肉色长筒丝袜以同样的方式将秦方的双手捆绑在了身后,两个女主播,赤裸着上身,坐在指压板上,秦方的双腿还穿着肉色的油亮舍宾裤袜和白色棉短袜,陈蓓蓓的下身则是套上了十双轻薄的连裤丝袜,两个女主播紧张地看着彼此,不知道未来的命运如何。

  「下面的游戏很简单,你们的嘴里都堵着丝袜,而且你们自己还没办法吐出来,我让你们说出各自嘴里的丝袜数量,你们也不给我答案,那么,你们现在就要想办法把自己嘴里的丝袜弄出来,来告诉我你们嘴里丝袜的数量,是不是很简单,不过不可以给我拖延时间,不然我要给你们惩罚!」

  听了小马的话,陈蓓蓓和秦方面面相觑,双手都被男人故意捆绑住,嘴里的丝袜塞得那么结实,浸透了口水后体积膨胀,舌头都被压得动弹不得,谈何能将丝袜吐出来呢!陈蓓蓓和秦方两人都是憋得俏脸绯红,嗯唔呻吟了半天,可是小嘴撑开后,堵嘴的丝袜一点出来的迹象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秦方和陈蓓蓓都是一脸的焦急,这是陈蓓蓓盯着秦方穿着肉色舍宾袜和白色棉袜的双脚,秦方也注视着陈蓓蓓包裹了十双不同颜色丝袜的玉足,陈蓓蓓的双脚已经变得肉嘟嘟的,十层丝袜包裹下就像穿着厚厚的裤袜,看不出脚趾的样子。两人心有灵犀,不约而同抬起了自己的丝袜脚,想到了彼此互救的办法。

  不过似乎难度挺大,秦方和陈蓓蓓的双脚都被丝袜或者棉袜包裹着,肉嘟嘟的小脚单只难以夹住对方嘴里封堵的丝袜,无论是撑开脚趾去夹,还是脚趾并拢后弯曲用力回扯,两女彼此折腾了半天,闻了半天对方玉足的气味,穿着运动鞋跑了一大圈后分泌的足汗混合着丝袜的尼龙气味,不至于刺鼻却也让两个娇生惯养的女主播感到反感,无奈嗅了好一阵子对方的足香,堵嘴的丝袜却没有被扯出来。过了一阵子徒劳无功,两个女主播又改变了策略,秦方急得香汗淋漓,指压板也咯得屁股不住地扭动,她终于想到办法,抬起自己的双脚,先是压了压陈蓓蓓抬起的丝袜玉足,示意她放下自己的丝袜美腿,当陈蓓蓓平坐在指压板上后,秦方并拢了自己穿着肉色油亮舍宾袜和白色棉袜的双脚,双脚试着夹紧陈蓓蓓嘴上露出的肉色丝袜袜尖,陈蓓蓓也立刻会意,赶忙把身体往前倾,探出脑袋,让自己嘴上的丝袜更容易被夹住,虽然闻着秦方白色棉袜包裹的足香,此时却又了莫名的快感。呜呜呜地呻吟不止,秦方也是尝试了半天,双脚才夹住陈蓓蓓的袜尖,慢慢向外扯。丝袜极富弹性,被白色棉袜包裹的双脚难以夹紧陈蓓蓓嘴上露出的丝袜,几次都是拉扯一番,将丝袜拉成了细线却最后弹离开自己的双脚,秦方不敢停下来,在小马的调笑下,不懈努力中,终于夹紧了陈蓓蓓嘴上的肉色丝袜袜尖,将丝袜扯出来一点,这给了秦方信心,继续用自己的白袜玉足夹住丝袜,一次次地向外拉扯着。进度虽然缓慢,但是肉色丝袜终归是在一点点从陈蓓蓓被塞满的小嘴中拉扯出来,口中的丝袜经历几个小时后浸透了口水,体积膨胀而且湿滑,好不容易扯了出来,秦方和陈蓓蓓才看出来是这是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长时间高举双腿的秦方更是累得几乎虚脱。

  一双肉色连裤丝袜被秦方的白袜嫩脚夹出来后,陈蓓蓓的口腔终于释放了一部分空间,只见她鼓着腮帮运动了一阵舌头,一双肉色丝袜慢慢被顶了出来。秦方喘着粗气,被丝袜堵住的小嘴呜呜呜地呻吟着,立刻又抬起了自己的白袜玉足,贴着陈蓓蓓的嘴边,左右摩擦着去夹浸透了口水的肉色丝袜。这次熟练多了,秦方很快就夹住了陈蓓蓓嘴上的肉色丝袜,因为太用力,白色棉袜包裹的小脚都摁到了陈蓓蓓的嘴上,陈蓓蓓此时也顾不得反感,嗅着自己同事的足香,自己也配合着用舌头拼命的把肉色丝袜往外顶。这一回快了许多,丝袜很快就被秦方的双脚夹着拽了出来,又是一双肉色连裤丝袜。秦方本以为已经完成,却看陈蓓蓓仍旧坐在地上没有抬脚来扯自己嘴里的丝袜,只见陈蓓蓓仍旧大张着嘴,用舌头又顶出了一双丝袜,这次是一双黑色的轻薄材质丝袜,半透明的薄丝袜因为口水的浸泡变得更加浅色透明。这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更加容易被陈蓓蓓顶出口腔,再有秦方夹着扯了出来,陈蓓蓓的口腔终于获得了解放!

  看着秦方急迫地眼神,陈蓓蓓活动着自己酸麻的下颚,赶忙抬起了自己被十双不同色连裤丝袜包裹的玉足,正要试图去夹住秦方口中露出了一小截肉色丝袜袜尖,却被小马制止了。陈蓓蓓丝袜包裹的玉足,最外层是黑色的丝袜,使得自己的玉足已经被丝袜层层包裹看不出轮廓,现在被小马握在手中,不住地揉捏,十层丝袜厚厚的包裹让小马玩弄时的手感更加愉快,陈蓓蓓此时噤若寒蝉,在小马玩弄玉足地过程不敢乱动,高举着自己的丝袜玉足并拢在一起,在小马的捏弄下尽力保持自己的姿态。

  「好软好嫩的小脚,捏起来就像没有骨头一样,用来足交真是极品了,不知道和董卿这个骚货的小脚相比,那个操起来更爽!」

  听着小马玩弄中的赞赏,陈蓓蓓不敢出声,自己只是高抬着丝袜玉足任由男人玩弄,她还不太明白足交是什么意思,看着站在一旁董卿羞涩的样子,暗暗想到了什么。

  「平时用什么方法保养自己的小脚,居然长得那么性感!」小马忍不住问道。
  「只是用了甘油润滑自己的双脚,用牛奶泡脚,还用了一些足部护理的护肤品。不然穿高跟鞋时间长,会让自己的足部皮肤变差。」陈蓓蓓怯生生地回答道。
  「那么性感的脚,要学会用来伺候男人,也要学会用来玩弄女人,不然可惜了这性感的骚脚!来,听我的指令,先试试玩弄对面的秦方!」

  在小马的指导下,陈蓓蓓抬起的双脚,一左一右贴住了秦方裸露的乳房。丝袜包裹的左脚用足尖开始上下抚摸秦方右乳,而秦方的左乳乳头,开始被陈蓓蓓丝袜重重包裹的右脚不住挤压转圈,更让自己的右脚一弯一直地扭动试图夹住秦方的乳头。被丝袜堵住小嘴的秦方,也不敢躲闪,在陈蓓蓓丝袜小脚来回抚摸挤按揉捏的过程中,只能是呜呜呜地呻吟着,喘气越来越急促,乳头竟在丝袜玉足玩弄的过程中硬了起来!

  看着对面已经变成盘腿而坐姿态的秦方,双乳在自己的丝袜玉足摩擦挤压揉捏下居然有了反应,身体骚起来后竟是不停地颤抖,被数条连裤丝袜堵住的小嘴里也是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娇喘呻吟,陈蓓蓓十双轻薄丝袜包裹的玉足,足心都能感觉到秦方硬直勃起的乳头,一阵阵乳头摩擦丝袜玉足的快感传来,陈蓓蓓也是被挑起了情欲,呼吸不住地急促,也忍不住嗯唔低声呻吟起来。

  「怎么样,玩弄自己同性的敏感乳头,自己也会有快感吧,真是个性感的骚货,把你变成风骚的贱货就对了,你的身子本来就很敏感,你看这柔软的肉体,摸起来多么的顺滑,嫩脚玩弄自己的同事,居然都能快活地浪叫起来。」将陈蓓蓓搂在怀里,让陈蓓蓓用丝袜玉足玩弄秦方双乳的同时,小马也不会闲着,抚摸着陈蓓蓓娇嫩的肉体,口中更是赞叹不断。

  陈蓓蓓和秦方,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各分出了一条将她们的双手捆绑在身后,被拘束的女主播没有了反抗的能力,而身体骚起来后仿佛也被抽干了体力,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只能是任由男人想出变态的法子来凌辱自己,即使是相对刚烈的秦方,此时也只能是把自己当做玩物由着男人的性趣来折腾自己了!

  摸着怀里软作一团美肉的陈蓓蓓,看着对面盘腿而坐不住呻吟的秦方,小马突然快活地喊道:「你看你看,秦方这个低贱的小母狗,被陈蓓蓓你玩弄着乳头,下面都湿透了,就像是被搞得尿尿了一样!」

  在一旁的董卿都忍不住盯着秦方的下体看,秦方更是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自己的下体只有肉色的油亮舍宾连裤丝袜包裹,轻薄的舍宾袜裆部,由于自己的身体骚起来,淫水源源不断迅速分泌流出,早已经湿透,肥厚的阴唇在裤袜裆部遮挡下,娇羞地展现出粉色的轮廓,而阴阜上已经被除去阴毛后,只剩下娇嫩的肌肤贴着肉色的裤袜,湿透后一片狼藉。自己狼狈的样子,让秦方感到无比的羞耻,她自己也不得不怀疑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低贱的羞耻母狗!

  好不容易小马让陈蓓蓓停了下来,女主播的双腿已经是又酸又麻。秦方也好不到哪去,被丝袜堵住的小嘴嗯唔不断地呻吟着,陈蓓蓓的丝袜嫩脚玩弄她的乳头,却也把她搞得是心潮澎湃,娇喘连连,身体更是无比地疲乏。

  当小马松开了陈蓓蓓时,女主播已经虚脱,娇软的肉体直接瘫在地上,双腿因为酸痛抽筋不住地抽搐,嘴里也嗯嗯地呻吟着,却不敢说话。小马没有理会她,陈蓓蓓已经精疲力竭,双手又被肉色长筒丝袜捆绑在身后,又有董卿看着,谅她也不会逃跑。小马放心地来到秦方身边,温柔地把她搀扶起来。秦方盘腿坐在指压板上也有好久时间了,站起来后也是双腿瘫软,只能步履蹒跚地被小马扶进了房间。

  「嗯……呜呜……呜呜呜……」从指压板上走下来,没有了硅胶颗粒对于自己白袜玉足的刺激,自然不会再难受,只是走在地面上有点凉而已,可是小马扶着她走路,一只手却伸到了她的胯间,随着她的脚步来回地抚摸挑弄她的下体,已经被淫水湿透的裆部湿滑一片狼藉,被小马肆意地抚摸私处,秦方又羞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是从被丝袜堵住的小嘴里呜呜呜地呻吟着,跟着小马进到房间。

  在调教董卿无数次的房间里,安放了一台跑步机,秦方此时被扶着站在上面。她的双手还被肉色长筒丝袜捆绑在身后,在跑步机隐隐感觉不妙。

  「不但有一双长腿,而且还很结实,小腿肚子和大腿都是肉肉的有弹性,但是这双丝袜美腿,都够我玩好久了。用来改造成母狗,在地上爬时,这浑圆的屁股还会高高翘着,真是极品了啊!」小马上下不停地摸着秦方的美腿。秦方172公分的身高,有着迷人的长腿,这也是她最骄傲的部位,在肉色舍宾裤袜的包裹下,白皙的美腿肌肤更是散发着淫靡的油亮光泽,更是让男人第一时间被她的修长美腿吸引,不但小马如此赞叹,任何男人若是能在秦方的面前,一定不会放过抚摸她美腿的机会。只是被叫作母狗,性格高傲的秦方眼神中立刻充满了愤怒。
  「小骚货,别以为喊你母狗,你就能用眼神来杀我。现在你在我手里,只要试过我的手段,保证你乖乖,作我温顺的母狗性奴。想给你穿上装备,让你好好运动,这么好的美腿,可不能被我给娇惯得长出赘肉,那就不美了!」小马说着,取来了装备。所谓的装备,就是交叉纵横的皮带组成的一件类似泳装式样的拘束衣。皮带拘束衣搭上秦方的双肩,然后在小马的手中熟练地锁扣固定,秦方赤裸的上身很快就被来回交错的皮带给禁锢住,双臂也紧紧贴着后背无法动弹,大臂、手肘、小臂、手腕处都有皮质手铐来锁住,并且和拘束衣的后背皮带固定在一起。秦方的前身也是紧贴黑色拘束皮带,胸前更有两个镂空罩杯扣在她的双乳上,皮带勒住她的乳房根部,使得丰满的双乳傲立起来,小腹处则是黑色皮带组成了菱形图案,中间带有一个金色圆环,紧贴小腹,使得秦方不得不收腹挺直蛮腰,最令秦方羞耻难过的是小腹处金色圆环还系着一根细皮带沿着自己的小腹向下,勒住了自己下体,顺着自己的胯部到了身后,与自己手腕上的皮质手铐相连接,并且收紧,隔着肉色舍宾裤袜,自己仿佛穿着黑色的皮带丁字裤,细皮带勒着自己的性器和肛门,在小马收紧了胯部皮带后,甚至勒着强行分开了自己的阴户。秦方不由自主地全身颤抖起来,因为皮带拘束衣的禁锢,自己都不能弯腰,即使感觉身体发软,双腿都不住的颤抖,却也不得不抬头挺胸,收腹提臀,由于下体刺激而被迫并拢着双腿,肉色舍宾丝袜和白色棉袜双重包裹的那双迷人嫩脚只能是紧贴跑步机,用一个诱人的姿势直立在小马面前,任由小马抚摸着她白嫩的赤裸身体和丝袜美腿,眼泪顺着眼角不住流下,却只能是呜呜呜地娇嗔呻吟,之前还存在的愤怒眼神,也只剩下了楚楚可怜的娇态!

  小马看着被迫直立的秦方,很满意自己施加在她身上的拘束,他没有把秦方堵嘴的丝袜取出来,反而是找来一条肉色长筒丝袜,摊开蒙在她被迫张开的小嘴上,连续绕了几圈后在她的脑后扎紧打结,封住了她的小嘴。任由秦方呜呜呜地叫着,他把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细铁链,连接在了秦方的拘束皮带上,原来拘束衣的肩部皮带以及双臂的皮带上都有圆环,正好和垂下来的细铁链连接在一起,秦方的脖子上还戴上了红色的皮质项圈,同样的细铁链也连接上了项圈的圆环,吊在天花板上。

  「来,你可要坚持运动,刚才跑步的样子多迷人,现在我让你做些舒缓的运动,你在跑步机上慢步行走就行,不过要走得性感才好看哦!」小马说着启动了跑步机,设置在低速档位上。

  秦方脚下的传送带开始转动起来,女主播被铁链吊着的拘束美肉不得不迈开丝袜美腿运动起来,此时她的走路姿态不妩媚也不行了,胯部被拘束衣的黑色皮带勒着,下体的性器嫩肉更是在走路中不住地摩擦着皮带,一股股无可抑制的快感刺激着女主播的官能,阵阵酥麻的感觉,使得秦方走起路来不得不扭动着自己丰满俏立的丝袜美臀,嘴里更是呜呜呜地浪叫不断。屈辱、痛苦的同时,秦方一步一步地走着,呜呜呜呜的浪叫中,还透露出莫名的快感!

  前不久因为董卿用嘴扯出自己阴道内封堵的好几双连裤丝袜,整个不断刺激性器的过程让秦方涌出了大量的淫水,湿透了她的肉色舍宾裤袜裆部,进入房间时好不容易被风吹干,舍宾丝袜裆部紧贴在秦方已经除去阴毛光秃秃的性器上。此时在跑步机上不紧不慢地行走,拘束衣的黑色皮带勒着自己的阴户不住地摩擦,淫水再一次慢慢浸湿好不容易才干了的裤袜裆部。秦方只能是呜呜呜地呻吟着,忍不住流出了屈辱的眼泪,无奈身体被拘束后还有垂下来的细铁链挂着自己的娇躯,使得自己如同提线木偶一般无法逃脱,女主播只能是一步一步地艰难行走,肉色舍宾丝袜和白色棉袜双重包裹的玉足踩着冰凉的跑步机传送带,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更没法阻止自己下体越发强烈的性欲刺激。呜呜呜地不断呻吟中,秦方的眼泪没有断过,被丝袜封住的小嘴发出的呻吟哀鸣,却从刚开始的屈辱悲伤,慢慢变成了淫靡的呻吟。娇躯不住的颤抖,双腿仍在瑟瑟发抖中行走,秦方感觉身体却慢慢的灼热,似乎性欲的快感就要让自己达到高潮了!

  被男人如此屈辱恐怖的调教,自己的身体却有了快感,骚起来的秦方不由得恐惧起来,难道自己真的要变成低贱的母狗!

  「你看你,穿着丝袜被捆绑起来走两步就能流出淫水,你真是天生淫荡的贱妇。裤袜都给弄湿了,回头自己可要把裤袜洗干净,还要穿着丝袜被我操呢!」小马淫笑着,伸手抚摸秦方被肉色油亮舍宾裤袜包裹的结实浑圆的美臀,秦方的美臀在运动后还由于身体保持直立行走的姿态,更加的富有弹性,抚摸起来手感极佳。小马忍不住拍了两下,泛着肉色淫靡光泽的丝袜美臀发出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秦方也忍不住呜呜叫了两声,对于男人在自己痛苦行走中的玩弄揩油,女主播非常反感,她忍不住向前快走两步,同时让自己的屁股向前躲避一些,无奈自己的拘束衣肩膀和手臂都被吊着的铁链绑着,秦方自己跑不远,小马一看秦方还想躲避,更是从秦方的身后抓住她勒住下体的拘束衣皮带,猛地向上一提。胯部立刻传来勒入肉体的压迫和剧痛,秦方猛然嗯唔呻吟起来,还不得踮起了脚尖,脚下跑步机的传送带仍在向后退,秦方被小马玩弄,下体的皮带感觉几乎要勒紧自己的阴户,脚下一绊身体就向前倾倒,可是细铁链吊着身体又倒不下去,反而是产生更大的痛苦,自己的身体几乎要被勒成两半,秦方屈辱地呜呜呜哭着,被小马抓住勒着自己下体的皮带后,却不能躲避反抗,在跑步机上只能是乖乖踮起美脚蹒跚向前走着。姿态笨拙,双腿蹒跚,可是在跑步机的自动运行中,秦方只能呜呜呜的呻吟着,一步一步不能停下来,过了几分钟,小马也怕弄坏了秦方美妙的肉体,这才松手。此时小马在秦方的赤裸娇躯还有肉丝美腿美臀上来回抚摸时,秦方乖了许多,自顾自地蹒跚着脚步继续行走,不再有其他的动作反抗。
  「这才乖嘛,老老实实给我锻炼身体,你这身子我可要好好玩弄呢。那么多的淫水把自己的丝袜裆部都浸透了,一定很爽吧,慢慢享受我给你订制的健身计划,我先去看看风骚女奴陈蓓蓓和董卿!」

  呜呜呜……呜呜呜……不知道是哀求还是哭喊,秦方只能是呜呜呜地叫着,听话地继续接受跑步机上的健身计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哥哥草_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