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回忆录之一:红尘女子]作者:孤独幸福
[回忆录之一:红尘女子]作者:孤独幸福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回忆录之一红尘女子

字数:11000

  「班长,休假了啊!回家多少天啊?」

  小龙羡慕看着我。

  「26天年假,三年都没回去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那爽啊!回来时小心点哦,别肾亏了!哈哈」

  「滚你的,回来给你带几包好烟抽抽,现在跟我去兵器室,我装备给你照顾,要是保养不好,我把你的蛋给削了!」

  我叫王伟,身高180公分,体重67公斤,身材匀称,有点小白脸的潜质……但是在17岁的时候,按照家里长辈的要求,应征入伍,隶属于济南战区应急作战部队,直属ZY领导,自从入伍后全年都是战备时间,每天压抑的生活和周边的战况环境,让我们部队全年没有一个休息的时间,想想三年经历的风风雨雨,突然能回到家的心情,让我心潮澎湃。

  在经过各级领导的批准后,手续连带火车票一起下发到我们连,并给与我一天的休息时间整理装备和行李,由于部队的严格规定,不允许携带任何和我部相关的物品和标志回家,但是我的心已经飞向了那遥远的故乡。

  第二天的我,身着便装,提着入伍时武装部下发的迷彩包,在我部的军车下,晃晃悠悠的来到了火车站,回头看看那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心中感慨万千,回头看着车站里缓缓蠕动的人群……「美女啊!少妇啊!我回来啦!啊呜…呜……」
  心中无限冲动遐想的我,却只能在心里呐喊,毕竟送行的领导还在后面,不能立刻暴露出我的原型,这样肯定立刻就把我提溜回去了,回身给领导打了个招呼,我迈着兴奋的、激动的、冲动的步伐回到那我久违的故乡——荆州古城!
  回到家时兴奋的心情在时间的消融里慢慢淡化,6 月的天总是让人烦躁,总想找点刺激干干,几个电话一联系,以前的兄弟都出来溜达溜达,路上看看美女,电玩城玩玩电动,一天的时间就快完了,几兄弟晚上一起喝酒的时候,聊着聊着聊到了女人身上,我借着酒劲来了火气:「他妈的,老子三年多没碰女的了,聊个鸡巴女的,要聊给爷找一个再聊」

  兄弟们一看乐了!「呵呵,伟哥,三年没打炮,母猪赛貂蝉啊!」

  斜眼(因为一只眼睛是斜着,也就成了他的外号)乐呵呵的道「要不晚上开开荤,给你找个」,我郁闷的不行,借着酒劲喊着「行啊!只要找的我满意,包养都行」,看着我发话了,斜眼立马来劲了「好啊!伟哥就是伟哥啊,玩包养,那现在还喝个毛的酒啊!走,找娘们去!」

  酒钱一给,兄几个直奔章华寺(红灯区啊!彻彻底底的红灯区),一家一家的找,逛了半个多小时,找了至少十几家店都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我说:「你妈的,就没有一个质量好点的让我日日。」

  兄几个郁闷了,飞机哥(因为在学校时期,站在教室讲台上撸过几次,就成了他的外号)说道:「伟哥,要不去城里面的五月花看看,里面有几个还蛮标致(漂亮)」

  几兄弟一听要进城,就说懒得跑了,都说要回家,我看也没办法了,好吧!
  散了吧!到后来,只有我,斜眼,飞机哥进城去找乐子。

  坐车来到五月花,飞机哥一马当先,进去就喊「王姨,丽丽和芳芳在不?」
  王姨(妈咪)乐了!「就你这个小身板还准备来个双飞啊!小鸟飞的起来么!」
  飞机哥说进房间聊,就和王姨去了内房,让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会,三分钟不到就出来了,飞机哥出来往我身边一坐就说「伟哥,丽丽和芳芳都在上钟,但前几天来了个嫩的很的小丫头,叫乐乐,人也长得蛮标致,就是年龄太小了,不在店里,要玩,就开个房,要她直接去找你。」

  我一听,人都没看见,谁知道长得好不好看,要是不好看,难道我也日啊!
  我跟我兄弟一说,他就急了,说到「就我的眼光你还不相信,肯定可以,要是不满意明天我给你安排个一条龙!」

  眼看也没有办法了,说「好吧!走,去晶威,要玩就找个好点的地方玩,房间费我出,你们也去找一个。」

  斜眼过去选了一个嫂子,人长得一般,但是那个胸啊!人间胸器啊!至少有E罩杯,在眼前晃啊晃,晃的我眼睛都花了,而飞机哥没动,说一个电话就搞定了,芳芳等会就过来,我也就没多问,出门之后,飞机哥站在大门外,大声喊了一句「老子今天要操死你,敢在我之前给别人操,你妈逼的!」

  我那个囧啊……我们来到晶威开好房,给王姨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乐乐二十分钟就到,兴奋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提枪上阵,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很期待(你们懂得)但是好事多磨啊,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套套(杰士邦三支装),往床上一躺,三年啊!终于又开荤了,终于可以解放我的左手了!正在意淫中幻想着的时候「叮……咚……」

  门铃响了,不是二十分钟么?怎么这么快,我到猫眼前面瞅了瞅,呵呵!乐了!一个小女孩,清秀的瓜子脸上化着淡妆,拉直的长发都垂向一边,看着可把我乐了!正在意淫当中,「叮……咚……」

  门铃又响了。

  看我急的,都忘了开门了!打开门之后问她是乐乐么?她轻微的点点头,细细的嗯了一下,还挺害羞的,声音柔柔的听着很舒服,侧身让她进房间,看着白色的连衣裙,略微消瘦的身材,身材比例也可以,大概有165公分,正和我意啊!只是胸小了点,不过人无完人,这样也让我很知足了!

  我走过去坐到她旁边问包夜和上钟的价格,一个钟二百,包夜六百,看她让我挺满意的,我直接给她一千,道:「今晚我包了,明天你也别上班,跟我待一天,我在给你五百。」

  她惊奇的看着我,说:「这不行的,要不让被王姨知道了,就没有这份工作了。」

  我给她出主意,让她明天给王姨说身体不舒服,就别让她上班了,我充分发挥我小白脸的外貌和军人的阳刚之气,让她犹豫不决,最后还是脸红的答应了我。
  呵呵,干这个的还脸红了,稀有品种哦……既然已经说好了,我说:「那先去洗个澡吧!」

  乐乐直接穿着连衣裙就要往洗手间走,我纳闷的问,你洗澡不脱衣服?她红着脸急匆匆的往洗手间跑,说在里面一样的,看着她进洗手间,我也兴奋的开始脱衣服,脱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后坐在床上看电视,随便醒醒酒,大概二十分钟左右。

  乐乐洗完出来了,还是穿着连衣裙,只是头发湿漉漉的,还没完全擦干,抬头看见我只穿着内裤坐在床上,脸刷的又红了,红彤彤快滴出血来,然后缓缓的走到床边,衣服也不脱,就往被窝里钻,我看着哈哈大笑。

  乐乐觉得更不好意思,急忙用被子把头盖住了,我也没强求,去洗手间冲个凉,特别是把我的兄弟给好好的洗了洗,出来看到乐乐裹着被子,只露出个头在看着电视,一看到我出来,连忙又用被子盖住了头,我这个激动啊,没想到在外面找小姐,还遇见个小极品,让我想好好的享受一下,别浪费了!

  我来到床上,看到乐乐把被子裹得严严的,好像怕我吃了她一样,我也没强抢,往空的地方一躺,然后看着电视,乐乐看见我没有动她,好奇的看着我问:「你怎么不睡觉啊!」

  我看着她道:「不啊,我看会电视再睡,来过来陪我看会。」

  她看我也没恶意,就往我旁边挪了挪,我左手环抱着她,注视着电视,才知道在我去洗澡的时候,她才将衣服褪去,现在已近是光溜溜的了,乐乐靠在我的肩上之后,没有看电视,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她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我说:「你好特别哦,靠着你的感觉有点像我的大哥哥。」

  我心里那个纠结啊!我尼玛是出来找小姐的,又不是出来找妹妹的,搞得那么圣洁干什么,还被她说成大哥哥。

  我滴个天啊!我起来喝了口水,感觉酒劲都挥发的差不多了,就和乐乐聊了起来,知道她也是刚刚辍学,17岁刚满,家里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哥哥在读大学,姐姐也是做小姐的,由于家里面重男轻女,也就没怎么管她姐妹俩,然后前几天姐姐也就带着她一起出来了,出来干这个也没几天,接触的人也不多,但还是知道干这个来钱快,又不用什么学历,只要长得可以就行了,也就跟姐姐一起做起了小姐。

  我左手抚摸着嫩滑的肌肤,犹如吹弹可破的凝脂,让我意犹未决,看着她年纪还小,接触小姐这行的时间也不长,说道:「要不我包养你一段时间,你别干这个了,我给你找个地方住的,这段时间就陪陪我。」

  看着她迷茫的眼神,也没有立刻回答,我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但是我的右手却慢慢的钻进被子,伸向了柔软却又坚挺的双峰。

  当我的右手抚摸到乐乐微微颤抖的双峰,那犹如樱桃帮大小的乳尖,乐乐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哼……嗯……」,我在她耳边轻轻的问「喜欢这种感觉吗?」
  看着她红彤彤的脸,咬着下嘴唇,发出比蚊子大点的声音「嗯……」

  而在我的耳中,犹如一针兴奋剂,我伸出舌头舔到乐乐的耳垂,左手环绕在她身后,让她有种被紧紧拥抱的快感……

  「嗯……哥……别舔……不要……嗯……」,身为一个久经沙场的老狼,是不会因为女人的一两句话而妥协,我的右手从乳尖的轻触到全掌覆盖整个乳房的揉捏,让乐乐全身轻微的颤抖着呻吟,「哥……嗯……不要……嗯……别摸了……嗯……」

  我感受那揉入凝脂的乳房,用指甲夹住已微微充血的乳尖,用力的夹了两下,「啊……不要……疼……嗯……啊……」

  右腿慢慢伸进她的两腿之间,宛如指尖划过奶油的感觉,用膝盖顶住乐乐的下体,只感觉两腿之间软嫩的深处有一条弯弯的小溪正潺潺的流动,片刻间就沾满了我的膝盖,让我的膝盖能够尽可能的在深处来回滑动,「嗯……哥……别动……痒……嗯……啊……」

  你叫我不动我就不动,我还是爷们不!你叫我不动,我偏偏越是要动。
  我右腿膝盖在她的深处来回滑动,她用力的夹着双腿以来阻挡我的动作,哪知越是用力的夹着,快感却越强烈,「啊……不要……哥……别动了……我快……快……快受不了……」

  看着乐乐红彤彤的脸上闪着无法压抑的快感,我缓缓的吻上了她的双唇,在快感和兴奋的刺激下,两只白皙的玉臂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脖子,水嫩的双唇夹杂着淡淡的幽香,带着羞涩以及一丝丝的冲动,强烈的回应着,并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淫靡呻吟,「嗯……嗯……哼……阿……嗯……」

  我用舌头顶开她那微微张开的玉齿,来回的舔着,上下两侧的粉红嫩肉,和口腔内湿滑舌头,也许是我那舌头游刃有余的在她口腔内游走,她终于顶受不住激情的诱惑,「嗯……啊……啊……嗯嗯……嗯……」,开始主动的回应着我,乐乐那香甜浓美的汁液在我和她的口腔中来回的飘荡。

  我就这么缓缓地把乐乐的淫舌勾引双唇之间,像真正的情侣一样互相搅动起舌头来,在彼此香津唾液的交合中,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开始全身心地感受着口腔中那初次得到的快感了。

  而我的手抚摸着那颗微微充血的乳头,手指顺着纤细的腰际缓缓的划过滑嫩的腹部,划过稍稍稀疏的阴毛,并没有直接进入阴唇范围,而是直接抚摸到大腿根部,由于乐乐的身体处于高度的敏感状态,流出的爱液又多,特别湿滑,淫靡的气息蔓延了整个房间。

  在我用指尖轻轻的触摸着大腿内侧,轻轻的用指甲刮摸那滑嫩的肌肤,乐乐那滑嫩的玉腿被我挑逗的不停抖动,小嘴在我的亲吻下,时不时的还发出哀求的呻吟。

  「啊……不要……嗯……痒……嗯……别摸……嗯……嗯……」

  我能感觉到乐乐那花瓣一样美艳的香唇,因搅动而溢出的口水顺着她的嘴角不时的往下流,鼻腔里发出的喘息声也越来越重,吹到我的脸上,搞得又酥又痒,心里也是一阵莫名的冲动……在我手指轻微触碰乐乐的大腿内侧,时不时的刮擦一下阴唇附近,用小拇指挑逗一下微微充血的阴蒂,断断续续的兴奋感充满了全身。

  我从玉颈一直亲吻到那微微充血的乳头时,乐乐大声的呻吟出来,「嗯……不要……啊……別咬……疼……嗯……嗯……」,在哪越来越坚挺的乳尖,犹如那刚成熟的小樱桃,红彤彤的看着就像一口吞下去,含着那小樱桃,爱不释口,用尽一切舔,咬,摸,刮,来吮吸着这颗刚刚成熟的果实。

  乐乐却死命的抓着我的脑袋,好像松手了就会失去一个最心爱的娃娃,而我嘴里的樱桃和指尖上的小黄豆在无限的充血和膨胀,突然无法压抑的快感瞬间蔓延,乐乐突然全身紧绷,后仰着脑袋,完美的脸庞和白皙的玉颈展现在我的眼前,腰部用力向上弯曲,形成一个完美的弓形,一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左手抓着我的头发,死命的往自己的胸口压去,两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大腿不停的抽动,
  小嘴不停喘息着呻吟「啊……不要……啊……出来了……啊……嗯……不要……啊……啊……」

  只感觉突然有股液体喷溅到我的手上和腿上,随着乐乐双腿的抽搐和急促而又凌乱的呼吸,又连续有二三次的喷溅,在持续了接近一分钟的高潮之后,床上和被子上一片狼藉,黏糊糊的,乐乐满脸通红,抱着我就往怀里钻,怎么样劝说就是不出来,还说丢死人了,才知道乐乐,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今天是第一次达到高潮,现在身上还酸酸的软绵绵的,我坏坏的笑道,「乐乐,你现在舒服了,但是我可是憋得难受了!」

  乐乐满脸一红,低下头钻到我怀里也不说话,我抚摸着那滑入豆腐的后背坏坏的说道,「怎么了?想进去和我弟弟聊天啊!你别把他吃了啊!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弟弟!」

  乐乐哧哧的笑道,「谁叫你这么坏,我现在就吃了他,看你怎么来祸害别人!」
  在乐乐往被子里面一钻,我就感觉一只温柔的小手包容了我的一切,另一只手却不老实的在左右翻动,我当时就纳闷的道,「你在干嘛呢?当医生检查也不用检查这么久啊!」,可我得到的回复当时就把我郁闷了,「我看你弟弟挺可爱的,想跟他握握手!没想到这么大!」

  我滴个天啊!正当我要郁闷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个滑滑的东西经过了我的龟头,「嗯!舒服!」

  我哼淫了一下!「真的很舒服吗!」

  乐乐在被子里哧哧的问,我就问她,刚才你高潮的时候舒服不舒服呢?乐乐一被问道就在被子里不说话了,我想她脸上现在肯定是红彤彤的,正在我想的时候,我又感觉到滑滑的东西经过我的龟头,慢慢的接触的越来越多,当我感觉刚上来的时候,乐乐一下就把我的整个龟头含在嘴里,那种被湿滑而紧凑的包容,让我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

  可能是乐乐听到了,她更加卖力的开始舔着,但没过几分钟,我就感觉到乐乐并不会吹箫,她只会舔和含住,并不知道怎么吹,我就问她,「你以前没有吹过吗?」

  她从被子里面钻出来,红着脸说:「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吹过。」

  我看着她的脸道,「你就当他是一根棒棒糖,你平时怎么吃得,你就怎么吃,但是最后千万别咬就行」,说完我看着那花瓣美艳的嘴角还夹着我的一个阴毛,我哈哈大笑得从她嘴角把我的毛给拿下来。

  没想到她的脸更红了,低头又钻进被窝里面,我更加笑的开心了,坏坏的问:「怎么了?这么快就又想和我弟弟见面了,这么着急啊!」

  谁知道,这句话却让我痛处了一下,乐乐听到后,钻进被窝,握着我的鸡巴,张嘴就咬了一口,「啊……干什么啊!」

  乐乐在被子里面就说了,「谁叫你笑我,我没跟你咬掉都已经很不错了。」
  我一听那个囧啊……乐乐看我疼,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用手握着鸡巴套弄着,慢慢的张开那粉嫩的小嘴,用舌尖舔着我的龟头,舔了几下意犹未尽,张开两片嫩唇缓缓的含了下去,学着她吃棒棒糖的方法给我吹,她死命的吸住我的整个龟头,双手套弄着,不停的啜着上面马眼分泌出发的爱液,在我的龟头上来回唆食着。

  那种疼痛加酥麻的快感让我难以忘怀,当两片嫩唇在龟头进到深处时紧紧地贴着其表面,那又滑又湿又紧的淫爽感觉让我腰部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龟头就这么在乐乐那湿热的口唇里被小香舌细致地舔舐呵护着,舌头在龟头和肉棒上不停地绕来舔去,兴奋的我发出了阵阵呻吟声,「嗯!舒服!」

  「嗯!嗯!」,这次乐乐的口技差点让我忍不住射出来……

  乐乐一听到我的呻吟声更加的卖力了,这一次我再也忍不住,把肉棒立刻插进乐乐的双唇深处,而乐乐也很配合地用舌头搅动舔舐起来,已经变得有些熟练的舌尖舔弄着还流着汁液的马眼,湿黏的口腔黏膜紧贴着我的肉棒,把自己的嘴当做阴道一样做起了活塞运动。

  在这么抽插了四五十下后,我感觉腰部酥酥麻麻的,突然有种触电的感觉,毫无准备的将精液全部射进了乐乐的嘴里,而乐乐也没有反应过来,一下把一半的精液直接吞了进去,还有个则呛到了喉咙里,在被窝里面不停的咳嗽。

  看着她从被子里钻出来,那红红的脸颊,雾蒙蒙的双眼,嘴角还残留着精液,不时的咳嗽一下的样子,那略带怨恨和忧郁的小凤眼红红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看着自己心爱的老公,楚楚可人,让人怜惜!我嘿嘿的笑道,「奶油好吃吗?」,乐乐那双小手举起就打在我在我身上不疼不痒,说道,「腥死了,一点都不好吃!」

  我坏坏的说,「现在没有尝到什么味,只尝到腥味,下次在给你好好的尝尝!」
  乐乐听着就将手伸进被窝,抓我的鸡巴狠狠的说道,「下次要出来时,在不告诉我,我就给你咬下来!」

  我心里就想,看来还有下次啊,下次一样的不告诉你,我射的你满嘴都是。
  乐乐看见我坏坏的笑容,不乐意了,张嘴就咬我的胸口,一下没注意,就咬到了我的乳头,我在哪哭天喊地的叫松口,到后来一直到我答应她,下次要出来时肯定告诉她才松口。

  乐乐一松口,我翻身就压在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讲道:「敢威胁我是吧?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在部队里锻造了三年,身体比以前强壮多了,恢复能力也很强,刚刚射完之后,打打闹闹没过十分钟,我的兄弟又暴露出凶狠的一面,乐乐看着我高昂仰着的鸡巴,露出诧异的眼神道,「你怎么又起来了!!!」

  我嘿嘿的笑道,「怎么!怕了?现在后悔,晚了!」

  我低头就咬在乐乐的左樱桃上

  「嗯……別咬……啊……不要……」,右手握住右边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左手顺着光华如洁的小腿滑到了大腿根部,一摸到那,就像九七年的洪水一样,哗哗的往外流,本来就湿的一塌糊涂的床上,现在更加泛滥了。

  在我的指尖轻轻的触摸下,乐乐的喘息声彻底凌乱了,「嗯……哥……别摸了……我要……嗯……啊……哥……我要……」,左手的中指轻轻的划过那粉嫩花瓣,「嗯……不要……嗯……」

  我抬起含着樱桃的嘴问道,「你到底是要啊,还是不要啊!」

  看着乐乐那羞红的脸庞,转向一边,气呼呼的喊道「不要」,我一听乐了!
  不要是吧!我就弄到你要为止!我低头含着那充血的乳头,舌尖舔过嫩红的乳晕,左右刮弄着那凸起的樱桃,没几下乐乐就求饶了,「要……啊……我要……哥……我要……」

  我就是这个想法,你想要,我不给,你不要,我就偏偏要给你!在我舌尖的舔,摸,绕,吸之下,乐乐彻彻底底的疯了!双手死命的抓着我的头,来回的蹂躏,甚至还自摸起来。

  而我的左手已经完全的覆盖在乐乐那粉嫩的阴唇上,通过手指尖的轻微摩擦和手掌无节奏的按压,阴道里洪水泛滥,弄得我满手都是淫水,乐乐主动的翘起屁股迎合着我的抚摸,呼吸凌乱的呻吟着,「啊……我要……嗯……啊……别摸了……我要……啊……哥……给我……」

  乐乐呻吟着抓着我的鸡巴套弄着,要往阴道里塞,哪能让她如此轻松的得到,我揉摸着乐乐粉嫩多汁的水蜜桃时,「哧……溜……」

  一下用中指直接塞到那阴暗潮湿而又多汁的阴道里,感觉那阴道一缩一缩的紧凑感,乐乐那受的突然的进入,让她有种久违的充实感而大声放荡的呻吟起来,「啊……我要……快点……啊……嗯……哥……快点……」

  乐乐可能觉得手指小了点,而主动的抬起屁股,一边来迎合着我手指的抽插,一边咬着嘴唇呻吟,「嗯……快点……嗯……啊……我要……嗯……嗯……」
  淫水在抽插的过程中溅了我半边身体,在感觉适应了一根手指头的快感时,我突然又将无名指连着中指一起插了进去,顿时感觉那粉嫩的花瓣和阴道内有强有力的收缩感,「啊……不要……受不了……啊……快点……啊……」

  我抬起头狠狠地吻在乐乐嫩唇上,手上更加用力向沼泽深处扣动,带动淫液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啊……出来了……啊……嗯……嗯嗯……嗯……啊……嗯……嗯」

  被我用嘴和舌头霸占的玉唇,只能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在持续了二三分钟的高度兴奋之后,我下体压在了乐乐的跨上,一边用手抽动着,一边用下体勾引着,在乐乐疯狂的淫叫声中,我突然抽出了我的手指,「啊……我要……别出去……我要……啊……嗯……」

  连带着还有丝丝的白色乳状液体一块喷溅出来,在快得到满足的巅峰,突然失去了充实感,乐乐眼睛红红的紧紧的盯我,用尽吃奶的力气推倒了我,转坐身跨在我的身上,在我淫笑的时候,抓着我红得发紫的鸡巴,死命的坐了下去,一下到底全部吞了下去,「啊……啊……嗯……啊……我要……啊……」

  我的鸡巴瞬间被一片滚烫而又柔软的肉体包裹着,只感觉阴道的狭小而积压的快感在全身蔓延,乐乐的阴道很紧,夹得我都有点疼痛,乐乐疯狂的在上面骑乘着,抽插没十来下,乐乐突然全身紧绷,「啊……不……不行……了……啊……啊……顶……顶到……了……啊……」

  阴道犹如一张小嘴吃奶一样,收缩着一下一下,乐乐抽搐着滑嫩双腿,腹部每动一下都直接顶到了阴道深处,我感觉龟头直接触碰到的子宫口,像一个吸盘一样,把我的龟头牢牢的吸在里面,「啊……要……要来……了……啊……嗯……啊……」

  大腿根部一股温热的液体片刻灌溉了我的下半身,发出「哧……哧……哧……哧……」

  的水声,乐乐无力的趴在我身上,全身软绵绵的一边抽搐,一边深深的喘息,一股滚烫的热流突然淋在我的龟头上,差点让我射了,我咬紧牙关,舌尖顶着上颚口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没有立刻缴枪。

  抱着乐乐软绵绵的玉体,翻身压在她上面,鸡巴有一下每一下的抽动着,乐乐双眼迷离的看着我,哀求道,「我不行了,别动了好不好,在弄我就死了!」
  ,我听着乐乐的话,笑嘻嘻的说:「真的不要了,弄死了就弄死啦!爽死爽了!」

  乐乐听着我调笑的语气,羞红着脸扭到一边,不看我,还用两只手挡着自己的脸,我哪肯就这样放过他,刚射过一次了,这次时间应该更久,我低头就咬在她的鲜红多汁的乳头上,她「啊……」

  的一声拿开了双手,转过来就要掐我,双手放到我胳膊上还没用力,我快速的抽出鸡巴,阴唇都奋力的向外张着,只剩下龟头留在里面,用力的插进去一下到底,直接顶到了子宫璧上。

  「啊……」

  乐乐惊叫着一下抱紧了我,我哪给她喘息,下下到肉的连续抽插了二三十下,乐乐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还是被干的上气不接下气「嗯……嗯……啊……嗯……嗯……」

  那种爽到想叫却不叫的呻吟让我彻底的疯狂了,我抬起乐乐滑嫩的双腿抗到肩上,鸡巴用力的在阴道内来回抽动,因这个姿势的原因,抽插十下,总有七八下顶到子宫壁,乐乐终于憋不住的淫叫起来,「啊……不要……啊……啊……顶……顶到了……啊……轻……轻点……啊……」

  那犹如天籁的呻吟在我耳中回荡,那白茹凝脂的乳房,犹如波浪在我眼前晃动,阴唇在我尽可能的抽出插入中翻飞入内,在「噗嗤……噗嗤……」

  的淫水声音下,乐乐那眼神迷离幽幽的看着我,恨不得一下就把我给吞了,在我把乐乐的腿下压到快接近她胸的时候,乐乐一下抱住了我的脖子,满脸绯红的看着我,在我故意的插了几下,「啊……啊……嗯……」

  乐乐的脸彻底的红透了,转头咬住枕头不想发出一丝呻吟,我看着乐乐的害羞状,把她的腿放了下来,转身抱成了趴着的姿势,看着她像一个小母狗一样趴在我的面前,我扶着鸡巴就插进那个泛滥的黑暗沼泽,看着我的肉棒在粉嫩嫩的花瓣之间来回抽动,我奋力的给了乐乐深深的几下,「啊……轻点……顶到了……啊……」

  在快感和矜持之间,乐乐果断的选择了快感,在我故意的挑逗下,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装着有气无力的说,「累死我了,不动了!」

  乐乐享受这样的快感,怎么好现在就停止呢,自己就像小狗一样,翘着屁股来回的动,动了十几下,听到我在后面偷偷的笑,乐乐回过头来看着我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她,脸刷的红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突然猛的向后面一坐。
  哎……呦……,差点给我坐断了,我火气一来,掀开被子抓着她就来到床边,猛的插了进去,用力的狠狠干起来,乐乐本来就没有这么放开过,在被我狠狠的一干,也忘了全部。

  「嗯……我要……快点……啊……嗯……嗯……」努力的回应着我,「啊……用力……哥……我要……啊……啊……快点…啊……」

  本来很清凉的房间,现在弥漫着淫靡的气味,身上也因为长时间的活动渗出了汗珠,在抱着乐乐在床边一刻没停干了十来分钟之后,我有种快要射的感觉,我放慢了节奏,让乐乐回床上躺着当被子掀开的时候,看见床上中间一片全湿了,没法在躺了,我哧哧的笑了一下,乐乐羞红着脸骂我说都是我干的,说我是坏蛋,我看着羞红脸的稀有品种,也不管床上湿不湿了,抱着就往床上倒。

  抬着乐乐的一只腿,揉着粉嫩的阴唇,将我红的发紫的龟头慢慢的塞了进去,采用六浅一深(九浅一深太累了)慢慢的磨着乐乐的阴道壁,乐乐慢慢适应了我鸡巴的大小,也没之前那么痛了,开始慢慢享受起来,我看她一脸满足的样子问道,「舒服吗?」

  乐乐绯红的脸也不说话,只嗯了一声,我看她不说话,只发出嗯的声音,我就想好好的调戏她,我就越来越慢的抽动着问她,「舒服吗?不舒服我就不动了,要是舒服我就动快点!」

  我看着她一直不回答,我就用力的插了几下,然后再问,在我那重重的几下抽插,乐乐终忍不住了呻吟道「舒服……嗯……哥……快点……快点舒服……嗯……」

  我看那求饶的小媳妇,满脸的绯红,大力的抽插起来,次次到肉,回回到底,干的阴道里面又发出「扑哧……扑哧……」

  的声音,乐乐那似叫非叫的呻吟给我带来无限的动力,「嗯……嗯……用力……啊……嗯……快点……嗯……嗯……」

  我大力的冲刺,那种快要射精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识,只到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我用最大的力气一下顶到了乐乐的子宫口,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了乐乐的子宫,精液丝毫不剩的全部射到了里面,乐乐也突然紧紧的抱着我,呼吸凌乱的大声呻吟,「啊……我快……死了啊……啊……来了……啊……来……啊……」

  两腿用力的环绕在我的腰上,身体也扬起,形成一个完美的弓形,阴道壁强有力的收缩着,我那射精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就又感觉到一阵阵滚烫的液体浇在我的龟头上,又如小孩一样吮吸的我的龟头,我肉棒在里面一下一下的抽搐着,滚烫的液体充满了乐乐的阴道而溢了出来,看着全身绯红,双眼迷离,全身还在抽搐的乐乐,我又狠狠的插了几下,「啊……不行……要……死了……啊……啊……」,在双重的刺激下,乐乐死命的抓着我的后背软软的昏了过去,身体还不时的抽搐一下。

  看着昏死在怀里的乐乐,我欣慰的抱着她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altman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masked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哥哥草_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3-2017