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粉樱桃——揪螺丝(在乘务间骗B 艹)]作者:sxb26

[粉樱桃——揪螺丝(在乘务间骗B 艹)]作者:sxb26




         粉樱桃——揪螺丝(在乘务间骗B艹)


字数:20000


  03年的时候,我们专业两个班48个人在XN实习,也就是我们8 个是老总,其
他的都是妹子。为什么叫老总,就是因为夏天这些妹子不注意,搞得我们几个老是肿起。所以就叫老肿了。住的这个院子,前边是仓库,后边是两层的楼房,男生住仓库,女生住楼房。中间有个五百坪的大院子,一头是走廊,一头是教室。仓库的一侧是锅炉房,从仓库里隔了两间浴室出来,供我们洗澡和热水。恰逢那年非典,外面人心惶惶,学校怕我们出事,就不让我们出去实习了,只要平安就好。故事就是讲的我,也就是萧野,在这个院子里住的那一年的事情。

  揪螺丝,是XN列车员里面的黑话。「揪」就是拧紧的意思,「螺丝」就是螺栓和螺帽的合成,所谓揪螺丝就是把螺栓拧到螺帽里面去,讲的是男女之间那个事情,倒也是十分的形象。

  我们实习会跑很多个单位,02年年底的时候,因为春运的需要,我们也被安排上车去跑春运,跑的是XN到魔都的这条线,全程理论上是26个小时,实际上一般都会晚点两个小时。跑一趟下来三天两晚,如果是春运期间,会连班跑,就是五天四晚,然后再休息五晚四天还是挺累人的。那个时候萱萱的身体最不适应,在车上一个星期吃不下也睡不着,还好他们几个姑娘之间都还算是互相照料,不过后来就没让她上车了。那个时候我追凡凡也追不到,和小珍打得火热的时候,但是你们晓得,这些姑娘,我只能照顾和被照顾,解决不了深层次的问题。
  我们刚上车的时候,我的师傅原来是部队里面退伍下来,之前再新疆修坦克的。虽然个头不高,但是很精神的一个人。我们这个学生班和师傅班是倒班,也就是师傅们当一个班,我们接师傅的班这样。这个师傅业务还没有我好,当然咯跑车也不需要太多的业务,主要就是开门关门搞搞卫生就可以了。但是这个师傅旁门左道的事情没少教我。

  比如说搞卫生这个事情,列车到终点站会有保洁公司来扫地,他一般就把垃圾扫到座位下面应付检查,然后等保洁公司来扫;又比如说皮鞋脏了,就在别人的裤子上蹭,比刷的还干净;平时那些上来捡垃圾的,也让他们捡,但是要把厕所打扫干净和把皮鞋擦亮了;还有「杀猪」,其实就是带客上车,帮他逃票,从魔都到XN只要50块……总之蛮多的套路。揪螺丝也是他告诉我的。

  那时候我喜欢在车上给乘客聊天,了解很多天南海北的事情,很多乘客都掏腰包买酒买零食和我一起扯东扯西,所以我们食堂那个推车的姨很喜欢我。很多时候,这些人感觉和我聊得来,还递名片要我去他们那边发展。特别是一个李总,在浙江千岛湖度假酒店做营销总监,后来还跑到乘务间里面来又留了我的电话,说我就当过去旅游,费用都是他出。

  那天我在车上和乘客聊天,是个在魔都打工的姑娘坐车回XN,我师傅刚好过来看到了就笑我说:「嘿?小野在揪螺丝咯?」我也不晓得揪螺丝是什么意思,交接班的时候我们到餐车吃饭,我就问他,他就拿了个螺丝出来一比划,我就明白了。我当时觉得好奇,这车上和乘客聊天可能常见,直接把人家姑娘正法,这个不太现实吧?但是又不好意思问他。

  第二个班从魔都回XN的时候,晚上2 点钟我去接师傅的班,他要我去喊朱胖子吃饭。

  朱胖子是小珍的师傅,平时客客气气的也不是蛮做声一个人,就在我们旁边车厢。我就去找,到了乘务间一看,里面黑漆漆的,灯都没开。我就过去给我师傅讲:「师傅,胖子师傅那里关了灯,只怕不在哦。」

  师傅贼笑了一下,问我:「你几时看到过哪个的乘务间晚上不开灯的?你没学过业务吧?」

  我一想,确实,就算人不在,灯也要开着的。一时不解。

  我师傅又说了:「你去敲门,喊他吃饭。这个鬼肯定是在里面揪螺丝。」
  我一听「揪螺丝」三个字,顿时一惊,心想这个胖子师傅四十多岁人了,平时挺憨厚的,难道还真的有这哈本事在列车上直接策到妹子和他搞?那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将信将疑的就过去敲门。

  敲了几声也没有反应,里面也没有什么声音,只有轰隆轰隆的火车压着铁轨的声音。我又用饭盆在玻璃上敲了几下,喊了句:「胖师傅,我和我师傅先去吃饭了啊。」心想反正我工作做到位了,就过去和我师傅去餐车了。

  到了餐车,我师傅看我心里面有疑问,一边吃饭就一边给我说:「你看咯,等下你胖师傅就要过来了。」

  果不其然,我才坐下没有2 分钟,胖师傅就来了,一脸精神的样子。
  「朱胖子,你不厚道咧,我徒弟喊你恰饭,你揪螺丝也不喊他一起玩?」我师傅一看朱胖子过来,就打招呼要他过来坐下。

  「你莫乱带坏细牙子!」朱胖子一边臭我师傅,一边过来坐我们对面,疑惑的看着我,看着我做声,还就真的煞有其事的问:「小萧?你想搞哦?」

  我说心里话,真的有点好奇,而且那个时候正好是到XN实习,还真的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不过当时也不好意思承认,连忙辩解说:「冒咧,冒咧(没有,没有)」

  「我就说咯,小珍那么漂亮,跟小萧的关系我看好得很,怎么会去揪螺丝。」朱胖子说这些话的时候,真是憨厚亲切得很,人畜无害的样子,和他的实际言行真的不挂钩。

  我师傅也顶了顶我,小声说:「小萧,小珍是你女朋友吧?我看你都是帮她带饭的。」

  我连忙又说:「不是咧,不是咧。妹子都要照顾一下。」

  「果漂亮的妹子,你还不追啊?这跑车好无聊咧,我看你没问题的……」我师傅又诧异道。

  我扭头看了看车厢,生怕有别的同学听见了。发现大家都各自吃自己的,才放心过来。

  我师傅见我这么怕,还以为我是不敢追,又给我鼓劲:「你要有自信撒!」
  这个我倒是清楚,他说的是这火车上的工作,确实无聊,好多男女列车员家里都好得很,但是在车上,也是搞到一起去。餐车我喊丽姨的一个三十五六的堂客(少妇),他们都说她的屁股和过道一样宽,据说还在软卧里面和他们搞3P,不过我都是道听途说,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不过我师傅从来不和我多谈关于「揪螺丝」的事情,他可能是觉得我还小。一个中专生,现在想想我也不会告诉一个高中牙子怎么到外面乱搞。

  后来回车厢的时候,朱胖子还真的多打了一份饭,肯定不是给小珍的,因为都是我给小珍带过去。所以我就跟着他走到他们车厢,看见朱胖子把饭给站在过道里面一个女孩子,然后就领着女孩子往休息车走。那女的看起来比我要大六七岁,估计有个二十四,五岁了,个头不是挺高,一米六不到。除了有些憔悴之外,还挺好看的。头发烫着波浪,穿着个羽绒服,下面是条牛仔裤,别的不说,就两条腿就挺细挺直的。要是不是朱胖子递饭,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女的刚刚在乘务间里让朱胖子艹了。一想这满车厢都是人,这样条件的女孩子太多了,难道都可以「揪」么?

  「小野,你在看什么呢?」小珍已经来了乘务间,看我老不进去,就问我。
  「哦,没事呢。」我也不知道要怎么给小珍说这事儿,没准她以为我不正经就不好了。我就给她端饭进去。

  「啊,今天有鱼啊!」小珍面露喜色,二话不说,马上开吃。这火车上的伙食真不敢恭维,就用盐腌好的鱼好吃点。一般情况下像萱萱就是饿五天回去猛吃补回来,但是我不挑食,一般是在车上猛吃五天,回去饿几天没关系,毕竟车上是吃公家的。

  我看着小珍在那里吃饭,心里还是想着刚刚的那个女的。说真的心里面痒痒极了,倒不是说就马上想着要艹屄了,而是想自己也尝试一下揪螺丝的滋味。
  跑车那两个月,因为是是10天一排班,所以留在宿舍里面的也就是一半人,有人陆陆续续出乘去,也有人陆陆续续回来。我和教授、磊哥、欧总这么几个光棍就一起聊起揪螺丝的事情,感情大家都是跃跃欲试,也都交换了一些从师父那里听来的方法。

  原来像朱胖子那种情况,和杀猪无异。一般如果我们带个客人,是50块,如果把自己在休息车的床位让给别人睡,一般就比卧铺还要贵,而且对方还只能睡一半的时间。像朱胖子干这个妹子,是要给别人找个休息车的床位,实际上就相当于自己损失了三五百块钱,这在XN可以双飞了都,当时我们几个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500 块,所以我们几个都觉得这么搞肯定划不来的。那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上车的时候放客上来就盯好了的,一般就是不收那50块钱了,那一般也就是给口爆一下;还有一种的就是很多买了票但是没有座位的,如果聊得来了的,你可以在我乘务间坐坐,不过那肯定就是要揩油吃豆腐的。虽然说平时小珍的豆腐我也楷,但是就是觉得「揪螺丝」这个事情新鲜,想去试试,说不定还能揪出什么花样。

  我心想最后这种方式,钱没有少收,而且风险不大,所以几天后出乘我就想试一下。结果螺丝没有揪到,倒是出了个别的事情。

  从XN到上海的路上,我接班之后就想瞄过道里面站着蹲着难受的人。一路走过去,大部分是从XN到省会S 市,或者从省会S 市到临省地市的短途。从XN到魔
都的很少,而且整体素质都偏低,我还真看不上眼。于是也就只好跑去找小珍打发时间。不过小珍之所以要和我临车厢,不像其他的女孩到卧铺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晚上好睡觉,车到站了之后都是要我一个人去开门,挂两节车厢的牌子。反正是晚上,也没有领导来检查。所以过了半夜吃了宵夜,小珍就睡了。我就孤苦无依的一个人在乘务间里看小说(列车上卖的那种过期杂志小说),倒是中间有个女的带了个小毛毛(娃娃),说想借地方喂奶。我觉得还是蛮理解的,就让她进来了,但是我自己也没出去。

  她看了我一眼,也不好赶我出去。我晓得她什么意思,就站起来,把门上那个小窗口挡住,然后假装看车厢外面。她就把衣服掀起来,蹦出来个白白净净的大奶子,然后把毛毛往奶头上摁。我看了一会,觉得也就那么多意思。她喂了奶,又很不好意思的谢谢我,我也冲她笑笑,觉得这真的就是举手之劳。

  等车到了金华的时候,我就下车挂牌子,看到很多乘务员都往餐车方向跑,我也就懒得管了,让那些旅客自己上车,连车号牌都没挂,就往餐车那边跑。
  越往餐车走就看到越多的人,有旅客围观的,还有一些我们自己的列车员。连我师傅还有朱胖子应该在睡觉的都在那里,小珍也跑过来了,凡凡躲得远远的。我就跑过去问凡凡什么事情。凡凡就告诉我说是一群从金华上车的人在那里挤的时候,列车员去维持秩序,结果一个猛男推了这个列车员一下,差点把这个列车员推下月台了,结果就发生了口角。

  「你TMD 找死啊!」凡凡还在说着,我就听到我师傅的声音。我赶快循声望去,只看到一个穿着夹克的男的被打翻在地上,还有七八个男的围着我师傅,手里还拿着扫把棍子和啤酒瓶。我估计那个男的就是被我师傅干到的,他虽然是修坦克的,但是很明显刚入伍的时候不是修坦克,看地上这个,估计我师傅应该也是练过两下子的。

  「轰」的一声,旁边的人七嘴八舌的就骂开了,提着东西就往我师傅伦去。我一看形势不妙,赶紧就往人堆里面钻。我师傅一看他们手里都是东西,自己搞不过,也就往车门跑,结果有个站在车门口的看热闹的人一把把他堵住,听口音也是当地的。我当下心里明白,这肯定不是和旅客发生了口角,不可能这么多人来帮忙,只怕刚刚倒在地上的人也是故意的。

  其他的列车员看我师傅要吃亏,也过来帮忙。都是把那些人拿着东西的人用手推在外面,对方没动手,他们也不敢动手,而且手里也没有东西。

  但是我师傅被堵他那个人惹毛了,我跑到我师傅旁边的时候,看那个人和师傅互相扭在一起,也没想什么,觉得自己手里拿着两个车号牌,就朝那个人抡。
  我那时候年轻气盛,说真的也没有考虑太多的后果什么的。后来我师傅跟我讲他们都不敢动手,怕是要下岗,但是我反正是实习,后来这个事情也没有给段里面造成影响,学校说要给我处分,不过好像最后因为非典的关系,我们毕业照都没回学校照,哪里还有什么处分咯。

  当时那个人痛不痛我不晓得,只晓得我的虎口痛。他就在那里骂啊喊,我也没听清楚喊的什么,就用车号牌指着他还有过来准备帮忙的人,我也不管他们骂什么,就唱起调子(HN话,意思是起高腔,很嚣张的样子):「你们别嚣张,我们一车列车员30多个人,动起手来你们吃亏!」讲完我都心虚,这车上30多个列车员不假,但是我们几个学徒就有7 个妹子,本来卧铺里面的列车员也都是点阿姨,连我们车长也是个女的,怕是没有什么战斗力。

  但是那些人也就没有轻举妄动,但是从外面还是围着围着,也不肯走人。我们车长肯定是维护我们这边的,就义正言辞的对那些人讲:「你们这是妨碍列车运行,是违法的!」

  「骚货,闭嘴!当心我艹你啊!」旁边有人就在那里喊。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我们车长也是个辣妹子,但是我们这边的人都是调子高,也不会真正主动去动手。

  「我说你那么大一个屁股,不是给艹的?」那边的人看我们明显不敢动手,就出言羞辱她。我还扭头去看了下我们车长,以前没注意,现在看起来,那屁股还真的是又圆又大,想必当车长全靠了这个屁股了。可惜现在这个屁股用处不大,她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都不晓得说什么了。

  其实这车长,我平时也就那么喜欢,对我们也不客气,但是像我这样的铁路子弟,当时就一是有一种系统的荣誉感,再个也比较热血。虽然实习的队伍就我一个爷们,但是我当时更要觉得在几个妹子面前展示下威风,要让她们知道我有保护她们的能力。我也不动口,捞着车号牌就朝那个骂骂咧咧的男就砍过去,他手里也就是一些扫把什么的,也没有什么真东西。我拿着铁牌子砍过去,他就躲。我也没追着他砍,就用牌子指着他骂:「ZJ人还敢和HN人搞,少TM废话。」旁边
的人也有想要过来打我的,但是旁边2 个乘警都在,也不动手,就骂骂咧咧说要找我的麻烦。

  又对峙了一下,火车站的公安就来了。我们这个系统在当年还是很威风的,有自己的公检法,有自己的制衣食品厂,连火葬场都有。在自己的地盘上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的公安抓人,自己的检察院和法院来处理。很快的那一群人就被带走了。

  凡凡和小珍她们这个时候才围着我,关心我。

  这个事情之后,虽然我没有做什么,但是我师傅觉得我很义气。之后给别人介绍我,都把「徒」字给省了,都是介绍「这是我老弟」。

  我们跑连班最后一趟回程的时候,我去接我师傅的班,我记得那趟人是真的多,过道里面全是人根本走不动,但是大家都知道,神奇的餐车肯定是可以过去的。所以我就跟着餐车走,食堂那个大屁股阿姨还推个车子钻来钻去,也不晓得被掐了多少油了。到了师傅的乘务间,看到乘务间里面有个女的。我心想,我师傅不是不「揪螺丝」的么?不过也没多嘴。

  「萧老弟你来了啊,走咯去吃饭咯。」师傅就喊我一起去吃饭。我看了那个女的一眼,眼睛挺大,鼻子也挺高的,虽说脸型不是那种鹅蛋脸,但是整体看过去还蛮漂亮的,而且看样子就和我差不多大,估计20岁都没得。头发是拉直的那种很垂,垂到胸前就搭在她一件红色的毛衣上,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都快过年了,她还穿个裙子,下面穿了一个比较厚的丝袜,好在还是穿了一双过膝盖的长筒靴子,不然这么远的路,也不怕得关节炎。她看到我打量她,就还朝我笑笑,我以为是我师傅的亲戚,也就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和师傅去吃饭。

  到了餐车,师傅才给我介绍情况。

  「怎么样?我妹妹漂亮不?」我师傅就问我。

  我心想还真的是他亲戚,连忙就说:「漂亮咧!漂亮!」

  「把你做女朋友要的不?」我师傅一看我这么说,一边吃一边问我。我总觉得他在那里笑,不过他埋头吃东西,我也不晓得他笑什么。

  我也当我师傅开我的玩笑,我也就赶紧答应说:「要的啊!她也是XN的啊?」
  「不是的,她是MY的。」我心想MY是个县城,也是在XN下车,那不差不多么。
不过我这个师傅好像自己也不是XN本地人,是复员分配过来的,不晓得怎么多了个MY的妹妹。我还在心里犯疑惑,我师傅又说:「你等下帮我送她出站要得不?她冒打票的。我这趟车跑完不下车。」

  「你跟别个对了班啊?」我问。

  「嗯,我跑完这套班就回去过年了,我就找人对了班咧。」

  我师傅找我帮忙我肯定答应的,而且说不定送他妹妹送出感情来了还有后续呢。我就赶紧答应讲「要得咯,我送她去汽车站。」

  「看样子你还蛮满意啊?」我师傅看我这么殷勤,一副吃惊的样子。就开我玩笑:「那你多吃点,我只怕你这个晚班不得睡觉了。」

  我心想,美女和我挤在乘务间里面,那怎么可能睡觉咯。

  等我回到车厢的时候,那个女的又冲我笑笑,又连忙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尽量的坐少一点位子。我也客客气气的,就进去打招呼。才想起来,忘记问师傅他妹妹叫什么名字。

  「不好意思,你叫什么啊?」我觉得这也是个话柄,就赶紧主动扯话。
  「哦,你叫我轩轩咯。」她用普通话答我的话,也不是很标准。

  「你也叫萱萱啊?我还有个同学叫萱萱,也在这趟车上。」

  「哦。真的啊?」

  我想起师父给我讲,要她给我做女朋友的话,也不晓得也给她讲了没。不过当时觉得总是站着也不是个办法,就小心翼翼过去。做到她旁边。乘务间的位子只有那么宽你们晓得,冬天衣服又穿的多,车里面开了暖气,她脱下的外套还放在位子上,我坐下去肯定就是挨着她的。我心里还有点紧张,因为别的地方马马虎虎我也看不到,但是那双腿真的是撮到我的兴奋点了,我最喜欢的就是黑丝美腿这类的,虽然裙子下面就露出来一点点,接下去就是靴子,但是我还是很激动,心里面也蠢蠢欲动起来了。

  她看我不做声,显得比我还大方些。

  「你叫什么名字咯?」她就问我。

  「哦,你叫我小野咯。」

  「我们应该差不多大吧?」

  我对她的年纪也感兴趣,就问:「你好大?」

  「我85年的。」

  我一听,比我还小一岁,但是比我们班上这些同学都要显得成熟多了。我们还是中专生,现在也喊是实习工作算工龄了。

  「那是差不多大,我84年的。」

  「你们这是分配到这个车上面上班么?」

  「不是列,我们是实习,要实习很多单位,最后毕业的时候自己选一个。」
  「就是包分配的咯。」

  「嗯咯。」

  「真的好,你看我们一样大,你都有固定工作了。」

  「没什么好的咧,这工作又不好,累死人。」

  「有什么累的,我看你们每天就坐在这里,到站了就出去开下门。」

  ……可能是同龄人的关系,我和这个轩轩还蛮聊得来的。聊天中晓得她和我一样也是中专毕业,但是她是那种三年的,学的酒管,毕业之后就找到魔都一个酒店里面当前台,结果不是很满意就提前辞职回来准备过了年再过来找。

  我那个时候跑了几趟车,又喜欢喝乘客聊天,所以还认得几个这边的人,都和我聊得来,内心就有些膨胀。再加上想在美女面前显摆,就把那个李总发给我的名片掏出来,说我大哥在度假酒店搞老总,回头她准备过去的时候我梢她先去杭州,看看成不成。

  她一听倒是不为工作的事情高兴,就问我:「真的可以坐你的车去杭州玩不?」
  我听她这么一问,就有点纳闷,说:「你是我师傅的妹妹,我不带,我师傅也会打啊。」

  结果她噗嗤一笑,说:「没有列,我是只买到站票,车上太挤了没地方坐,结果碰到你师傅就要我坐得乘务间来。」

  我一听,顿时心中明白了几分,搞半天,轩轩是我师傅揪的螺丝,那怎么留在这里不去找个床位咧?我就接着问:「那接到乘务间来后来咧?」

  「后来你就来了啊,我才坐进来你就过来了。」轩轩在那里说,接着又好像想起来什么,脸微微一红,说:「你师傅说他要下班了,讲你好帅的,要我问你同不同意我坐在这里。」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虽然还比较混乱,但是也明白得差不多了,难道是我师傅帮我「揪螺丝」,想到这里我又想起我师傅吃饭时候脸上的笑容,真是太不正常了。

  不过这人都坐进来这么久了,而且确实还聊得蛮来的,未必我还退货不成?我那时候身边的姑娘都是只能看不能吃,外面斯文,内心败类得很。既然师傅把眼都对好了,我难道还不「揪」进去?

  她看我不做声,就问我:「小野哥,是不是不方便咯?」

  我就连忙解释到:「没有列,没有列,我是怕到时候有检查组的来检查。」
  她也着急了,就说:「那我还是站出去算了。」说完就准备拿外套。我晓得她不是我师傅的妹妹了,动作也就大胆了些,就用手摁在她的腿上,示意她不要站起来。其实也就是看看她的反应,看对我是不是反感。她看了看窗户外面都是返乡的农民工,反正都是挤,反正都是被揩油的命,说真的,还不如在乘务间里,至少干净些。但是我也还是随即就把手拿开了。

  那时候都晚上了,还是春运,过道里面人都走不动,哪个领导吃饱了撑着来检查咯?况且我们车长还是个女的,走一趟只怕那个大屁股要被人摸个干净。但是我也要维护我们铁路系统的形象啊,就嬉皮笑脸的说:「没事,一会领导来了,你就说是我的女朋友就是啦。」

  她听我这么一说,就说:「那你不是要占我的便宜啊?」不过说虽这么说,也就把衣服又放下来,然后重新坐下。我心想,这是你自己要送给我占便宜的。不过也还是给她吃个定心丸,就说:「你这么漂亮,站在外面一晚上,未必没有人占便宜啊?」

  我们又接着开始聊天。我就告诉她说我寒假期间都会在XN,第二天到了可以送她出站,还留了电话什么的。后来我又给她讲我们实习的事情,有的是听别人旅客说的,也就当成自己经历的给她讲,讲得眼睛放光,逗得她咯咯的笑。
  到了1 点多,我到站上了客之后,车厢里面就更挤了,我干脆都懒得到过道里面去巡视了,也随便编了旅客的目的地信息。就想眯一下觉。其实在车上躺着我能睡着,但是坐着肯定是睡不着的,太晃也太吵了。

  轩轩也靠着窗户边的车体在那里睡觉,我估计也没睡得着,火车一振动,她的脑袋就在车体上敲一下,怎么可能睡好咯。但是我看她闭着眼睛不出声,也不好说什么。只看到她人向车窗斜靠着,屁股对着我,裙子下面的黑色连裤袜若隐若现的,我也不好弯腰去看,勾得我心痒痒。我就当做自己也在睡觉,手垂在座位上,放到她屁股下面,但是也不敢去摸她。就放着。

  结果她真的没睡死,肯定是睡得不舒服,就想调整一下姿势,一屁股坐到我的手上。除了丰满有弹性的屁股压在我的手腕上,我曲起来的手指关节,还正好顶在她两瓣屁股中间一个柔软的地方。

  我赶紧就把手往回收,一边就说:「不好意思。」

  她也正觉得坐到我的手难为情,就说:「对不起。」

  我想缓解尴尬,就问她:「这车上不好睡吧?」

  她还一脸通红的,说:「还好咧,就是晃得厉害。」

  「你用脑壳砸车体,你也痛不啊?」

  我看她摸了下脑袋,心里一横,就说:「到下一站还有个把小时,要不你靠着我眯一下咯。」

  说话我心里打鼓一样,心想干脆看她接受我不,被拒绝了也是心里落个干脆,免得心里一直痒痒的,反而不好受。

  她看了我一眼,脸上红扑扑的,就问:「那你会不舒服不?」

  我心中一喜,这有戏啊。就拍拍肩膀,要她靠过来。然后自己靠着过道储藏室这个墙壁继续闭目养神。

  她就靠过来,靠在我肩膀上。但是因为我也是个斜的,她可能觉得不舒服,又调整了好半天,反正就是不安逸,就干脆搂着我的胳膊,这才找到一个合适的位子。两个软噗噗的胸部还顶在我的手臂上。

  开始我希望她靠过来,可这下真的靠过来了,反而我倒是吓了一跳,觉得这萍水相逢的,她就这么挽着,不晓得是信任我还是喜欢我。我心里紧张加兴奋,身体却不敢动,觉得不能辜负别人的信任,要当个正人君子。

  当正人君子的代价就是,我的心就像放在火上面烤一样。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就听到「轰」的一声,车就停了下来。

  我睁开眼往窗外一开,窗外漆黑一片,不像是到了站的样子。倒是轩轩马上坐了起来,揉着眼睛问我:「这是到哪里了,你要去做事吧?」

  「估计是临时停车,我去看看咯。」我只觉得腰酸背痛,起来伸展一下腰身。就起身又看看那边窗户,也是漆黑一片。觉得口干了,有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这才又坐下。

  结果轩轩就坐在那里看窗外,又不靠过来了,我心里又有些失落。

  「靠着不舒服吧?」我就问她。

  她扭过头来,一脸惊讶的表情,说:「没咧,小野哥你靠着好舒服的。」说完,她的脸又红扑扑的,一幅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心里说我要你靠一下,你就挽着我,这么大方还这么容易脸红?「我是看你的脑袋也在那里撞得响,估计你不舒服。」

  原来她是关心起我来了,我就笑着说:「哦,冇事,我们都习惯了。」
  「小野哥你这么好,好多妹子喜欢你吧?」她问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我一听觉得你不是要给我表白吧?我想了一下,凡凡是我喜欢她,小珍是对我蛮好的,但是我还真是苦逼的连一个正式的女朋友都没得。

  我就连忙说:「没咧,现在的妹子都喜欢大帅哥,没人喜欢我咧。」其实我那个时候还真的蛮帅的(和轩轩在火车上有个合影,但是家里旧电脑被修过,什么都找不到了,现在也早就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了),但是也比现在谦虚一些。
  「哈哈,我觉得你蛮帅的啊。」

  「你这是安慰我呢。我帅都没人喜欢的。」

  「肯定会有人喜欢的啦。」

  我听她这么一说,意思是她不喜欢我咯?心里的兴奋劲少了一大半。又跟她扯了一会,车子又开动了。她这次倒是大方了,也不打个招呼了,就直接搂着我的胳膊,往我身上靠。

  我努力的闻着她头发上的香味,觉得好闻极了。心中的躁动也越来越强烈。干脆就把脸贴在她的光滑柔顺的头发上,心里砰砰跳个不停,总觉得她靠在我肩膀上肯定都能够听到了。但是她却一点反应都没,就让我这么靠着。如果说刚刚是我正人君子的借她肩膀一靠,现在这个姿势更像是一对恋人相依相偎了。
  火车在漆黑的夜幕中前行,我不知道车开到了哪里,只惟愿这火车失去了方向,就这样开上几天几夜。

  2 点多的时候,火车终于靠站了。这回虽然我看到到站了,都不想起身来,还装迷糊在。倒是轩轩又坐了起来,说:「小野哥,到站了,赶紧去开门!」
  下了一批,却没有几个上的。车进入HN之后,离终点越来越近,车上的人倒是也慢慢的少了一些了。等开车哨响,我迫不及待的就要回乘务间。

  放下东西之后,这回两个人都特别默契的就往一起靠了,她就靠我肩膀上,我就贴她头上。可是我却没有装睡着,而是垂着眼看她,发现她也抬着眼睛看我。
  「是不是手隔着这里不舒服?」我就问她,然后也没等她回答,就把她搂着的那只手抽出来,然后绕到她脖子后面,意思是要她到我怀里来睡好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躺了进来。我心里开心极了,心里所有的障碍都扫除了,也不要回到XN再发展了,很明显这事儿成了。

  我也就把轩轩当女朋友来疼了,从旁边的衣帽钩上,把一件军大衣拿下来,说:「车子进了山区啦,好冷的,别着凉的。」说完就把军大衣往两个人身上盖,其实也盖不到多少,主要都是盖在她身上,把她的腿和膝盖盖好。盖好之后,手却没有离开。就直接搭在她的大腿上。

  应该说,我就是想摸她的腿,才那大衣来盖的。只是在她看来,这个举动无疑十分的温暖体贴了。她也就把军大衣也往我身上紧紧,完了之后,手也没有拿回去,就搭在我的肚子上。

  火车又开了一会儿,我实在是睡不着。只觉得怀里的轩轩,呼吸缓慢而均匀,怕是真的睡着了。我的手就不老实起来,在她的大腿上缓缓的摸起来。心里压抑的火苗,也就这样引燃了我的欲望,我身下本来在沉睡的兄弟也不老实起来。
  摸了几下,怀里的轩轩一点动静也没有。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睡着了,还是装不知道。我也就胆子大了起来,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我自认在学校的时候,在姐姐们的调教下,爱抚的功课还是毕业了的,绝对充满力量而又不粗鲁,充满温柔而又不轻浮。我的手在她大腿根来来回回几趟下来,见她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又往她的屁股上伸。

  隔着黑丝和内裤,我摸着她浑圆的屁股,心中的火也越烧越大,裤裆里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顶着我生疼。我犹豫了好半会儿,终于理智还是被自己的欲望吞没了,我把手往她两腿之间那片柔软的地方挤。这时只感觉到她的双腿紧紧的夹着,让我的手难以寸进,要挪动一下更是困难了。

  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睡着呢。

  轩轩既然没有睡着,又让我的手摸她的腿和屁股,那只能说明是她自己也想我这么做呢。想到这里,她夹紧的双腿就根本不像是反抗,而更像是一个游戏关卡。我一时也就不再温柔,夹在她两腿之间的手掌重重一握,她的双腿就被顶开一条缝隙,随即我趁机将中指和无名指探向她的神秘花园。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没有再动,而是停在那里看她反应。我这样动作,她就算是真睡,也要醒了。可是她把脸埋在我的怀里,头都没抬,放在我肚子上的手也没有拿开。正所谓没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我得到了默许,就用手指在她下身到处探险,把地形摸索了个大概,然后就在大概是小穴的地方画着圈圈,写写书法。

  轩轩想装睡也装不了了,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嘴里也开始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哼哼着。

  「哼……哼嗯……」

  听到她哼哼,我也换了动作,用两个手指隔着丝袜和内裤找到可能是她屄眼的地方,死劲往里顶顶,然后手指往里一勾,飞快的划过她的阴唇和阴蒂所在的地方。

  「嗯哼……」她这一声比之前都要来的响一声,把我都吓了一跳。不过在列车的轰鸣中,明显谁都不会听到。我镇定了一下,又如法炮制,如此来回几趟,她果然痛苦难当,头在我怀里不停的扭动。原本光滑的袜档,此时也不再是那种丝质的光滑质感,而变得有些阻碍起来。

  又沟了几趟,只感觉到她垫在下面的右腿,都已经湿了一片了。

  我知道轩轩的身体已经被我搞定,但是为了摧毁她心中的尊严,我还是抽出手来,把黏糊糊的手指在她眼前一张一合,展示她粘稠的淫液如何被拉成丝。
  她觉得不好意思,就把脸往我胸上埋。我心里道,果然是个小色女啊,于是胆子就大了,又把手伸到她腿中间去,这次倒是没有什么阻力,她的腿都分得开了些,像是在给我腾位子一样。我的动作也就大了。

  「啊……」突然一股剧痛传来,我感觉到我的胸口被她狠狠的咬着。而且她不是咬一口,而是死死的咬着不放口。我一时疼痛难耐,不知如何应付,就粗暴的在她下身挖起来「唔……唔……唔……」她叫归叫,但是就是咬着我的肉不放。我痛得要死,她倒是爽了,我左想右想还是我划不来,就不挖了。就把手抽出来,给她说:「你看窗户外面那个人在望着你。」

  我这么说,她就松了口,紧张的往外面看。发现只有一个人靠在门上,把整个窗子都挡的严严实实的。春运就是这样,要不然我也不敢这么大的胆子。
  「嘶——」我这才觉得真的痛,抓着胸口揉,还是觉得痛,就解了衬衣扣子,揭开内衣往里面看,一看隔着两层衣服都咬了一排牙印出来。「你下口也太重了把,你属狗的吧。」

  她以为我生气了,在那里很不好意思,一幅很无辜的样子。「是你先呲我的……」

  「我要咬回来。」我就开玩笑,狠狠的对她说,说着手就向她咪咪的位子抓过去。

  她以为我要来真的,连忙就说:「不行!这里不行的!」

  我也不是真要咬她,要咬也得找个地方脱了衣服再咬。但是我就掀开衣服给她看,「你看,都是你的牙印,只怕都出血了。」

  她还真的就去看,头就埋在我的胸口,一阵香风吹来,香得我心头痒痒的。
  她看到果真是几个血淋漓的牙印,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就笑着看着我不吭声,在那儿一个劲的卖萌装可怜。我哪里吃她这一套,我就给她说:「反正,现在肉债要肉偿!」

  我这话里面的意思好不明显,她听着脸又是一红,装作自己不懂,又把她那粉臂一伸,把袖子卷起来,对我说:「那我也给你咬一口咯。」

  我看着那光洁柔嫩的手臂还真的就想去咬一口,就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钳住她的手。这算是我迄今为止实质性的亲密举动了,她也紧张起来,就去看我搂着她的手,被钳住的手也往回抽。

  我说:「我怕我咬你的时候,你要乱动啊。你别动!」

  她听我这么一说,就乖乖的不动了,我就张开嘴,朝她龇着牙,还「哈……哈……」的哈着气。她紧张的要命,连眼睛都闭上了。我看时机成熟就一口咬了下去!

  当然不是咬她的手,而是轻轻的咬住了她的嘴唇。

  「唔……」她惊呼一声,朝我瞪着眼,腰身和手臂都在我怀里挣扎着。更重要的是嘴巴也咬得紧紧的,我的舌头根本进不去。

  我就和她说:「我怕你疼,不想咬你手啊。」

  她就说:「那现在扯平了,我要睡觉啦!」

  我心想,有我在旁边我就不信你可以睡着。但是行动上,还是把搞乱的军大衣,又拢了拢,给她重新盖好。她也主动的狠,就一把搂着我,埋在我胸口准备继续睡。

  我自然又把手往她腿上摸,结果她一把把我的手抓回来。我又把手放到她腰上,想往她衣服里面钻,又被她抓回来。

  「就这样,好好睡!」她这次倒好,干脆是紧紧的扣着我的手不放,明显是不给我机会了。我想要是这样一晚上,我不亏啊?但是她卖萌,我又不好说不行,慢点鸡飞蛋打了反而不好。但是你说真的就好好睡?那怎么可能睡得着?

  大概也就眯着眼睛眯了2 分钟吧,我看她手没有抓我的手那么紧了,就把手慢慢向下移。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就是因为裤裆里面我兄弟是在太苦逼了。制服裤子本来就不宽松,他真是连个伸展的空间都没。我就把皮带松了,又把裤子拉链解开,想到里面去给他调整各舒服点的姿势。

  轩轩其实也没有睡着,反正我的手去哪儿,她的手就跟着去哪儿。她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干嘛,也不问我。我就干脆反客为主,心想你不让我摸你,那你就来摸摸我吧。于是就把她的手往裤裆里伸,搭到我的兄弟身上。

  她也不知道我在干嘛,就下意识的用手抓了一下。我兄弟也是牟足了劲儿展示他的硬邦邦的身躯。她抓了之后,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也没吭声,想必也不是第一回见这东西了,就抓着撸了两三下,然后往裤子里面塞,低声说:「好好睡觉!我真的好困……」

  我只道她既然不是个雏儿,又这么大胆大方,那心里面的火就烧的更急了。我就给她说:「轩轩,帮我弄出来好不好?」

  「你傻啊!这是公共场所好不好?」

  「我给你说,一会车要到站了,我这样没法出去啊……」

  「你不想不就成了……」

  「你趴我身上我能不想么……」我一边给她说着一边又把手往她裙子里放,不过这回她都没阻拦,我也没再隔靴挠痒,直接就从裤腰那儿把手给伸了进去。有些别扭,我就干脆又大胆的把丝袜往旁边褪下来一些,然后手就往下探,手指就摁到蚌肉上,手背上湿黏黏的,感情她也是湿透了。「你看你湿的,其实你也想对不对……」

  「嗯哼……嗯……」她倒是没在说什么,自顾自的在那儿哼哼起来。我的手指在外面光顾了两圈,就急着往里边跑,只觉得一路上都是乱七八糟的肉芽,像是溶洞里面很多石笋一样。里边还有一条地下河,洞口靠近屁眼的那而有道肉堪比里边地势要高些,也可能是坐姿的关系,反正我只知道里面已经积满了水。我心里还念白,这女的小穴还真是千人千个样,顿时更是想到轩轩这密洞里面去游历一番。

  「哼……哼……」我听着她轻声哼哼也是一种享受,就一边挖里边的石笋,一边用手掌摩擦她蚌肉上顶着的那颗肉珍珠,还没有个几分钟,她就用手把我的手使劲往外推。

  「你坐我身上来?」我附在她耳边小心的问她。

  「嗯……嗯?」她完全心不在焉?

  「我说你坐我腿上来。」说着就搂着她往我腿上挪,挖她小穴的手也拿了出来,把本来散开的裤子干脆敞开了,把我兄弟给掏了出来。

  「干嘛?」她感觉到我又在脱她的丝袜和内裤,就警觉起来。

  「我看你靠着我睡觉不舒服,干脆你趴在前面的桌子上睡咯。」我也不直接回答她问题,她用手死死的拉着自己的丝袜和内裤,不过她拉的是前面,倒是她的整个屁股都已经蹦了出来。

  「不行的,你这样我出去算了。」她着急了,死死的搂着自己的内裤和丝袜。
  「我就放在中间,你用腿夹着,我不放进去,好不好?」事情都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我就苦苦哀求她,一边心理战,一边阵地战,一手握着我的兄弟就往两瓣屁股中间冲锋。开始的时候兄弟被屁股压着抬不起头来只能匍匐前进,开始随着她扭动了两下,忽然感觉到头顶有缝隙,我兄弟就被早已经绷紧的那条筋给拉起头来。只是角度不怎么够,只抬起来一半,还没有碰到她的蚌肉呢。
  轩轩的欲望那会已经被我挑起,不过还是不放心,又往乘务间的门口看。小窗那儿还是一个人背对着站着,把小窗挡得严严实实的。她领土被我侵略,自觉裙子盖着,军大衣挡着,就没再说什么,听话的趴到桌子上。

  我也没急色,就用手环过去搂着她的纤细的腰身,她真的是没有什么肉,就这样猫着腰,肚子上也就一小轮肉,我也老老实实的,没急着进去,就又一边用手揉她的肉贝,一边缓缓的调整姿势,尽量把她的屁股往我肚子上挪,好给我兄弟腾出一个角度来。

  「唔……唔……」她趴在桌子上,整个脸都埋在自己的胳臂湾里,在那儿哼哼。

  「你别哼哼啊,你再哼哼我会忍不住的。」我边揉着,边调笑她。「你可不想我在这里插你吧?」

  她那头瞬间就安静下来,我觉得好笑,赶紧腰往前一抬,然后用手扶着我的兄弟就往她蚌肉上靠。我兄弟刚刚被压抑得不行,现在使劲往回靠死死的靠在她的肉贝上,也只是能与肚子垂直而已。我尝试着扭动了一下,也觉得根本没法摩擦她的蚌肉了,我兄弟的头都是死死的顶着一动也不动。

  真是百密一疏!我怕轩轩去了兴致,只好还是用手去照顾着,倒也不方便总是往密洞里面探,就在周围摸着,只觉得她的阴唇也是怪异,说是张开把,只有很小一处地方是可以拉开的,其他的地方都很窄,像面三角的小旗子。又去摸蚌肉上的珍珠,这会可是把皮给翻开了揉,我就不信她能忍住不喊。

  「嗯……」她还是喊出身来,腰身一抬一抬的,大腿一张一合的。她一动,密洞里积存的地下河水就泼了出来,真的感觉就是泼了出来一般,热乎乎的泼在我兄弟的根部和两个百宝囊上。

  「怎么了?想我进去了么?」我手就停下来,问她:「说了要你别哼,你一哼我真忍不住了。」

  「唔(务)……」她口里发着「不」的声音,把头要得拨浪鼓似的。

  「那你把我蛋蛋都淋湿了……」我也没管她,手翻到洞口,确定了位子之后,就把我兄弟往里面摁。我兄弟虽说平时能屈能伸,但是关键时刻还真是不肯弯腰,我费了好大的力气,好在轩轩的洞口又湿又滑,得到一个空挡,跐溜就钻了进去。
  进去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到脑袋一片空白。毕竟是第一次「揪螺丝」,而且还顺利的就进去了。我那会十九都没满,她比我还要小一岁,鲜嫩就不说了,单说那一溶洞的肉笋,就刮得我好不舒服。轩轩明显也感觉到我兄弟进去了,本来就紧致的小穴就闭得更紧了,硬生生就要把我往外挤。我兄弟本来关键时候也不会拐弯,就硬邦邦的往上顶,再加上她这么一挤,顶多进去一寸两寸,浅的地方也就是刚刚把头给淹了,死死的顶在溶洞顶上。轩轩见我兄弟赖着不走,又把腰身往上抬,想让我兄弟滑出来,可是进去都那么难,出来也不容易。倒是她动了两下,我兄弟就在她溶洞的顶部撞了两下,撞得她直哼哼,末了还往里边去了一些。

  「你还真是急色。」我也不放过取笑她的机会,「说好了我只放着不动的咧,那我现在要不要动?」

  她一个劲儿的摇头。

  熟悉萧野的人都知道,萧野最大的长处不是取悦女人,而是尊重女人。女人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没有人说我不乖的。

  只是我兄弟不动,我的手就在旁边轻轻的揉着,又到珍珠上拨弄两下。另一只手还不忘在她大腿上摩挲着,感受丝袜的乐趣。

  「哼嗯……」她又在那儿哼了一声,腰身也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

  「还是想动啊?你说动我就动咧?」我就又问她的意见。

  「哼哼很……」她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

  「什么?」

  「哼…哼…很…」

  「轻轻的?」

  她埋在胳膊湾里的头点了两下。

  我知道时机成熟,就把屁股一夹,腰身一挺,让我兄弟在溶洞顶上刮了一下,刮得里面的肉笋东倒西歪。

  「嗯……」她也没有再忍,随着我这一顶,就哼了一声。

  别说,开始我挺大胆的,毕竟觉得没什么人看着。但是真正要干起来,我还心虚了。毕竟这门外面113 定员的车厢装了差不多180 人。门口的那个人也不知
道什么时候就会走开。我自己也挺紧张的。再加上本来就坐着一个人,动起来还真不方便。所以我顶一下,就停一下,看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也顺便休息一下,才又再顶一下。往来了十来下,实在觉得不过瘾,心想轩轩肯定也心痒痒,就给轩轩说:「你自己动动看。」

  「唔……」她又一边发出呻吟,一边摇着头。

  「那你看你旁边有个开关。」我想起之前来找朱胖子,夜里行车,里边关了灯的话,还真是什么都看不到。因为外边有灯光,隔远了看只能看到反光,凑近了里面也是漆黑一片。我就要轩轩去把灯关了。

  轩轩明白什么意思,就去够那个开关。但是手不够长。我心想,反正就这么一下,别人应该不会注意,就顶了她一下,然后把兄弟死死的顶着她,搂着她站起来。站起来之后,用我兄弟的话说,就是前途一片光明。此刻虽然轩轩夹得生紧,前路压力重重,可也抵不住我腰身一挺,跐溜一下,又往里边滑进去一大截,整个兄弟都埋在里面了。

  「啊……」她也没东西挡住嘴巴,一声喊了出来。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又赶紧捂嘴。

  「先别捂嘴,先关灯啊。」我提醒她,这姿势,外边的人看到了可都知道是在干嘛了。

  她也明白过来,赶紧把开关给按熄了。

  她把灯光一熄灭,我胆子就大了,搂着她的腰身就往里面猛刺。我这一动,就明显的感觉到刚刚积存在洞里的地下水,全部泼了出来,我都能听到打在地上的啪啪声。

  「唔啊……嗯啊……」她也喊出声来,只是还是不放心,就赶紧往窗口外看。我心里其实也紧张,就把她转了个圈,对着乘务间的门站着,不过也没有停止探索她的溶洞。

  外面那个大个子,还真的就动了。他兴许是感觉到乘务间的灯灭了,兴许是对面的人察觉了,以为我关灯要出去呢。就赶紧侧身站开,让开一条路来。他对面是个瘦高的小伙子,带着个眼镜,正往里瞧呢。我和他四目相对,就好像是被他看到了一样,一时紧张,就赶紧停了下来。

  「……嗯……啊!」

  轩轩反应更激烈,刚刚还在呻吟着,一看到有人望着我们,赶紧死死的捂着嘴巴,然后就要往前走,想我从里面出来。这我哪里肯,死死的把她搂着,连忙跟她说:「我们里面是黑的,你只要别乱动,外面看不到的!」

  她看我有恃无恐的样子,又看到确实好像对面那个男人只是望着这边,也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就相信了我说的话。虽然我早就知道看不到,但是自己亲身体会还是会紧张,也顿了顿,就又开始抽插起来。

  外面那个大个,让开了之后,等了一会见到里面没人出来,就又探头过来望。我也不知道他能看到什么,不过就算看到影子也看不清。我也就没停,甚至觉得有些刺激,反而力量更大了些,撞在轩轩的屁股上作响。一边又把轩轩捂着嘴巴的手拿开,让她喊出来。

  「啊嗯……嗯……啊……」轩轩想忍着,可是却忍不住。忽然又看到那个大个往里瞄,赶紧咬紧了不敢吭声。

  我趁势把手伸到她嘴边,往她嘴里伸。她本来不愿意,但是一只手撑着旁边的桌子,一只手被我捉着,是在没手挡着,犹豫了一下,还是就任由我的手指伸到她嘴里,觉得紧张了还不时的咬一下。

  「唔……嗯唔……」

  在这场合,我也敏感极了,再加上她含着我手指发出的这声音是在挑逗,我就觉得感觉来得很快。却有不想这么快结束,就想怎么得变换一个姿势才行。干脆就提起她的右腿,要她踩在坐凳上。这样她的腿就被我完全打开了,没有夹那么紧,我也就舒服了不少。

  只是轩轩也没好到哪里去,她也紧张,咬我的手的次数越来越多。我怕她压抑着自己,反而少了乐趣,最后搞个不上不下回去了,只怕以后我约她就困难了。于是就给她说:「你想喊就喊出来,这外面轰隆隆的声音这么大,没人听到你的声音。」

  其实我这么说的时候连自己都心虚,谁知道会不会掩盖住。不过反正自己就是个实习的,过完年还不知道会不会跑车,更别说送她去杭州了,这车上「揪螺丝」的机会可能就仅此一次了,于是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啊……嗯啊……啊呃……」

  她一脚瞪着座椅,口里喊着我的手指,仰着头叫的好不畅快。我也没闲着,我兄弟再里面勤劳的进进出出不说,我捉着她右手的手又领着她的手往她的花丛里走,然后手把手的示意她自己揉。她开始还有些抗拒,可是也就抗拒了那么十秒不到,就自己轻轻的揉起肉珍珠来。

  果然她还是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就这么揉了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她有些站不住。溶洞里也像发生了地震一样,整个都在扭动,到处都在塌方,前路不通,退路没有,要把我兄弟活埋在里面。

  「啊……」

  她单脚膝盖站不稳就要往下跪,我的手也顾不得享受她的舌头了,赶紧搂着她,不让她摔倒。腰身确是用更大的力气往里挺,在她痉挛的时候那种抽插的感觉正是我享受欢爱的目的,在她阵阵浪潮中,激流勇进,没有比这个更爽的啦。
  「不行啦,快出去,快出去!」轩轩颤抖着声音说。

  「我有感觉了咧,一会会就好咧。」我哪里肯出去,达到了目的,我也想快点迎来我的顶点,于是加快了频率,不在吝啬体力,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求…求你出……去!…我受…不了…了……了!」

  「呼呼~ 我要射了,你等等。」我喘着粗气,在我兄弟那儿汇聚这力量。自从来实习,我可好长时间没干了,只觉得无穷的精力要爆发出来一般。

  「求…你…一…不要嗷…嗷…在…里咩…!求哦…你一…一…!」她都要哭出来了。

  我多想在里面发射啊,但是听她都要哭了,又于心不忍。毕竟来日方长,到了XN还有很多机会。尊重女人始终是我的原则。我感觉就要快了,就从她小屄里拔了出来。随着我双手一松,她也就一个没站稳,朝地上跪去。

  我看她跪地上,心想她是要给我咬呢?就把兄弟往她嘴里塞。

  她还在那儿呼呼的喘气,接过我的兄弟,浑身都被她的蜜汁打得透湿,况且我一个连班跑下来,这是第四天晚上没洗澡了,想必味道也不好闻,就把头往旁边偏。

  「我喷你身上可不好处理,这里没水洗啊。」我情急之下,只好劝她。「快点,我就要喷你身上了。

  黑暗中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表情,想必一定是皱着眉头一脸厌恶吧。不过最终还是感觉到兄弟被温柔的双唇所包裹,舌头还垫在龟头下,一勾一勾的。想必是经常给男人咬啊,真是舒服极了。我那积蓄已久的千军万马也再也没能够受到控制,一股股的喷向她,足足喷了有半分钟之后,她就想抽出来。我还死死的摁着她的头,又把最后憋的一小股射给她,这才依依不舍的从她嘴里出来。

  「别吐地上,不然肯定会被发现的!」我抽出来之后,她就低头想找地方吐,我心想那不坏事就连忙给她说。

  她急坏了,到处找地方想吐。又赶紧把丝袜和内裤穿好,想开门出去厕所吐。
  「慢点出去啊,现在出去,人家都知道我们干嘛了。」我这就是故意的了,我就是想让她含着。说实话,与其吞了我还真的就喜欢女人含着我的儿子,看她们急得团团转的样子,让我更有成就感。

  她都走到门边了,听我这么说又不敢开门出去了。我也敞着我的裤子不知道怎么穿上好,因为她是在太能流水,我整个兄弟和蛋蛋都是湿漉漉一片,就这么穿回去,只怕要可以发芽了。

  「咕咚……咕咚……」黑暗中听到她吞咽的声音,我知道她最后没辙,还是吞了。让我比射她嘴里还兴奋,是那种恶作剧的兴奋,心想这回你是不得已,下次要让你心甘情愿!

  「轩轩你真好!」我就过去搂着她。

  「难吃死了!!!」她就推我,不让我抱。可是那力量是在太小,根本就是撒娇。

  我又哀求她舔干净我下面,她口里虽然埋怨,倒是乖巧得很,就蹲在地上又把我兄弟和百宝囊都舔了个遍,然后又把我的内裤,制服裤都穿好。才放心的起来。

  「你怎么还挺着这么大?」「这不是还不够么……等你休息一下再来。」黑暗中我亲着她的脸,说到。

  「你先开灯咯。」她也没闪躲。

  「现在开灯不好,等到站我开灯就出去开门。」然后我就抱着她又亲热了一番,手在她黑丝屁股上大大方方的摸了个够。

  等到了站,我开灯出去放客。再回来的时候,发现她用纸巾在坐凳上擦来擦去。我一看,坐凳上有一片湿痕,已经被擦得差不多了,倒是地上像泼了一杯水一样。

  「这是谁泼的水啊?」我就过去搂着她,取笑她。

  「你滚开点。」她给了我的人,也就当我是自己人了,对我也就不客气了。
  「哟,还生气了啊。」

  我就跑过去搂着她,发现她眼眶还真的红红的,像是哭过一般。我觉得自己闯祸了,就不敢笑了,连忙哄她。

  「啊,轩轩,你怎么了,哥我错了,你别哭啊!」

  「你滚开点。」她又一把推开我,「你这个死流氓。」

  「轩轩,你怎么了啊?」

  我一头雾水,这女人,刚刚我都是征询你同意的啊,不会去告我吧?

  「是我的错,来,你咬我出气,你别哭啊,你哭了我多难过啊。」

  我见她不吭声了,还在那里擦坐凳,就一把抱住她,在她脸上疯狂的吻起来。
  「轩轩,我不欺负你,到了XN,我就被你欺负,我赚的钱都给你买衣服,你别哭了好不?」

  「真的不?」她埋在我的胸口,还在抽泣呢。

  「肯定是真的!」这么水嫩的小女友,我真是求之不得呢。

  不过我又俯身到她身边,说:「不过我那方便好强的,我天天要,你受得了不?」

  「啊……」我只感觉到胸口一阵生疼,感情她又一口咬了下来。

  后记:她让我印象深刻,就是因为她爱咬人,而且还咬得有理,在欢爱之间,我是一身牙印。轩轩后来还是去外地读书,走的那天,就说要我去找她,也没说什么事情,就要我咬她。我听话的在她手上留了一排牙印。她说这样她就不会忘记我了,她会记得。然后有咬了我,说我也不要忘记她。可是她到了魔都之后,慢慢我们就少了联系,其实她这样的女孩子在魔都怎么可能不会有人追求呢。倒是之前说的那个和我聊天的女孩,到了XN后我们常常联系,成为了我在XN的女朋友。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s1991lsok 金币 +1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