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催眠乱花](1~4) 作者:dfdfer355{2013/11/1更新}

[催眠乱花](1~4) 作者:dfdfer355{2013/11/1更新}

字数:5800
首发于SIS

(一)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房间里,久久不能平息。

  「你这个畜生,你到底想干什么。」柳熙俏美的脸上气的一阵煞白,凤目圆睁怒视着面前的儿子,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前挺拔的双峰也因为主人极度的气愤而以一个极为美妙的姿态抖动着。

  李岩用一只手捂着被扇得通红的脸颊,脑袋低垂着像是在认着错,眼睛的余光却泛着淫光,时不时的瞟过母亲的胸前那对伟岸的乳峰和令人心惊的乳沟,喉结不由自主的轻轻咽了下口水。

  柳熙是豪门柳家的大小姐,从小就容貌出众,所以在20岁的时候就被同属豪门的李霖纳入怀中,平日里被李霖细心的呵护着,又加上她本身是个国内出名的芭蕾舞演员,才会在38岁的今天,无论是从气质和身材或姿色都被誉为城中富豪圈的第一美女。

  李岩是李霖和柳熙唯一的儿子,今年才刚满17岁,因为家境富裕,当然理所当然的就成了一个纨绔子弟。虽然称不上是五毒俱全,却在色这条道路上颇有建树,虽然年纪小,却游遍了城中的娱乐场所,

  随着阅历的增加,逐渐把目标投向了人妻的方向。

  而被誉为城中第一美女的母亲自然就成了李岩垂涎三尺的目标。

  这天柳熙正在为城中的晚会试穿刚送来的晚礼服,李岩则悄悄的躲在门口,从门缝里偷窥着美母的一举一动,正当他被母亲迷人白皙的双腿诱惑得情不自禁的时候,手一不小心推动了门发出了吱呀一声,被柳熙抓了个正着,于是就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

  李岩狡辩道是想多要点零花钱才来父母的房间,没注意到母亲正在换衣服。
  不过还是被柳熙一阵的训斥,然后就被赶回了自己房间,被罚一个月都不能跨出家门一步。好不容易等父母都出门参加晚宴了,他才魂不守舍的做在自己的电脑前,脑海里还满是柳熙娇嫩的双乳和白皙滚圆的大腿。

  李岩没精打采的打开了电脑,随手点开了一部AV,屏幕上能让人热血沸腾的肢体纠缠却没有吸引到他任何的注意。又胡乱的打开了几个论坛和网站后,出现的网页却渐渐的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是一个科技宅的论坛,有人正在出售一款最新的蓝牙耳麦,其中有不少的新功能,但是其中有一个功能却有点让人猜不透到底是真还是假。

  太技术的方面李岩搞不懂,但是它的描述却有些神乎其神的感觉,好像是能通过这块蓝牙耳麦,把人的言语通过某种转换变成一种能直接传入人脑部的电磁波,进而把人催眠,不过这也是卖家的一面之谈,论坛上有不少人给予嘲笑讥讽,说卖家这是在赚人眼球。

  李岩也没管这么多,他联系到卖家购买了一个蓝牙耳麦,虽说比较贵,但对他来说却不算什么,管那么多干嘛,买来试试就知道了。

  没过几天货就通过快递寄到了,李岩打开包裹拿出了耳麦,这是一个十分小巧别致的蓝牙耳麦,他戴在耳朵上试了试,感觉还可以,照着说明书把耳麦调到了催眠的功能。

  吃午饭的时候,李岩来到了饭厅,柳熙正在厨房里熬着汤,保姆正在饭桌边摆放着碗筷。

  他轻轻的走到母亲的身后,从后面贪婪的望着柳熙玲珑有致的娇躯,特别是那包裹着翘臀的短裙下那双白皙滚圆的大腿。

  李岩眼珠一转,上去一把就搂住柳熙纤细的腰肢,把头放在母亲的肩上,撒娇的说道「妈,在弄什么好吃的啊。」

  柳熙被吓了一跳,见是儿子在撒娇,也不以为意的敲了下李岩的脑袋「闹什么闹,没看见我在弄汤啊,小心点,别把汤弄洒了。」

  李岩双手搂着母亲的细腰,感受着她身上柔软的肉感,鼻子里闻着成熟女人身上散发出来诱人的体香,心中一阵火热,下体不由自主的就膨胀了起来,坚挺的肉棍轻轻的贴在娇母的翘臀上,感受着那薄薄的衣物所不能阻挡的热量和柔软。
  柳熙似乎感觉到了不对,正要用力的挣开儿子的双臂,并训斥的时候。
  李岩也来不急多想,双臂紧紧的抱住柳熙的腰肢,脑中集中了注意力,同时口中喃喃的说道「你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儿子只是在撒娇,你不会有任何的抵抗。」

  随着李岩口中的话,柳熙的双眸出现了一丝呆滞,随即又恢复了清晰,本来紧绷的娇躯也放松了下来,手上又接着忙着熬汤去了,口中还爱怜地说道「你就知道撒娇,等你这个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如果名次还是倒数的话,看你爸不收拾你才怪呢。」

  本来紧张的李岩,刚才只是下意识的挣扎,还以为自己这次是肯定会被母亲大骂一通,没想到这个蓝牙耳麦催眠效果是这么的神奇,心中不由得一松。
  他试探性的挺了挺下身,坚硬的肉棍一下就陷入到柳熙饱满挺翘的臀肉之中,火热而富有弹性的肉感让他一阵舒爽,但是柳熙却像个没事人似的还是忙着手上的事情。

  李岩心中暗爽,他回头看了看厨房的门口,保姆还在饭厅忙碌着,而且从饭厅也看不见厨房的动静,不过他还是觉的小心为妙。

  几步走到厨房门口,他探头对着保姆小兰说道「小兰,我妈说今天下午给你放个假,你也有段时间没休息过了,你回家好好休息下吧。」

  打发走了保姆之后,李岩顺手把厨房门一关,又紧贴在柳熙的后背上搂了上去。

  抱着眼前这诱人火热的酮体,李岩心中火烧火燎的,他的手很小心的从柳熙的腰间衣服下伸了进去,轻轻的抚摸着母亲嫩滑的腹部,那如凝脂柔软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的揉捏着。他一边小心的抚摸着娇躯,一边留心柳熙的反应,因为不知道催眠的效果到底能到哪一步,所以就要一步步的来。

  儿子放肆的举动并没引起柳熙的注意,她还是在不紧不慢的熬着汤,不时用小勺尝一小口,或是放点调料。

  不过李岩还是小心的边抚摸边喃喃的念道「儿子只是在撒娇,你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在你身上的任何东西都是正常的行为,你只会觉的这是儿子和你亲昵的表现。」

  李岩把头放在柳熙的肩头,靠在她的脸颊上,双眼微闭细细感受着她娇嫩的肌肤,鼻尖萦绕着那撩人的发香和沁人心脾的肉香,双手又伸进了柳熙腰间的衣服,又顺着那嫩滑如白玉般的肌肤向上慢慢的滑动着,细细的品味着眼前娇母的一切。

  不多时,双手终于游离到了那对让人心旷神怡的乳峰,指尖慢慢地从名牌内衣的下面探了进去,一点一点的占据着那对白嫩的双峰,当李岩的双手终于把那对挺拔娇嫩的乳峰掌握在手中的时候,他忍不住浑身一阵的颤抖,那让人心醉的柔软和那弹人的手感,一只手都不能掌握住的嫩乳,本来应该是一直被他父亲所拥有的,现在居然会被自己来肆意的把玩揉捏,这种禁忌的快感没有语言能够形容,也不是任何其他的女人能够给予的。

  胸前那对圣洁的乳峰被儿子双手随意的把玩,揉捏成各种形状时,整个娇躯被儿子整个搂在怀里的柳熙脸上却也不见丝毫的异色,她任就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嘴里还在絮叨着叫儿子上学要努力之类的话语,

  李岩嘴里答应着母亲的絮叨,整个身体都紧贴在娇母的身躯上,全方面的体会着这让全城富豪都垂涎的完美酮体的诱人之处,手上还在不停的忙碌着,感受着掌下火热而弹力惊人的乳峰,揉捏着双乳上有些挺直发硬的乳头,下身也没有闲着,滚烫坚硬的肉棍在挺翘圆滚的臀肉上摩擦着,不时深深的陷入臀肉的正中。
  他腾出手来把柳熙的腰部往后带了带,让她的翘臀向后翘起了一个美丽的弧线后,用力的把肉棍挤进大腿之间,那硕大的龟头就算是被裤子和裙子两层布料阻隔着也能感觉到柳熙双腿间神秘之处的火热和娇嫩,然后双手又用力的握住了乳峰,五指深陷到已被捏的有些通红的乳肉之中,以乳峰被支点,下身用力的在柳熙的双腿间用力的抽动着,那紧闭的双腿紧紧的夹着火热的肉棍,阵阵的快感不断的传来。

  柳熙娇嫩的乳峰被如此用力的捏着,本来略带笑意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痛楚,额头上沁出缕缕的冷汗也顺着娇美的脸庞滑落了下来,手上却还是有条不紊的忙碌着,但是因为那柔弱的娇躯正被儿子从后面用力的撞击着臀部,手上的调料在这一阵阵的撞击中洒地到处都是。

  「哦……」李岩浑身一颤,屁股又用力的向前顶了两下,口中不由传来一阵舒爽的呼声,他浑身发软的抱着柳熙的身体,整个人斜靠在她的身上,下身的裤子上迅速的渗出许多滑溜的液体,又在柳熙的白色短裙上沁湿了一大片,十分的显眼。

  李岩休息了一下,裤子里湿漉漉的,感觉格外的不舒服,他又眼馋的捏了捏柳熙那对已被捏的有些红肿的乳峰后,稍稍帮她整理了下衣服,不过那被弄湿的短裙还是十分明显。

  不过李岩也不担心,他有些戏谑的在母亲的耳边喃喃道「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在厨房里失禁了,短裙也被尿液打湿了,你会直接回房洗澡换好衣服后再来弄午饭。」

  说完李岩就自顾自的回了房,也去洗澡换衣服了,等柳熙叫他吃饭的时候,他来到饭厅时,柳熙已经换了身衣服在忙碌,不过她脸上还有些害羞的潮红,应该是害怕儿子知道自己会在厨房失禁的原因吧。

(二)

  晚上,柳熙和李霖两人又去参加某人的晚宴了,就留李岩一个人在家里,而他也不在意,想着中午母亲娇美的躯体,身手向着空中抓了抓,双手中仿佛还残留着那柔软的肉感和沁人心脾的体香,心中又是一阵的火热,下体也在蠢蠢欲动。
  10点过没多久,柳熙和李霖就回到了家里,两人都没怎么喝酒,等换过了居家服后,夫妻俩搂抱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闲聊着,享受着来之不易的清闲。
  「小岩,看什么看,你也过来,我们父子有段时间没聊天了,来,坐这边聊聊。」李霖看见从房间探出头来张望的李岩说道。

  李岩本来想看看是不是有机会能再在母亲身上发泻一下,不巧被父亲看了个正着,于是有些不情愿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

  李霖是个标准的严父类型,对着李岩的时候从来都严肃着一张脸,而他自己又不争气,在学校成绩从来都是名次倒数,每次聊天都是被一阵的训斥。不过因为父亲的工作太忙,有很多时候都直接在公司休息,就算是回家也是很晚了,所以也没什么时间来教育他,

  等李岩坐到父亲的旁边时,李霖就期末成绩的事还有学习的事,对着他一阵询问,而李岩脑中又满是母亲的迷人躯体,就只是双眼无神的盯着电视,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回话。

  柳熙则在一旁脑袋斜靠在李霖的肩上,半躺在他的身上,边听着父子俩的谈话,边看着电视上的节目,有时候也回过头来帮着丈夫说儿子几句,很是惬意的享受着这得来不易的家庭时间。

  只见她身着一身黑色的低胸连衣裙,胸前那如玉碗倒扣般洁白的乳峰不时抖动着,不时被李霖的胳膊挤压的变了形,明显能看出没有带胸罩,却仍如少女般的坚挺,中间那深邃迷人的乳沟更是牢牢的吸引着李岩的眼球,微曲在沙发上的双腿由于半躺着的关系,连衣裙拉起来一小半,露出来一小节包裹着黑色丝袜的迷人双腿。

  过了没多久,柳熙因为晚宴上喝了些饮料起身去上厕所了。李岩眼中一亮,悄悄的从裤兜里摸出催眠蓝牙耳麦带在耳朵上,脑中集中注意力,凑近父亲的耳边喃喃的念道「等会不管老婆和儿子在干什么,

  这都是正常的母子之间的交流,你只会专注的看着电视,不会分神,你十分的疼爱儿子,不管儿子想要什么,你都会同意。「又来回念叨几遍后,李霖眼中一阵失神,等回过神来后,又接着看电视去了,而对着一边的儿子真的是视而不见。

  李岩伸手在父亲的眼前晃了晃,没有反应,又在他面前跳了一阵,李霖眼睛就好像是透过李岩看见了电视一样,眼睛转都不转一下。

  「耶。」李岩兴奋的轻呼了一声,把父亲拉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坐在父亲的刚才坐的地方等母亲的回来。

  「咦,你爸他怎么了?看什么看这么入神呢。」柳熙回到了客厅,见李霖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居然没有继续教育儿子,不由得一阵好奇,她坐回沙发上,问坐在身边的儿子。

  李岩支支吾吾了几句,在沙发上挪动了几下,靠近母亲的耳边喃喃的念道「从现在起,你不会去管父亲的举动,只会配合儿子的任何动作,这只是母子间的正常交流,你不会有所怀疑,你只会越来越爱儿子。」

  柳熙的双眸又是一滞,随便清醒过来,没有接着询问儿子,转头专心的看起了电视。李岩见状一阵欣喜,急忙坐了过去,一只手搂在母亲柔软的腰肢上,探头过去就吻住她的樱唇,舌尖撬开了她紧闭的牙齿,把舌头吸了出来,不停的吸咀着那香甜的蜜汁,另一只手则伸入连衣裙底,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迷人长腿,并顺着大腿深入双腿之间,在那凸起的柔嫩处爱惜的玩弄着,食指的指尖不时轻轻的顶着内裤陷入其中,感受着其中的紧闭和湿滑,

  好一阵的湿吻过后,李岩终于松开了口,柳熙被吻的有些红肿的樱唇微微张开,还盯着电视在看的双眸中一阵失神,口中略微喘着粗气,他的另一只手也从裙下拿了出来,只见指尖处还从裙底处带出了条晶莹的丝线,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禁忌的淫秽气息。

  「妈,我帮你把衣服脱了吧,这样穿着不舒服。」李岩说完拉着柳熙站了起来,把她的连衣裙背后的拉链拉开,露出了那光滑洁白的后背和嫩滑的双肩。
  「小岩,脱衣服干嘛啊,现在我在看电视,又不想睡觉。」柳熙双手捂住胸前,不想让连衣裙从身上滑落,她脸上带着点羞涩的红晕轻声对儿子说道,似乎潜意识里还有着些许的不安和害羞,总觉的在儿子面前脱衣服好像是不应该的。
  母亲那衣衫半解,半掩半露娇羞的迷人表情,一下子就把李岩心中那熊熊的欲火所引发了出来,他伸手轻轻的拉开柳熙遮住衣服的双手,嘴里用骗小孩般的方式说道「看完电视不就是要睡觉了吗,现在

  提前点脱掉衣服也是一样的,等会就不用脱了,你说是吧?爸。「说完后还对着正坐在一边沙发上看电视的父亲问道。

  李霖双眼死死的盯着电视,对眼前母子间禁忌的一幕毫不在意,还满口附和着儿子说道「老婆,你就听儿子的吧,现在脱,等会睡觉脱,不是一样的吗?」
  柳熙听了丈夫的话,半信半疑的被儿子拉开了双手,没有了阻力,剪裁得体的黑色连衣裙顺着那嫩滑的娇躯滑落在了地上,母亲那宛如女神般完美的躯体也毫无保留呈现在了李岩的眼前,那对如玉碗倒扣般硕大的洁白乳峰,如少女般挺拔地耸立在胸前,没有一点下坠的趋势,水蛇般纤细的腰肢和那双包裹着黑色丝袜浑圆结实的迷人长腿更是附和着人体的黄金比例,可谓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眼前这一幕让他简直就快要窒息过去。

  柳熙浑身上下只剩下了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和黑色的丝袜,那洁白如白玉般的酮体衬着女人身上黑色的性感内衣更是增添了几分性感,而当她赤裸着娇躯被儿子那火热而贪婪的目光上下扫视着,目光所及之处不由得泛起了些鸡皮疙瘩,于是潜意识下又双手抱在胸前,好像是在抵挡心里的不适,又像是在抗议儿子那让人不安的眼神。

  李岩忍不住激动,上前一把就抱住了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的迷人酮体,那成熟女人特有的肉香简直能让人想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

  「妈……唔……我好爱你啊……唔……我太爱你了。」李岩怀里抱着赤裸的娇母,嘴巴在她的胸前挺拔的洁白双峰上到处乱拱,柔嫩的乳肉上已经有了好几处的牙印,浑圆的乳峰上到处都布满了口水,当他嘴里说着很爱母亲的时候,牙齿却在轻轻的舔咬着柳熙那粉红色的娇嫩乳头。

  「小岩……啊……我也好爱你啊。」柳熙裸露的娇躯被李岩抱在怀里恣意玩弄的时候,脸上满是慈母圣洁的微笑,双眼还爱怜的看着正轻咬着她娇嫩乳头的儿子,脸颊有些发白,鬓角边的黑色发丝已经被沁出的冷汗所打湿,变成一缕一缕的贴在脸颊边,口中还不时发出因为娇嫩之处被撕咬的痛楚声。

[ 本帖最后由 林子口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林子口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