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激情的变迁](1-16完)作者:爱人统治

[激情的变迁](1-16完)作者:爱人统治

激情的变迁


字数:16000

                一、

  我原是个很传统淑女型的女人,很纯情,对感情很专一也很保守。但同时我又是个很幸福的女人,因为我有一个非常爱我的丈夫,有一个时刻关注着我,时刻温暖着我的丈夫。有一个快乐着我的快乐,幸福着我的幸福的丈夫。

  认识丈夫是在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高中毕业后,我们一起在招干的考试中被录取,又同时分配到一个小镇上的税务所工作,刚刚从中学走向社会的我们,都怀着一种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走上自己的工作岗位。

  八十年代的小镇,单调和枯燥的生活环境,让我们两个年轻的心慢慢地走得更近。刚刚从学校走出来的我,面对聪明、活拨、帅气、结实的他,时常会幻想着爱情小说中的浪漫,时常会偷偷地注视着他,而在他不经意间的回眸相视中,我会心跳而脸红。慢慢地,他从我的脸红中读出了什么,越来越对我亲切,时常找机会来讨好我。我时常迷醉在他的每一瞬间含情的眼神中,时常为他传递过来的每一次亲近而幸福着。

  八十年代还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岁月,过早的谈情说爱在当时会被世人认为是道德的败坏。我们之间的这种暗地里的眉目传情,停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保持着一种相互关爱的默契,默默地坚守着一种暗恋的情感。在这段时间里,我时常在这种恋情中失眠,在失眠中幸福,在失眠中写着一篇篇日记,在日记中记录着每一片心情,记录着他带给我的每一份快乐和兴奋。
  在一个夏天的夜晚,镇上的球场上放映当时最浪漫的爱情电影《庐山恋》,我们并排坐在球场边缘的草地上,当电影中的男主角亲吻他的爱人时,我脸红的低下头不敢去承受那份刺激。此时我感觉到他在触摸我的指尖,一种触电的感觉使我本能的躲避着,但又后悔着自己的躲避。当他的手再次触摸的时候,我放弃了躲避,坚强地承受着他抚摸时带来的强烈电流,我在这触电中紧张和兴奋,在紧张和兴奋中心跳。他静静的握着我的手,从他手中的汗湿,我也感觉到他的激动和幸福。他静静地握着我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感觉到他的喉咙发出吞咽的声音。他的手直到电影结束时才松开。

  这次牵手,让我们在以后的几天里不敢正视对方,几天的相互沉默让我的心压抑和紧张。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他来到我的房间,我预感着会有什么发生,当我红着脸低头坐在他面前时,他伸出手摸了摸我耳边的发际。我的脸感觉到他手的温度,一股电流让我的脸红至脖颈。他的手从发际滑向我红润的脸,轻轻的抚摸让我无力的寻找一种依靠,我迷醉于他温暖的手心。当他双手捧着我的脸时,我感觉到他那厚厚的唇在向我靠近。突然他接近疯狂的吻着我的双唇,瞬间一种窒息的感觉让我晕厥。我瘫软在他的怀里,他紧紧拥抱着我,从他强有力的鼻息中我闻到一股雄性的浓香。我陶醉在他的这种浓香中。

  他将完全瘫软的我抱上床,夏夜中原本单薄的衬衣渗透了我们俩的汗水。他在湿透的衬衣外抚摸着我,一阵狂过一阵的亲吻让我全身的骨骼松散。拥抱中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对我说:「我爱你……你是我宝贵的生命……我将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让你过得比任何人都幸福……」

  从此以后,「我宝贵的生命」成了他对我的称呼,多少次呢喃的耳语中,多少封浪漫的书信里,他重复着这不变的呢称。

                二、

  虽然我们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他的手始终没有突破我单薄的衬衣,但那种兴奋的感觉是我一生中最强烈的,也是我一生中永远也谈忘不了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多少次重复着那种亲热,慢慢在那种亲热中我们有了第一次性爱,在那种亲热中,我们走进婚姻的殿堂。很多年来,我一直沉浸在这种甜蜜的亲热中。在这种甜蜜中,我们迎接着女儿的来临,工作的升迁,家庭的富足。一个幸福接着一个幸福,我们在幸福中忙碌,在忙碌中却淡忘了幸福。
  随着时间的流逝,丈夫一直用实际行动兑现初恋时的承诺。时刻关注着我,时刻呵护着我。我们夫妻间的感情越来越浓厚,丈夫也一如既往的重复着那种亲热,但在亲热中再也找不到初恋时他触及我手指的那一瞬间的惊心动魄,不管他用任何激烈的方式跟我做爱,我再也没有找到他初次吻我时让我窒息的感觉。
  丈夫在平时的性爱中,也时刻不忘带来些新异的感觉,在不同的场所变换着不同的样式。他也清醒的知道,夫妻间的性爱是需要刷新和保鲜。他常常在性爱中和性爱之后的聊天里,跟我灌输着新潮与浪漫。在一次性爱中,他问我幻想过与别的男人做爱吗。开始我惊异的怀疑他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很长时间里,我怀疑丈夫对我的爱是否有所改变。是不是觉得我在成熟后,对性的要求越来越强烈时显现得有些淫荡。

  是的,在平时的生活中,我的灵魂深处确实也隐藏着一些欲望,当看到有充满野性的男人时,心头会掠过一丝兴奋;当有男人用痴迷的目光注视我的时候,也会有种欣慰和快乐;当有男人用行为侵犯我的时候,反抗的同时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惊悸,惊悸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慰。这是我的淫荡吗。我常常也为自己的这种私欲而感到内疚。

  当我将自己的这种私欲在床上告诉丈夫时,他说这是正常的,这是人离开社会伦理时的一种天性,是动物的一种本能,没有什么值得去内疚的。在做爱的时候,他常常反复问我想不想和别的男人发生性爱。当我回答说「不」的时候,他会觉得有些失落。当我回答说想的时候,他反而会找到一种兴奋。为了在性爱中让他兴奋,我学会了在他做爱时说些淫乱的话题来引诱他更进一步的在我身上疯狂。慢慢在这种游戏中,我真的越来越淫荡。他却说这正是他想要的,他就是要看到我在床上的淫荡。

                三、

  当H 进入我的生活时,我更进一步看清我骨髓中的淫荡。

  H 是丈夫的秘书,英俊高雅中夹杂着几份斯文,稳重细腻中显现出他待人的真诚。因为工作的需要H 时常来往于我的家里。在平时的生活中,他用亲热的「姐」字来称呼于我。丈夫也感觉到我对他的好感,时常在性爱中,问我想不想和他体验性爱的快乐。丈夫的这种戏说,增进了我在欲望深处对H 的幻想。但我始终仅仅只当成一种幻想,当成和丈夫性爱时的一份调料,从来不敢将这种幻想与现实连接起来。

  随着电脑和网络进入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我这年过三十的公务员又面临着一种新的学习和挑战。H 是电脑的高手,在我学习电脑的时候给我带来很多的帮助。他教会我怎么处理文档,怎么制作表格,怎么上网查阅,怎么用QQ聊天,并经常在网络的聊天中教我些知道。同时也在聊天的过程交流些生活和情感中的感悟。
  慢慢地,在生活和网络中,对他有了种依赖和思念,几天不见或者几天不聊,心里都会有种失落的伤感。聊天中,也能感悟出他对我的好感,时常他也会在聊天中,向我倾诉着内心的烦恼和忧伤。天性善良的我,让身在异乡的他,找到一种亲切和依恋的感觉。但他在我面前所能流露出来的只有一种酷似亲人间的亲情,他传递给我的只是一种尊重与关心。

  和H 的这种感觉,我也毫不保留地在床上聊天的时候都告诉过丈夫。当丈夫知道这感觉后,常常在工作之余把H 带到家里来做客。

                四、

  一个周日,丈夫因应酬外出,我在电脑前上网,H 拿着书坐在我的身后,时而我问些电脑的问题。当偶尔他从我的手中接过鼠标的时,我们之间手与手的短暂碰撞,让我有了种初恋时触电的感觉,当在我身后注视屏幕的时候,我的耳边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这一切都让我心跳,让我脸红,让我的大脑中的思维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有一瞬间我麻木地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看到在电脑前发楞的我,问了声:「姐,在想吗呢?」

  从他的问话中清醒后的我,脸红的回过头看了看身边的他。当他发现我的脸红而露出一丝笑容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种动力,让我伸手抱住了他。

  他惊恐地轻轻抱着我:「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无言地将脸贴在他的颈间,更进一步用力的抱紧了他,他发际中飘散出来的清香,吸引我疯狂地亲吻。他本能地想推开我,但又有着一种不舍的感觉。慢慢中,我感觉到他的心跳在加速,感觉到他的气息在变粗。在我的拥抱中,他从初始的冷静进入了本能的兴奋。当我亲吻他的嘴唇时,他用力的回吻着我。在他的回吻中,我松软在他的怀里,他抱着我将我放在书房的沙发上。激情与兴奋让他扑在我的身上疯狂的抚摸和亲吻。

  在他的抚摸和亲吻中,我慢慢被溶化,他却在我的溶化中坚硬,当我感觉到他的坚硬企图脱掉他身上多余的束缚时。突然的一种冷静让他的激情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离开我的身体。静静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

  久久的沉默后他对我说:「姐,对不起,我们不能。」

  他的冷静让我羞涩地将脸贴进沙发的缝隙中。

  「姐,不是我不喜欢你,我们不能这样,这样对不起大哥,也对不起你。」
  我伸出手轻轻的对他摇了摇:「别说了,我知道,是我不好让我休息会吧。」
  「嗯!那你先休息会吧,我回去了。」

  当他离开时,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鲁莽让自己羞愧。我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不知道应该在接下的时间里怎么去面对他。

  他在离开后,用手机给我不断的发信息,他害怕因为他的拒绝伤害我的自尊,他找出无数的理由来表达他的拒绝不是因为不喜欢我。我找不出什么字眼来回复他的信息,只能是静静地睡在沙发上。他看到我没有回复他的短信,不放心地又打来电话,再次表白为什么会拒绝我的进一步亲热。并再次表达他对我的爱意,只是为了不伤害我丈夫和我的家庭,他不得不冷静下来。我不想他再说下去,因为其中的道理谁都清楚,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吧。

                五、

  挂掉他的电话,我无力从沙发上离开,慢慢在迷蒙中睡去。睡梦中,我坐在一只小船上,在一沽碧蓝的湖水中,慢慢朝着一团迷雾驶去。当雾越来越浓时,我看不清周围任何东西,只能看见船沿边泛起青烟的绿水。我伸手摸了摸船边的湖水,感觉到水是温暖的,仿佛有小鱼在亲吻我的手心。当雾越来越重时,感觉有雨要降临。我惊恐中寻找回归的路途,迷失的恐慌让我四处寻求能带我走出这迷团的声音。当我从惊恐中醒来时,发现丈夫坐在沙发上拉着我的手在亲吻着我的手心。

  老公发现醒来我的表情有些不对,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羞愧中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拿过我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当他看到手机里的信息时,明白了这一切。

  晚上,在床上,我把自己冲动的经过和被拒绝后的羞涩告诉了丈夫,他没有半怪罪的意思,反而在听我诉说的过程中特别兴奋。他比平时更加疯狂地爱我,在爱的同时他尽力地安慰我,让我不要因为这个而觉得羞愧。

  很长一段时间里,H 都没有来过我家里,在网上也不见他的影子。内心里有种期待,期待中又有些害怕与他见面。一种心思几许闲愁压在我的心头。

                六、

  一次丈夫外出开会,我一个人下班后在家里无聊的看着电视,当门铃响起时,我猜不出是谁会来临。打开门,看到H 站在门口。平时丈夫开会他都是要同去的。我惊讶中让他进来,当门在他身后关闭的那一瞬间,他疯狂地抱住我。在我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他暴风骤雨般的亲热时,已经被他抱着来到卧室的床上。

  他疯狂地压在我身上亲吻着我,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习惯了丈夫的温柔,这突如其来的猛烈让我有了惊心动魄般的兴奋。他接近疯狂的亲热让我窒息让我浑身软弱无力。在他的亲吻中,我溶解成一泓透彻的泉,迎接着他的激烈。我们身上的衣服在亲热中一件件脱去,当我们两全裸地拥抱在一起时,我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膨胀。他细腻而有力的手,在我的胸前抚摸着,我无力的闭着双眼,享受着他每一个细微的举动带给我的快乐。

  他在亲热时除了急促的气息没有半句多余的话语,不像丈夫在亲热时会说些激情的言语。他厚厚的双唇伴随着激烈而温热的鼻息,时而在我的耳垂和颈项间亲吻,时而疯狂地在我双乳间吸吮,时而用力的在我双唇间寻找我的舌。他激烈的亲吻,将我五脏溶化成晶莹的液体从我的身体流出,我身体中有一种魔欲疯狂地想将他吸入,我打开我身体上的每一处缝隙,迎接着他的侵入。当他用他的坚硬侵入我的体内时,我从欲望的深渊中发出一阵阵轻轻的喊。他用他的坚硬在我的体内传递着他的热烈,我仿佛一叶无舵的小舟,被他的热烈推向一个接着一个的浪尖。那浪随着他越来越急促的气息而越来越猛烈,当他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嘶鸣,一股汹涌而出的洪水,将所有的激烈和狂热恢复平静。

  他静静地依伏在我的胸前,脸膛上的汗水让我的胸变得如此润滑,汗水中他的脸在我的双乳间轻轻的磨蹭,里面伸出他的舌在我的乳尖吸吮着。他把脸埋进我的颈间,轻轻的问我:「姐!舒服吗。」

  我无力回答他,只是甜甜地露出满意的笑。我寻找着他的唇,轻轻的吻着他呼出的香甜的气息。我不想有多余的言语来打扰此时的甜蜜,我轻轻的搂过他,依偎在他的怀里,欣赏着他的心跳奏出的旋律,在这旋律中我慢慢进入一种半梦半醒的境地。

  「姐!我想喝水。」半梦半醒中听到他在喊我。

  我从冰箱里给他取来一瓶饮料。走到床前,见他半靠在床头用腥红的目光看着我。

  我突然想起问他:「你怎么没有跟大哥去开会?」

  「大哥叫我别去,要我来陪你。」

  「哦!是吗?」我惊讶地问了句。

  「嗯!这几天,大哥跟我谈了很多。」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静静地坐在床头,突然明白这一切的来临是什么原因。
  「大哥对我说,他非常爱你,希望我能给你带来些快乐。当初我拒绝你,不是我不喜欢你,是怕对不起大哥……」

  我不想他再说下去,伸出手捂住他的嘴。他吻着我捂住他嘴的手。轻轻再次将我搂抱在他的里。再一次的拥抱,再一次的亲吻,慢慢将刚刚消退的激情重新点燃。他再次重复着他的亲吻,再一次重复着他的激烈。再一次重复着将我推向汹涌的浪尖。

                七、

  激情再次消退时,我们半卧在床头到不知道能聊些什么,H 不像丈夫平时里话多,他轻轻的搂着我,只是感觉到他的手在我的身上随意抚摸着。这个时候丈夫拨来电话,我犹豫了一阵接通了丈夫的电话。

  「喂!亲爱的,在干吗呢?」丈夫像往常一样亲热地问候着我。

  「没有干吗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我努力在掩饰自己的尴尬,我明知他清楚我刚刚经历的一切,但还是在尽力回避谈论这个话题。

  「别不好意思了,只要你快乐,我什么都不在乎。尽情去体验属于你的快乐吧。」我面对丈夫的宽慰无言以对,久久的沉默着。

  「怎么了,亲爱的?」丈夫看到我很长时间没有回答,急切地追问着。
  此时我的鼻梁有些酸楚,心里有种想哭的感觉。

  H 看到我没有回答丈夫,接过我的电话对丈夫说:「大哥,姐很好,你放心吧她没有事。」我听不见丈夫在说什么,只听见H 在一句句答应着丈夫什么。
  H 挂掉丈夫的电话,再次紧紧的拥抱着我。他温热的嘴唇在我酸楚的鼻梁和泪眼间不停的亲吻着。当他的嘴唇滑向我的耳边时,他耳语对我说了声:「大哥真好。」

  听到H 提起丈夫时,一种本能使的推开了他拒绝着他的亲吻。我静静的靠在床头,H 像做错事的孩子呆呆的看着我。他伸手抚摸着我的发际问我:「姐怎么了」

  「没什么,让我静会,你休息吧。」

  「姐,是我让你不开心了吗?」

  我不忍心看到他失望的样子,搂过他的头放在我的胸前,轻轻的对他说:「没有,不关你的事,你累了睡吧。」

  他依偎在我的胸前,我感觉他呼出的温热的气息温暖着我的胸口,我轻轻的抚摸着他结实而光滑的背,心情慢慢舒畅了许多。他在我轻轻的抚摸中慢慢进入了梦乡。我欣赏着他在均匀呼吸中起伏的宽厚的背,闻着他发际间泛起的清香。我不忍心移动我的身体,不忍心自己细微的动作打破眼前这诱人的场景,当我的手臂发酸时,我才从他健壮的身体下抽出那只酸痛的手,将自己再次投入到他的怀里,慢慢在他的怀里走进我的梦里。

                八、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H 共同沉浸于热恋的狂热中,因为邻里和同事都知道他是我老公的秘书,我们在一起也不会引起什么的猜测与怀疑。几天来那种在记忆中遗忘已久的激情与兴奋让我又一次找回自己的青春。

  丈夫出差回来,当我第一眼与他特殊的目光对视时,几分别扭与羞涩让我脸红。他却显现得特别兴奋,那目光中充满着喜形于色的诡异。

  吃过晚餐,丈夫急不可耐地将我拉到床上,他燃烧出一种很久没有的激情,一边亲吻我,一边询问着我与H 在一起的情景。原本以为他会因为我和H 的事而沮丧,在他回来前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着怎么去弥补和安慰他,但看到他回来时的兴奋与冲动,仿佛体验外遇的不是我而是他了。我内心中那种罪孽深重的感觉在他的兴奋中慢慢消失。他努力从我口中重现我与H 的激情场面,他努力从我的片言只语中分享着我的快乐。从我的快乐中燃烧他体内激情。

  丈夫很久没有在我身上这样兴奋和冲动了,我努力迎合着他的冲动。在我的身上疯狂的同时,他不停地在我的耳边询问与H 在一起的细节。我每一句关于与H 在一起的话语都是点燃他激情的导火线。我慢慢在他的询问中回忆起与H 在一起的冲动,那冲动的感觉也再次重新呈现在我与丈夫之间。

  当我们夫妻被激情的火焰烘烤得完全瘫软时,我仿佛在狂风骤浪中回归的帆,静静地眷恋在他的港湾。只有用深深的吻回报丈夫的对我的爱。

                九、

  我歇息在丈夫激情的余温中,激情慢慢从我身上消退的时候,我真有些担心丈夫在激情过后是不是真的能面对我的出轨,我的行为会不会让丈夫觉得我是个淫荡的女人而看不起我。我平静后的心暗自有些后悔。当我看着丈夫被激情掏空的躯身,静静的沉睡在我的身边,我真不敢想像他睡醒后是什么表情。

  失眠在丈夫的酣声中,我渐渐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个时刻关爱的我男人,一种无形的恐怖从丈夫的酣声人渗透到我失眠的心里。

  清晨,我在晕睡中感觉到丈夫在亲吻我,我闭着眼不想自己过早的清醒过来,在这半梦半醒中,我感悟着丈夫的温存,我担心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会打破丈夫现有的激情。

  我闭着眼问了句丈夫:「你真的不后悔吗,不会怪我吗。」

  「当然。」丈夫毫不迟凝的回答着。

  丈夫仍然在亲吻着我,那份激情是阔别已久的,仿佛是什么东西唤醒丈夫身上沉睡多年的情欲,让他又一次回到刚刚结婚时的状态。

  我紧紧的抱着充满激情的丈夫,感悟着他再一次冲动。

  接下来的几天里,丈夫在我面前所流露出来的关注与亲切,让我内心的那份担心消失得无影无踪。每一次在床弟之间,他的情欲都能在我的诉说中唤醒,仿佛我与H 的偷情带给他的兴奋要远远超过于我,他时刻为我寻找的那份快乐而快乐着。

  又是一个周末,当我下班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H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时,一种莫名的惊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当看到多年没有下厨的丈夫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更加感觉到惊讶。

  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约束着我与H 的行为,三个人吃饭的时候,唯独只有丈夫一直在热情的寻找些打破我们尴尬的话题。我和H 都只是在勉强应付着丈夫的热情。

  吃过饭,三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丈夫可能是感觉到我们的尴尬,一个人去书房上网去了,留下我和H 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言地看着电视。我和H 此时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有一句无一句地说些毫不相关的话题。此时我真的有些怀疑H 的心里是否存在一丝丝对于我的激情。看着他陌生地坐在沙发的那端,我怎么也找不到前几天的激情。

  丈夫把H 喊到书房里,当H 从书房再次来到客厅的时候,一种腼腆的笑挂在他的脸上,他轻轻的来到我的身边,紧紧依靠着我并伸出手搂着我的腰。我还是走不出刚才的冷落,僵直的身体找不到想对他依靠的感觉。

  H 在我耳边亲亲的说:「姐,在大哥面前,我真的不好意思对你太亲热。」
  他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冷冷的唇在我的耳边亲吻着。从他冰冷的双唇我感觉到他的紧张。我明白是丈夫叫他来给予我温存。当我在他的拥抱中慢慢松懈下来的时候,他的紧张也漫漫的在消退。当我依偎在他的怀里的时候,他那冷冷的唇重新燃烧起火焰。他温存地亲吻同样也在燃烧着我。

  当丈夫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我完全瘫软在H 的怀里。丈夫走近我们,伸出手来抚摸着我。在他们两个男人的亲吻与抚摸中,我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丈夫要我先洗澡上床休息。当我洗澡后睡在宽敞的床上时,丈夫和H 还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一种紧张与兴奋在烧烤着我。我想像不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十、

  首先进入我卧室的是H ,刚刚洗浴后的他,轻轻的带上卧室的门,来到我的身边,当他的手触及到我时,又是一种触电的感觉掠过我的全身。他轻轻的搂着我,将头埋在我的颈边的发从中,清馨的气息吸引我去亲吻他温存的唇。我像从沙漠中走出来的饥渴的流浪者,渴望他用激情来滋润。

  他的吻从轻柔到猛烈,在我的唇齿间寻找着一种激烈。我在他的吻的牵引下,一步步走向激情的顶点。当我被激情溶解成柔软时,他轻轻的进入我温湿柔软的身体。他静静地停滞在我的体内,不停的再次用丰厚的吻在我的胸乳间侵袭。我渴望着他更猛烈的动作来满足我身体里的欲望。我用力将手放在他结实的股间,全心身的迎接着他的撞击。当他感觉到我强烈的需要时,一步步从慢到快将我推到激情的浪尖,我在他一阵阵强烈的推动中,忍不住发出一阵阵疯狂的喊。当一阵飓风将我推上最高的浪尖时,我紧紧搂住他的脖颈发出一阵阵痉挛。

  我从来没有这样快获得过性高潮,H 却依然坚硬在我的体内,但他只是停滞在我的高潮中,欣赏着高潮后我脸上的红润。温存的亲吻和轻轻的拥抱,让高潮后的我一直沉静在幸福中当我完全松懈在枕间里,他轻轻的搂着我。用吻轻轻扫除激情留在我耳边的余热。

  这时丈夫轻轻的推开卧室的房门,丈夫坐在床边,抚摸着我红润的脸,轻轻的问我:「亲爱的!舒服吗?」

  我轻轻的点点头,伸出双臂紧紧拥抱着丈夫。此时感激和羞愧交织在一起,我只能用我的拥抱和亲吻来回报于他。

  H 轻轻的从我的身体里离开,我侧转身拥抱着睡在我左边的丈夫。H 从后面搂着我的腰将脸依靠在我的背,我感觉到背后的H 依然在兴奋和坚硬着。丈夫从前面拥抱着我,不停地在沾满汗水的胸前亲吻着,我感受着前后两位男人的兴奋和关爱。在两位男人的兴奋中,我重新燃烧起一种狂热。

  我伸出手,轻轻的引导着H 的坚硬,让他从后面进入我的身体。H 在我的身后一次次用力的撞击,撞击着我心灵最深的那根经络。丈夫在前面紧紧的拥抱和亲吻着我。H 的撞击给予一种激情,这激情通过我和丈夫的亲吻传递给丈夫,丈夫在这激情中兴奋。

  在H 停顿的一瞬间,丈夫猛烈的进入我的身体,他身体中那份忘却已久的激情重新被唤醒,丈夫抬起上身用力地在我身上冲击着,他努力让这激情的火焰燃烧得更猛烈,H 紧紧的拥抱着我用他喘息的唇紧紧的吻着我,用力在我发出喊叫的嘴唇间吸取着。丈夫和H 轮换着在我的身体里耕作。我夹在两位疯狂的男人中间,承受着两个人的激情。三个人的四肢交织在一起,他们两用力的将我往高潮的顶点推进。一次接着一次的高潮在两个人的撞击中迎面向我扑来。我淹没在这汹涌不断的潮水中。

  两个男人在一阵又一阵的疯狂中迸发出他们激情,当他们平静下来时,我无力的瘫软在他们中间,仿佛全身每一根骨络被他们的激情拆散。他们两刚刚还雄壮的肢体也变得温柔起来,每人捂着我的一只乳房,依附在我左右的耳边。
                十一、

  两个完全瘫软的男人,在我的两耳边发出的轻轻的酣睡声,让我怎么也找不到以往性事过后的睡意,我轻轻地从他们中间抽出身体,来到卫生间里,当我洗净他们留在我身上的的汗水和激情时,我面对墙面上宽阔的镜子,看到里面自己微微松驰的身体,此时我感觉到岁月在自己身体中将青春逐渐吞噬,一丝丝青春逝去时的伤感浸入的我心间。

  我无法再仔细去品味镜中的自己,当我刚要关灯走出卫生间的时候,H 轻轻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他轻轻地从背后搂着我,从镜中欣赏着他和我的拥抱,我在他的怀里,在他结实光滑的肌肤的衬托下,我的苍老体现得更加明显,我努力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想从这镜中裸体的拥抱中解脱出来,他紧紧的拥抱着我,不让我离开,我只好转过身将自己的脸埋在他宽阔的胸前,回避着镜中让自己无颜面对的画面。

  他打开淋浴的热水,当热气漫布在墙上的镜子时,我松驰的身影消失在镜中。他拥抱着我沐浴着,我轻轻地有手在热水中擦洗着,当我的手指从他光洁有力的肌肤上滑过时,一股冲动从我的心里慢慢泛起,我努力回避着这冲动对我的侵略,从他怀里逃离后我来到丈夫的身边,丈夫依然在轻轻的酣睡着。

  H 从卫生间出来后,轻轻的睡在我的另一边,从我的身后紧紧的拥抱着我,双手在我的胸前用力的抚摸着。刚刚逃离的冲动在他的抚摸中再次燃烧成欲望。我转过身,将自己完全投入到他的怀抱里。在迎接着他疯狂的拥抱和亲吻的同时,我亲吻着他身上的每一寸结实的肌肤,仿佛想从他青春的肢体上吸取些年轻的营养来充实自己。

  他的躯体在我的亲吻中慢慢膨胀,激情再次将他的肌肤升温,我在他的拥抱中轻轻呻吟着。丈夫在我们疯狂的拥抱和亲吻中醒来,他轻轻的伸出手在我的胸前抚摸着,我抓住丈夫的手,将自己的脸埋藏在他宽阔的掌心中,一种温暖传递在我们夫妻的心间。激情也从在掌心中传递到丈夫的心里。

  我敞开身体,H 像一匹驰骋的野马在我的身体间疯狂地奔驰着。H 在我身体里的奔驰着,丈夫紧紧的拥抱着我亲吻着我,我紧闭着双眼,感觉到自己在蓝天白云间飞翔,一朵朵洁白的云朵在我的心灵间掠过,从云朵间渗透过来的一屡屡阳光灼烧着我的灵魂。突然间一道闪电从云间掠过,强烈的电流渗入我每一根经脉,我被这电流触击得全身痉挛,在一阵阵痉挛后我无力地降落在丈夫的臂弯,丈夫轻轻的吻过我被激情灼红的脸。

  H 将脸耳在我微胖的腹间,轻轻的搂着我的腰,仿佛在我的腹部倾听着什么声音。我躺在两个男人的怀抱中,慢慢地将自己平息在激情的余波中,梦慢慢将我覆盖……

                十二、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漏到床上时,我注视着左右两个被激情冲洗得洁白的身体。一种难得的舒心在激情过后的清晨里充实着我的躯体。我伸展着双臂轻轻的搂抱着依然沉睡的他们,他们在睡意中随着我的拥抱轻轻的向我依附。我不忍心打破他们的睡梦,静静地让思绪在他们的搂抱中随意飞翔。
  时间过得真快,从丈夫在露天电影场边第一次与我的触手,到乡下周末的第一次亲吻,然后是结婚生子,一幕幕经历像被剪辑的电影闪现在我的脑海中。转眼过去,岁月将青春洗涤成中年,将红颜渲染成一道道皱褶。

  突然间一种岁月流逝的伤感,像一团阴云笼罩在我的心头,当我回头看看搂抱的丈夫时,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也是那般的明显,当我回想着结婚以来他带给我的幸福时,一种庆幸的感觉将那种伤感洗刷得干干净净。我从H 的颈下抽出另一只手,用双手紧紧的拥抱着给予我幸福和快乐的丈夫,丈夫依然还在睡梦中,此时一种强烈的欲望让我去用全心身去关爱他。丈夫在梦中紧紧的回报着我的拥抱。

  我不忍心让他从梦中离开,在他酣睡的呼吸中,静静地享受着一种激情。
  H 轻轻地醒来,将他温热的身体从我的身后轻轻贴着我的背脊。当他用唇在我的颈间轻轻的磨擦时,我从他的呼吸中感觉到他的冲动。他越来越紧的贴着我的后背,从他慢慢升温的体温和越来越有力的拥抱中,我读出了他的需要。
  我双手紧紧的抱着丈夫,下体却努力地向后迎合着他的激情。当他从背后将他的激情传递到我的体内时,我在丈夫的怀里发出一阵阵呻吟。丈夫的梦被我的呻吟和他的激情打破,丈夫温存地亲吻着我,转过身让我俯卧在他的身上,H 俯在我的背后重复着他的冲动,身体里体验着H 的激情,胸前拥抱的是丈夫的温存。当H 在一阵疯狂后离开时,我紧紧的俯在丈夫的身上,急切地将丈夫的热情吞进我的身体。我疯狂地在丈夫的身体上运动着,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在丈夫的身上寻找着浪尖上的感觉。丈夫用力地迎合着我的冲撞,当我踏上最高的浪尖时,我用强劲的呼喊将自己狠狠地扔在丈夫的怀里。

  当激情再次从酥软的躯体中消退时,时间快将近中午。

  慢慢地在酸软中睡去,当肚子里的饥饿将自己从蒙胧的梦中牵出的时候,看到H 清醒地站在床边,当他的目光与我对视的那瞬间,我看到一丝丝尴尬从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来,这尴尬的目光像把刀子剌痛着我。我不敢面对这个刚刚在床上给予我激情的男子。

  他看到我醒来,轻轻地对我说:「姐,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我想不出挽留他的理由,静静地看着他逃避般地从门口消失。当他身后的门重重关上时的那一瞬间,一种莫名而来的耻辱感让我无颜回忆刚刚在床上发生的那一幕幕激情。我不清楚这耻辱的感觉是来自对自己刚刚放纵的激情,还是来自H 想要逃避我的那一瞬间时的眼神,我怎么也想不通,刚刚激情过后的他,眼神中怎么会对我流露出那种尴尬,我怎么也想像不出,他的离开得那样急切和坚决。一时间,一种无颜的羞愧,让我把自己刚刚发生的激情当成一种罪孽。

                十三

  H 离开时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尴尬眼神,像层溥雾长时间地笼罩在我的心里,像一层尘埃越来越厚地积累在我的心间。我一直想不通激情过后他怎么会流露出那种眼神,我一直在猜测他离开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很长一段时间,激情在我的身心里逃离得无影无踪,老公察觉出我情绪的低落,在生活中更加小心地呵护着我,时刻左右在我的周围,时刻安抚和关注着我,有时他的体贴没有弥补我内心的惶恐,反而让我增添了几份内心的烦躁。

  在这段时间里,H 也偶尔在丈夫的邀请下,时常来家里坐坐。当我再次面对H 的时候,我与他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寻找说话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只是他和丈夫闲杂地聊些无关的话题。

  当丈夫随团出国的期间里,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到了极点,吃过饭电视不想看,电脑不想开,也提不起精神到外面走走。空虚、烦躁的心情,像一挥之不去的网笼罩在我的心里。一天清晨,感觉到头特别的胀痛,试着想从床上爬起来,感觉到整个房屋像一个转盘在旋转,肠胃中翻滚着一肚子苦涩的酸水。动一动,这酸水就翻江倒海般地向我的喉咙涌出。

  尝试着几次想从床上爬起来,但都以一阵阵呕吐而告终。无懒,我拨通H 的电话,告诉他我病了而且很重。

  一会儿功夫,H 就来到我的床前,当他看到脸色青黄的我时,背着我和随同而来的司机把我送到进了医院,在医院安顿好后送走司机他便时刻守候在我的床前。

  当医生告知我得的是美尼尔氏症(内耳眩晕症),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他玩笑着说:姐,你人长得漂亮,得的病名字也这般好听。「

  我无力与他玩笑,在药物的作用下,慢慢进入了昏睡状态。

  每一次从昏睡中醒来,都看到H 守护在我的床前,细心地观察着我的每一细小的举动,在我每一次醒来,他都要再三问我需要什么,想吃什么。此时,我哪里还有胃口去吃东西,只是想静静地睡在床上,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想,任凭药物将我整个身体侵略得酥软。

  接下来的几天,H 一直守候在我的床前,这种眩晕症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医院里迷迷蒙蒙地睡了几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到是通过这几天的修养,原本杂乱的心情有了很明显的好转。每当看到H 为我忙前忙后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欣慰。

  从医院回到家里,H 特别关照着我,不允许我做任何事情,洗过澡后,我半躺在沙发上,看着他像老公一样忙前忙后,把抱我换下来的衣物,包括从医院带回来的东西,全都清洗了一篇。我静静的躺在沙发上,开始到有些觉得难为于情面,当看到他兴致勃勃地忙碌着,我干脆放下所有的顾虑,好好的享受这种被老公之外的男人伺奉的感觉。

  当他忙完所有的事后,坐在我的身边,温情地问我:「姐,还好吧,没有哪不舒服吧。」

  我把目光锁住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开始他试着在逃避,当我的视线一直注视着他的时候,他的目光在几次的游离后,终于停滞于我的视线上。

  久久的沉默,我用目光将他的心和身体拉近,他轻轻的俯在我半卧的身体上,用手轻轻抚摸着我耳边的发丝。当他的手触及到我的发梢时,一种电流迫使我伸出手搂住他的颈项,将他深深地拉入自己的怀里。

  吻,深厚而浓烈。我强烈地回应着他的吻,将自己心与身体慢慢展露在他的怀里……

                十四、

  在疯狂的亲吻中,我被H 抱着来了卧室的床上,H 轻轻的褪去我所有的衣物,
他站在床边目光紧紧地盯着我毫无遮拦的身体,这么久,他好像是第一次这样仔细的看我。曾经几次的亲热过程中,H 一直都是处在兴奋、紧张、羞涩的状态下。今天他却能在这个时候冷静的站在那里细细地看我,这种举动多少有些让我觉得羞愧,我下意思地拿过床上的毛巾,想要将自己微显苍老的躯体掩盖起来。他走过来阻止了我。

  「姐,让我好好看看你。」他轻轻的仰下身子在我的耳边细语着。

  「姐,你太漂亮了,让我好好看看,好把你牢牢的印记在我的脑海里。」
  「我老了,不好看了。」我轻轻的回应着他。

  他用吻堵住了我的嘴唇。

  「不,在我的眼里,你是最美丽的女人。」

  在半吻中,他把这一句话从我的唇齿间直接送到我的心里。

  当我的心接收到他的话音时,我放弃了想要遮盖我身体的想法。当我从他的亲吻中离开时,我轻轻的闭上眼睛,从内心深处完全放松自己,让自己赤裸地躺在他的目光中。

  一会儿,他在床的那头,用他的吻,像四月的风,从我的脚开始慢慢地吹拂着我的全身。此时,我仿佛迷醉在酒中,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来感悟他传递过来的温情。当他的吻从四月走向六月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粗放,当他再次将吻从我的身体转移到我的唇齿间时,我紧紧的拥抱着他那被激情膨胀得通红的躯体。

  他的激情似江南六月的雨,疯狂地洒向我这完全渴求的原野。我紧紧的闭着双眼,耳边响起山雨欲来时的狂风,紧接着,一阵紧过一阵的雨淋漓在我身体的每一根毛发中。

  从紧闭的双眼中,我仿佛看到江河中翻滚的浪,看到河岸边疯狂摇曳的柳,还有那在风雨欲来时,在柳絮中穿梭的燕子。

  从紧闭的双眼中,我仿佛看到风送着一团团红云从山峦间滑过,山峦间被云泛起一层层溥雾。

  从紧闭的双眼中,我仿佛看到风从茂盛的麦田里踏过,麦田中随之而起的一层层浪。

  一阵紧过一阵的风,一阵强过一阵的雨,在我心灵的谷底,掀起一层高过一层的浪。

  当风过后,浪静后,被风雨淋透的我的躯体,无力的醉梦在H 湿润的怀里……

                十五、

  在满熟的田野边,我怀抱着一个婴孩,胖胖的脸在阳光中仿佛透明的玉,我用手触及着婴孩的脸,从他的乌黑的瞳中,我读出了他的饥渴。

  我敞开胸前的衣襟,托着我饱满的乳房,当我的乳头触及到他的唇时,他用力地吸吮着。好久没有这种哺乳的感觉了,我的心随着婴孩吸吮的节奏一次次在颤抖,颤抖中一种疲惫让我轻轻的躺在飘满秋香的田野旁。

  婴孩在不停的有力的吸吮着,我仰卧着用一支手环抱着我哺乳的婴孩,我感觉到他在我的怀里不停的长大,我慢慢地抚摸着我怀里已经长大的婴孩,他的臂膊粗壮而有力,我紧紧的抱着他厚重的背,我用手轻轻触摸着婴孩头上的发,那原本是细细的绒毛,在瞬时变粗糙而有力。我努力地想睁开眼,想看看这个在瞬间被我哺乳长大的婴孩,但一种疲惫让我怎么也抬不起身体。

  他的吸吮不停地随着他的长大而更加有力,一份激情慢慢地更加刺激着我的心灵,当我从这份逐渐膨胀的激情中睁开眼睛时,看到H 俯在我的胸前,轻轻地在亲吻着我的乳房,此时我醒了但怎么也走不出这个梦里,在半梦半醒中,我依然陶醉在那个梦里。

  H 见我醒来,甜蜜地对我笑了笑:「姐,你睡觉的样子真好看。」

  我无力回应他,我闭上眼将我的脸埋进我我枕边,我希望能再次走进那梦里。
  H 轻轻的用吻在我的耳际边轻轻地吹抚着。从耳边慢慢移向胸前,然后覆盖着我的全身。

  在他的亲吻中,我的心慢慢远离刚才的那段梦境,当他的吻将我的唇锁住时,我紧紧地抱着他,将他拉进我的身体。

                十六、

  当我完全从那段梦境中清醒时,H 却将自己深深地扎在洁白的枕头中,看着他光滑的背在匀称的呼吸中起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激烈。当我抬起身半躺在床头时,H 在迷睡中搂着我的腰,将头深深的埋在我的腰间,然后又一次沉睡在我的怀里。

  我轻轻的抚摸着他光洁的背,此时有种感觉,仿佛就是刚刚在梦里的那种情景,看着他那般安静地深睡在我的怀里,我不忍心打破他的睡意,我数着他的呼吸,感悟着他呼吸时带给我的温暖。

  接下来的日子里,H 一改以前在我面前沉默少语的习性,更多的时间,他守候在我的身边,和我说起他小时、读书、初恋的经历。每当遇到什么事,都在我的面前反复的诉说。

  慢慢地,我发现H 是个特别细心但又特别没有主见的大男孩子。他不像我的丈夫那样办事果断,但处事时的细心却是丈夫没有的。在平时的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细微他都不会放过,遇事后的左右顾及和权衡不定的习惯老是被他的上司我的丈夫数落。他的这种习性,却给我带来很多的幸福,生活中的我,多了一个细微关注的人。

  慢慢地,H 完全进入到我们的家庭,因为丈夫的工作性质,在生活中,更多的时候是H 在陪伴着我。我知道,H 只是短期内的一种进入,最终有一天,他会离开我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家庭里。

  时常想着他将属于另一个女人时,我的心里总会有种说不清楚的酸楚,但自己又在平时的工作中,时刻关注着有什么好的女孩子能适合他,时常和丈夫一起帮他选定着未来的妻子。

  H 总不喜欢在我的面前提起关于他婚姻的事,我知道他不想因此而伤害到我的感觉。丈夫在家里的时候,H 也尽可能的回避着,就是在家里住也独自一个人睡在书房里床上。偶尔在丈夫的鼓动下,H 才勉强地参与到我们夫妻的激情中,只有在丈夫不在家里的时候,H 才会全心身地投入到与我的激情中。

  慢慢地,丈夫也淡溥了那种三个人的激情中,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也许是工作过于繁琐,丈夫和我之间的性都很少了。更多的时候,都是H 在陪我,丈夫只是在偶尔问一问我与H 的性爱细节,每一次询问中,又能唤醒丈夫的性欲。
  慢慢地,我习惯了这种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男人的关注下生活,丈夫与H 之间的相处的那般默契,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建立起一种亲如兄弟的关系。

  我时常在想,这种三人间的关系能维持多久,当问起丈夫时,丈夫总会笑着对我说:这种感觉能维持多久就维持多久,不要刻意去努力什么,原本他就不是属于你的,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细细想来,丈夫的话确实有些道理,但作为女人,为什么没有男人般的胸襟,怎么总是在心里不能将H 视为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也许,他的经过是短暂的,但他留给我的却让我在以后的生命中永恒的难以忘怀。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s1991lsok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